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明美>可憐天下父母心

0
84

大約十四年前,我在健身中心認識了瑪麗。交談幾次後,她要求與我每兩星期定時通一次電話,以保持聯絡。 談得投機,幾乎每次都聊了一小時。 我本性寡言,而她話題特多。東西南北, 無所不談。 聊了十多年後,我們雙方從個人到全家狀況,幾乎都已瞭如指掌了。

瑪麗是加拿大人,而先生大衛是義大利人。大衛早年來美就讀研究所,學成後在美工作,直到兩年前,他過了九十歲生日後才退休。大衛平日勤於整理庭院, 歐洲風味的花園, 由於邁阿密沒有嚴寒的冬天,四季五彩繽紛,鳥語花香。大衛因為勤動四肢, 身體很健朗。 瑪麗是舊式保守的女人。 居然不會開車,但是善於搭公車。

他們的獨子布萊恩行醫於離邁阿密開車約五小時的Tampa (在佛州東岸)。自從我認識瑪麗至今已十四年,布萊恩從未曾回邁阿密老家看過父母。十多年來,他那年邁的父親每個月開車和他母親去看他、媳婦和兩個孫子. 大約十年前,瑪麗罹患了甚為嚴重而無法治癒的腿疾,仍舊每個月舉步維艱地去「孝順」兒、媳和孫子們。布萊恩對年邁的父母的艱辛之旅,似乎無動於衷。

天有不測風雲,大衛雖然健朗,但是終究是老了。有一夜,上廁所時,跌了一跤,這一跌,非同小可, 跌壞了臀骨。住院開刀後, 加上康復中心的療養,約兩個月後才得以回家,但是還須依靠walker,只能勉強在室內行走。這期間,兩老狀況連連,陷入愁雲慘霧中,兩老都無法開車,行動艱辛,生活和就醫都成問題,僅靠鄰居朋友守望相助。 咫尺天涯的寶貝兒子,卻心安理得地沒出現。而且, 恰逢母親節,既不來看看母親,也不探望跌傷的父親,旁觀的鄰居朋友們,義憤填膺,卻也無語問蒼天。

話說當年,自從布萊恩出生後,大衛與瑪麗視之為至寶,自不在話下。中產階級單薪的他們,挖心掏肺地送布萊恩上私立小學、中學、大學至醫學院,其間沒有讓布萊恩打工或學生貸款,完全自掏腰包或自行貸款。布萊恩從小到大,養尊處優,視為當然,而不知感恩。學成後行醫,對父母不聞不問。行醫有了好收入,就過著豐裕高級的生活,完全無心幫助還清父母為他舉的債,以致於他父親必須工作到九十歲。如此忘恩負義的傢伙,實在令人汗顏! 我冥思苦想,實在大惑不解。 何以充滿愛心的大衛和瑪麗,精心養育、教育出來的孩子,卻如此沒心肝?

如鯁在喉,不吐不快,我鼓起勇氣,小心地對瑪麗說: 「這本來是不關我的事,只要你倆OK就好。但是, 怎不讓布萊恩回來看看你倆? 幫忙安排你倆日常必需? 也許你倆可搬到兒子家附近,讓他就近照顧,或你倆住進養老院,有人照顧? 」瑪麗迫不及待地為兒子辯護道: 「布萊恩打電話給他父親的醫生,那是最大最好的幫忙! 」我說: 「那是最起碼且輕而易舉的幫忙,你倆現在生活無法自理,身為兒子, 是否應該來幫忙,安排日後的生活呢? 」她說: 「我的兒子和媳婦非常希望我們搬到他們家附近。」我問: 「他們怎不來探望安排呢? 」她自信滿滿地說: 「他們會來的! 他們一定會來為我們安排一切的! 」大衛跌倒至今已過三個月,這期間, 布萊恩曾帶妻小到紐約玩樂,卻置父母於不顧,良心何在? 照理說,大衛和瑪麗應該早為他們自己打算,安排住進老人社區或養老院.如今兩老生活無法自理,唯一的孩子應本著對父母的愛心真情,為兩老安排日後的生活,乃刻不容緩之事,現已不是論誰是誰非的時候了。

可憐啊! 忘恩負義、鐵石心腸的逆子,猶是父母夢裡的心肝寶貝與希望之燈,真是情何以堪! 親朋好友,各有所忙,協助有限,無法解決基本問題。倘若他們倆無兒無女,也許有人會挺身而出,代為解決一切。依照美國法律,兒女沒有照顧父母的義務與責任. 唯盼逆子良心發現,早日回頭,否則,兩老只好有如在水中載沈載浮而自生自滅了。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