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明美>各有千秋 自求多福

0
159

在台灣經濟起飛前, 早期來美的留學生和移民, 異域求學創業, 披荊斬棘,全力以赴, 不遺餘力,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毫無選擇的餘地。 一旦失敗, 無顏面對家鄉父老。 我們這一代台美鄉親, 一生奮戰不懈的精神大同小異, 可圈可點。 如今大多數人已屆晚年, 有如一部老機器, 身體某些部門開始有毛病, 須要特別維護或修理。 面對大小毛病,有人寧心靜氣, 收放自如, 不向疾病屈服, 是樂天派的幸運者 有人認老服輸, 聽從醫生的指示,接受命運的安排, 把握當下, 盡可能使每天過得充實寫意 有人過去事業上呼風喚雨, 如今年老面對疾病時, 卻六神無主, 悲觀至極, 有如世界末日。 人們為前途打拚的階段同工異曲, 如今面對疾病, 始見本性。 反應各式各樣, 看了使我感到五味雜陳, 實在發人深省。

已是「從心所欲而不逾矩」之齡的老伴, 於兩個月前, 享盡了遊輪之樂後, 與我一同去做眼科每年例行檢查, 被告知雙眼健康正常的第二天, 他的左眼竟然發生了複視(double vision)現象。 台階樓梯, 一階梯變成兩階梯。 若一腳踏錯虛梯, 失去平衡, 豈不全身摔到樓下? 這還得了? 實在讓人心驚。 他卻好像不痛不癢, 說: 「好呀! 今後看到一個美女, 就變成兩個, 豈不大飽眼福?! 」讓我啼笑皆非。 真是面對疾病還裝酷, 老不修的傢伙! 還好, 他按部就班, 接受眼科與神經內科的指示, 做了腦部的MRI與MRA(檢測腦動脈) 以及眼局部MRI, 以釐清是否有腦中風、腦瘤、腦血管阻塞或破裂或長瘤等現象。 他仍照常天天開車上班, 因為他只要閉上左眼, 所看影像就正常, 而他確有只用一隻眼的功力。 每次他一出門, 我就 擔驚受怕, 怕他發生意外。 這種日子, 實在比我自己患上眼疾更難受。  除了上班外, 我勸阻他盡量不要開車, 只因上班的路他已開了39年, 很熟悉, 讓我 較為放心。

最近, 他報名參加同鄉高爾夫球賽。 先斬後奏, 報名後才告訴我, 因為他知道我會阻止他。 他已一段時間沒打球了,為了參加球賽, 他天天下班後, 以單眼練球。 根據球賽節目表, 賽完球大夥兒要到餐館頒獎聚餐。 然後, 他就必須以單眼開車於陌生的夜路回家, 豈不讓我憂心如焚? 我勸他等他的眼睛報告出來,眼睛治好了,下次才參加。 他認為我一再阻撓他,”I have no life!” 這一句耳熟能詳的teenagers的流行話語竟出自我老伴口中, 真叫我難以置信。 他要我不要干預他的生活, 我守約緊閉雙唇, 卻揮不掉我的焦慮與不安。 幸好, 我為他找到了一同參加球賽的鄉親聖武兄嫂, 他們熱誠地載送老伴去回, 解決了我的心頭大憂, 衷心感激。 同時, 檢查報告顯示, 他的眼睛並無大毛病。 毛病在他的左眼專司眼肌收縮、調節眼位和看清物影的第四腦神經功能不佳。 眼科專醫建議, 再等一個月後, 若不自瘉, 再考慮配戴特製三稜眼鏡(Prism eyeglasses), 我就安心地放他出去享樂了。

約一個月前, 我的一位親屬也患了眼複視。 這位親人過去也是長年在美國打拚, 經過大風大浪, 非常積極進取的人。 不料, 面對疾病, 他卻完全兩樣: 自艾自怨, 非常消極沮喪, 彷彿是世界末日。 他太太擔心他的憂鬱會加深他的病情。 我告訴他: 「你所須經過的檢測治療, 我老伴都已經歷了。 他會好好為你開路, 怕什麼? 你應好好向他看齊, 效仿他對疾病不屈服的精神! 」我雖然對老伴的過度樂觀而不知死活的態度餘怒未消, 卻也說了一句公道話。 這兩人面對疾病的態度真是天壤之別, 把他們倆平均一下恰恰好。

夫妻天天生活在一起, 是一個整體, 與另一半 息息相關, 同舟共濟。 若一方有病有難, 對方往往廢寢忘食地照顧。 因此, 夫妻不可能是獨立的個體而不要對方干預。 不應自行其是而罔顧對方的感受, 對方的關心不領情而視為囉哩囉唆。 若因我行我素而導致意外事件或嚴重生病, 得不到照顧是自取其咎, 無可抱怨。 若對方不計前嫌, 那麼, 受到照顧的幸運兒, 應該洗心革面, 好好珍惜對方。 芸芸眾生, 有緣有份才聚成夫妻。 能一路長長久久走來, 更是不易, 應特加珍惜。 生活中, 常聽到有人抱怨老伴愈老愈頑固。 其實, 夫妻雙方若能無條件地彼此以誠心愛心善待對方, 那麼, 日久頑石也會點頭。 願天下老夫老妻, 多看另一半的優點, 領受其愛心, 互相珍惜, 以自求多福。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