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明美>半杯空配半杯滿

0
182

去年聖誕季節,老伴和我與兒孫歡聚。有一天,女婿自外進門,說:「有一個沒來頭的包裹在門外 」老伴立即興高彩烈地說:「聖誕老公公送禮來了!太棒了! 」同時間,我的反應卻是: 「可能是恐怖份子的炸彈包裹!小心!」兩人生活在一起46年, 看法卻是如此天壤之別 !

退休以後, 我們經常到公園走動, 健行強身, 或悠然踱步, 或駐足觀賞野生動物與花草。 同時欣賞怡人景色,享受新鮮空氣, 為所欲為,怡然自得。有一天, 在走道旁,有一位戴著暗色太陽眼鏡的中年白人男士蹲爬地上,似乎在摸索尋找失物。老伴一向古道熱腸, 責無旁貸地問道: 「先生, 須要幫忙嗎? 」這位男士說: 「我掉了手機, 還找不到呢? 」他繼續摸尋, 看來是個瞎子,我們就義不容辭地幫他在草叢灌木中尋找。 突然, 手機在一大垃圾桶內響了! 老伴大費周章地翻箱倒桶,鉅細靡遺地一一查看滿滿的三尺高的垃圾桶內的每一件,不遺餘力,鍥而不捨地全力以赴。終於水落石出, 在桶底找出手機了! 老伴自始至尾, 對週遭環境情況,渾然未覺, 更毫無警惕之心。而我呢? 完全背道而馳。我當時雖安不忘危,首先查看週遭環境。 我看到北邊約20公尺處,有兩個男人在看著我們, 似乎在偷拍照。 南邊約20公尺處, 有一個女人,也在看我們。 立刻, 我疑點重重, 感到惴惴不安。 到底葫蘆裡賣什麼膏藥呢? 他們為什麼不過來幫忙呢? 我們是否墮入陷阱了呢? 想到我每天打開電視,翻開報紙,詐欺陷害之事,時有所聞。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只要涉及壞事, 好人是敵不過壞人的。 想到剛才走在我們前面路過的人,對此瞎子,竟然視而不見,見而不理,更使我站立不安,感到危機四伏。老伴只是一股俠風, 認真熱情地幫忙, 毫無察覺到自己的處境。

手機找出後,那個瞎子拿開墨色眼鏡,竟然有一雙清澈晶瑩的好眼睛! 我更覺蹊蹺恐怖, 拉著老伴急欲離開。此時,北邊與南邊的兩男一女, 急速趕過來,更令我步步驚心,秒秒喪膽,心想我倆寡不敵眾,這回是死定了,只有任人宰割了! 突然,其中有一男人大聲宣佈: 「這是西班牙語的電視頻道Candid Camera!! 」啊! 啊! 啊呀呀! 天呀! Candid Camera豈不是那娛樂性甚高的電視節目, 節目製作者趁人不備時, 快拍、抓拍的隱藏式攝影。 被拍者未察覺, 完全是自我人性純真的表現。 當被拍者察覺到暗中被偷拍時的迷惑、困窘、驚喜、可笑…,成為觀眾歡笑的最高潮。 我想他們是碰對了人了, 我倆自我人性純真的反應與表現, 如此大相迴異, 盼能帶給觀眾豐富的笑料。

當桌上的水只剩半杯時, 我擔憂地說:「水只剩半杯空了! 快沒得喝了! 」老伴卻高興地說: 「水還有半杯滿呢! 還有得喝呢! 」我倆對事情的看法往往差異大, 意見不合時時有。 46年生活在一起, 陰風細雨難免, 大風大浪尚無。 回首來時路, 細細回想, 又仔細檢討, 覺得尊重對方乃是美滿婚姻的先決條件。 時時顧及對方的感受, 己所不欲, 勿施於人。 若我行我素, 事事佔上風, 表面上似乎是勝利者, 其實是婚姻的扼殺者。還有,有錯就認錯並改過,是有勇氣的智者,令人尊敬。人非聖賢, 孰能無過? 然而,不少人以為道歉是沒面子, 死不認錯是有骨氣, 那是大錯特錯的。 婚姻, 既然擇汝所愛, 就要愛汝所選。 只要心中有愛,兩人有磨擦時,各退一步,海闊天寬,使家庭成為時時情重於理的暖窩,讓婚姻的道路上常常春暖花開。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