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明美>是禍躲不過

0
158

上了年紀以後,老伴居然變「乖了」,自動地嚴以律己。早睡早起,少沾油膩,不與不健康食品打交道。每天清晨,在那優美怡人的大學校園健步強身半小時,業餘每週打二、三次網球,加上他那知足常樂、心常清靜的本性,使我既羨慕且褒獎地告訴他:「好好繼續努力,長命百壽沒問題。倘若我先走了,你有福享有第二春,甚至第三春,也是努力得來的,安心享福吧!」「我的父母為我取名“春帆”就是要我永享青春啊!」他直言不諱,毫不客氣地接受了我的鼓勵。我雖然出言慷慨,但是聽其言卻也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老伴一生未曾頭痛過,也很少病痛。然而,好景不常。最近,他在打網球雙打時,他的球伴越界搶球,衝撞他,使他整體後翻,後腦上部撞地,他的球伴是磅位較重的南美人。這一跌,可以想像是非同小可。老伴一向身體強健,是一個生命力強韌的人。平日對打傷或疾病,總是大而化小,小而化無的人,向來不把傷病當一回事。此次如常高估自己,以為自己是鐵打的,跌後稍做冷敷就行動如常。回家後並沒有告訴我,是我察覺到他在室內也戴帽子而加以詢問,原來帽子裡面是冰袋。詳問之,他竟清描淡寫地敷衍一下。經我打電話詢問與他打球三十多年的球伴祖銘兄,才知真相。當晚,他有了輕微的頭痛與發燒,以及頭動時,頭殼內似有液體流動與眩暈的感覺。他認為只要好好睡一覺就好了,而拒絕去急診照頭部CTScan(電腦斷層掃描),以瞭解傷勢。整夜,他沈睡著。我則通宵達旦未曾合眼,在他身旁靜觀其變,幻想著莫測高深的頭殼內是否正在作怪。

隔日,說好說歹又軟硬兼施地把他送上急診,經問明詳情症狀後,照了CTScan。高度懷疑是腦左前葉腦皮層挫傷,輕度流血,是硬腦膜下血腫(SubduralHematoma)。恐會慢慢惡化,因此住院觀察一夜後,隔天再照CTScan。因為兩次CTScan間隔時間短,看不出變化,也就出院,預定兩星期後再照CTScan。

回家後的數日,病情日漸惡化,食慾極差且頭暈神疲。與他初上急診時,還和醫生有說有笑,迥然不同。這一頭頑固的老驢子還硬撐著身子授課四天,以為學生沒有了他,天會塌下來。如此數天後,他食慾全無,食物飲料一入口就嘔心,體重減輕五磅多,身心虛弱異常。於是,我打電話告訴他的神經外科醫生(這一通電話早就該打了!),他又第二次上了急診。

CTScan顯示流血已收斂很多,但硬腦膜下的水腫(subduralHygroma)較壞。隨即住院,當晚打了一針Decadron以治發炎、水腫、嘔心,並促進食慾。隔天早餐,開始吃了一半。使我感到撥雲見日,如釋重擔。如此連續每天打Decadron與點滴,第三天的CTScan顯示血腫已消失,但水腫並無改善,須要一週後再照CTScan。這段等待期間,只能祈盼他的腦水腫能日漸痊癒而無後遺症(頭殼沒有壞去)。他現在食慾已好多了,但仍很挑食,有些從前喜歡吃的東西,現在竟沒有理由地不沾一口。

老伴一向不服老,擇善而固執之。我們結婚己40年,我首次感到他是如此難以說服的冥頑不靈。在他36年的教書生涯中,從未曾請過病假。這次腦部受傷,再度入院時,醫生要他請假靜養一星期。他以為他是鐵打之身,正想爭辯,醫生說:「世界不會因沒有你而停止的!」他才勉強答應休假靜養一星期。此事讓我深深地感到:人人都會生病,都會漸老的,要認命地接受事實。老伴一方的固執,往往造成另一方的壓力與不安,導致擔驚受怕而心力交瘁。因此,須為對方著想,不要只是堅持己見。

這段期間,非常感謝遠近親友的關懷。老伴住院期間,台美人筆會會長李彥禎正好打電話來,我迫不及待地把一籮筐的焦慮與不安往他傾倒。李會長「卡歹運」,多謝他安慰了我,又處理「善後」,將此事披露於筆會報告,讓我得到了不少會友們溫馨的安慰。感激之餘,為此事如此驚動大家,頗感愧疚與不安。真歹勢!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