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明美>天下公嬤心

0
103

小女兒在她兒子滿週歲時搬往丹佛城(Denver,Colorado),她那退休不久的洋公婆隨即搬去毗鄰而居。我當時擔心他們兩家是否會像電視劇「EverybodyLovesRaymond」,婆媳隔街而居,婆婆天天頻頻出入兒媳家門,媳婦不堪其擾,時有齟齬自是意料中。謝天謝地,女兒與公婆相處融洽。婆婆悉心照顧孫子,享含飴弄孫之樂,而女兒安心上班。我則心安理得地享清福,大家皆大歡喜。大女兒的洋婆婆聞訊,說「啊!若須我幫忙照顧小孫子,不得超過兩天!」我相信這是她的真心話,因為她平時養尊處優享福慣了。

大女兒在取得UniversityofBritishColumbia,Vancouver的終身職教授後,立刻迎頭趕上,生了我們的第二個男孫。心想若期望她婆婆幫忙是不可能,即使只是坐月子期間。我立即志願前往協助,不料女兒卻婉拒,說她只有一個嬰兒,她丈夫又助一臂之力,二對一,何苦之有?外子尚未退休,她大概有意讓我在家好好照顧她父親的生活起居,不忍心讓父親老而獨居。況且她就職的學校福利甚佳,給予她六個月的全薪產假,以後的六個月半薪。因為她是系裡的研究主任,雖然休假也不忘去探望指導。為了不想荒廢工作,於是滿六個月後就回崗位工作了。當時經由職業介紹所,在他們精挑細選後,僱了一名來自歐洲的中年婦女為媬姆(live-innanny),供其房間、廚房與小客廳,獨立出入門戶,方便又不影響彼此生活隱私。加拿大的制度嚴格,此nanny之待遇如同公務員,必須給健康保險,工作是週日五天,每天八小時,週末與假日停休。若加班則須1.5倍按時計酬,每年須給10天假期。一板一眼,馬虎不得。

去年年底,大女兒、女婿到泰國去開會兩星期,事前計劃把剛滿一歲的嬰兒就近寄託在加州的公婆處,讓nanny隨行去照顧嬰兒。不料,事與願違,臨行前才知nanny的簽證沒通過。想起她婆婆說過,照顧孫子不得超過兩天之事,不覺憂心忡忡。女兒與公婆相處一向很融洽,而公婆也表歡迎,因此女兒不想改變原計劃而讓公婆失望。當時我感到忐忑不安,養尊處優的婆婆怎能晝夜照顧小孫子兩星期呢?我自然而然地心心念念。

一星期後,女兒的婆婆告訴我,每天下午她有幫手照顧孫子。上午則帶孫子去她的橋牌俱樂部玩。小孫子立刻成了那些銀髮族的開心果,大家對他愛不釋手。她把小孫子的乖巧、可愛與聰明對我用盡了所有最佳的形容詞,並說希望能留他在家享受一個月,而非如她以前說的「不得超過二天」。女兒的公公則說「小孫子每晚按時八點上床,一覺天亮,整夜不哭。清晨七點醒來,自言自語講些兒語,看到公嬤,咧嘴甜笑,嘴吧從一邊耳朵咧到另一邊,教我們如何不疼他?我當了小兒科醫生一輩子,看過無數嬰兒,我發誓我從沒看過如此甜美精靈的嬰兒,他真是帶給我們無比的快樂!」我心領神會,完全同意。每個孩子都是他們的父母,公嬤之心肝寶貝與天下最聰明美麗的孩子。

去年歲末寒冬,赴Denver探望小女兒一家四口。小女兒大概是趁她婆婆身體還健朗,能幫忙照顧孩子的時候,再接再厲生了老二,這甜美的小天使剛滿二個月。老大已兩歲,一年不見了,我們擔心他不認我們這對公嬤了。剛開始我們唯恐嚇了他而不急著積極去親近他,而他也默默地觀察我們。不久,他確定來人並非壞人就開始熱絡起來,口口聲聲叫我們「阿公」「阿嬤」。有趣的是:平日他到講德語的公嬤家時,就講德語,回家就與他的爸媽講英語。但是在家時,德語阿嬤以德語問他,他以英語回答,毫不混淆。我們趕緊教他幾句台語,可惜相處時間很短,那些台語大概隨著我們的離去就還給我們了。女兒既已定居,我就加洗一些她幼時的相片帶給她。小孫子第一眼看到女兒二歲時的嬰兒照片,居然大喊「媽媽」,真是不可思議,難以置信。我們外出回來,一進門他就趕緊拿東西請我們吃,每人一份。如此貼心甜密的小傢伙,不禁讓我動容。大嘆血肉相連,該屬於我們的這份情,時間空間的隔閡也阻擋不了,不禁使我們對他更是疼愛有加。某日,我對女婿說,「這小帥哥愈長愈帥,是我看過的最帥的男孩子。」當時女婿認為是我的偏見。兩天後,他說「也許妳是對的。每次我們帶他出去,常吸引不少目光看他。我們上餐館時,常有女侍前來逗他,說要當他的女朋友,他都高興地點頭答應,現在才兩歲,就有成群的女朋友了,以後可想而知。」

外子與我婚後陸續有了兩個小孩子,生活的擔子加上養育、教育之重任,當時養兒育女難得有時間與閒情去享受親情,有的是任重道遠的心情。兒女成長後開始有閒情聽聽朋友們每每談起孫子就像打開的自來水無法關閉似地喋喋不休。如今身置其中,才見真章。含飴弄孫之樂,實非筆墨能書。我的退休生活就是享受生活,詳言之:隨心所欲,為所欲為;無職一身輕,有孫萬事足。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