吳音寧當然不必備詢 (陳茂雄)

0
661

吳音寧拒絕到台北市議會備詢,引起藍營市議員抓狂,柯文哲於八日上午出席社會局重陽敬老活動後,直言「有時也覺得議員問得太over」,他也表示不喜歡。柯P指出,等到議長都講話的時候就覺得還是要面對,其中也許有不成文法、慣例等,柯P坦言「所以還是盡量尊重議會」。

有人酸吳音寧與美國總統一樣大牌,不必備詢。提出這種質疑的人對政府體制沒有做功課,不必大牌,台灣本來就與美國一樣,都屬行政與立法分立的國家,行政官員本來就不必到立法單位備詢,目前的質詢制度另有特殊原因,且錯誤的被引用,造成習非勝是。

內閣制國家,由人民選出國會議員,再由國會多數黨組閣,也就是由立法單位產生行政單位,地方政府也如此,所以行政單位向立法單位負責,須要定期對立法單位做施政報告並備詢。行政與立法分立的國家,行政單位並非由立法單位產生,而是由人民各別選出掌握行政權的行政首長以及掌握立法權的民意代表,行政單位及立法單位都個別向人民負責,不是行政單位向立法單位負責,當然沒有質詢制度。

台灣與美國一樣,都是行政與立法分立的國家,行政官員沒有理由備詢,可是台灣卻有質詢制度,因為台灣有其特殊背景。台灣乃根據由台灣本地制定的《憲法增修條文》組成政府,它算是台灣的基本法,不過它的立法精神是根據《中華民國憲法》來訂定,所以這一部「台灣基本法」抄了「中華民國」體制,卻誤用了體制。

要探討「中華民國」體制,就要先了解一九三六年制定的《五五憲草》,它是行政與立法分立的總統制,由當時代表人民的國民大會分別選出掌握行政權的總統及擁有立法權的國會議員(立法委員),總統及立法委員分別向人民負責,不是行政單位向立法單位負責。

一般民主國家,國會都擁有監督行政官員的監察權,也就是代表人民監督公務人員。由於孫中山提倡五權分立,因而在制定《五五憲草》時,將監察權獨立出來,另外成立監察院,造成立法院沒有監督行政官員的權力。因而在政治協商會議時,有人疑慮國會沒有監察權,會產生弱勢國會,強勢總統,造成行政權獨大。為了平衡行政權與立法權,後來在制定《中華民國憲法》時,考慮削弱總統的權力並增加國會監督行政官員的機制,因而增加了國會的行政院長任命同意權及質詢權,並以行政院長的副署權來抑制強勢的總統。

顯然的,台灣的體制乃抄自「中華民國」體制,其中的質詢制度與內閣制的質詢權完全不同,後者代表行政單位向立法單位負責,而台灣的質詢權與監察權的性質一樣,只是監督行政官員,不是行政單位對立法單位負責。如美國等行政與立法分立的國家就沒有質詢權,因為他們的立法單位已經有監察權來監督行政官員,所以不另外設計質詢權來監督。只是台灣的慣例乃誤用質詢權,變成行政單位向立法單位負責,衍生很多錯誤的慣例。

監察院的監察權及立法單位的質詢權都是用來監督行政官員,其監督對象當然是公務人員,台北市議會要吳音寧備詢,應該先問問吳音寧是不是公務人員,不要像阿扁執政時代的監察委員傳訊總統官邸的羅太太,結果碰一鼻子灰。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