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明美>「驚」驗之談

0
166

回想三十多年前的我,雖已大學畢業,由於當時生活環境單純,涉世未深而天真無知,卻又不知天高地厚地隨著留學的熱潮孤伶伶地到舉目無親的異鄉求學。思鄉之情,可想而知。第一個聖誕假期,就迫不及待地出城北上訪大學室友。幾天的敘舊話新,快樂時光一幌而過,隨即又要回到現實生活。為了節省時間而打如意算盤:搭灰狗(Grayhound)夜車回校,在車上睡一覺,到達後,白天就可做功課了。

清晨五點半抵達,車站有不少旅客。當時天未亮,於是我就選個位子在一白婦人身旁坐下來。不久,這名婦人開始與我搭訕,當我開始覺得她囉囌時,也同時感到她似乎有些精神失常,於是我就找機會另換個位子,而她也找機會再坐到我身旁來,我開始心煩要想法擺脫她。突然她腹痛須如厕,這下子正中下懷,我趕緊離開車站以擺脫她的糾纏。時約六點半,天剛破曉,正下著片片雪花而些許陰暗。我心想我是窮學生,行李包內只有我的換洗衣物,不會是搶劫目標;而美國是性開放的地方,“性”趣隨時隨地、隨心所“慾”,兩廂情願,應不必強人所不願,所以強暴事件該不存在的。於是心安理得地踽踽獨行,預計約十分鐘即可抵達住處。當時我真是陶醉在美麗的雪景中,正想唱〝踏雪尋梅〞以助興,於是回顧四周看看有無行人,以決定唱歌音量大小。這一回首,真是驚駭莫名!兩名約二十多歲的白人,正疾步朝我方向走來。當時,視野所及,僅是我與他們兩人,我本能地拔腳就跑,而他們也開始明顯地追逐我。當時我雖已方寸大亂,但到底還是年輕堅強,隨即卯足全力,腦筋急轉彎,改朝大街方向飛奔。當我與他們的距離漸趨縮短時,當時的我真是魂飛魄散,可說是步步驚魂,秒秒喪膽,有面臨世界末日之感。在此千鈞一髮之際,竟來了一輛巴士在離我不遠處停下來,我就不管一切跳上巴士。上車後,看那兩名追逐者在捶胸頓足的樣子,我有死裡逃生之感。不知是巴士司機有意救我,抑或以為我在趕車而停下來載我,我只記得當時我氣喘如牛,驚魂未定。過了兩站就下車,竟忘了向司機致謝。冥冥中,似乎上天派遣巴士與司機來救我。到底是我命不該絕,感恩之心,非筆墨能書、言語可喻。

一朝被蛇咬,一生怕草繩。雖是一場虛驚,但我一直警惕自己,不要再重蹈覆轍。自然而然養成習慣,走路時常瞻前顧後,尤其是獨行時。這好習慣讓我再度免於災禍。幾年前,某晨約九點半鐘,購物中心諸店未開,只有一家早開而進出顧客尚少。我停車後,注意到有一黑人衣著似店員,但在近處徘徊閒蕩而啟人疑竇。我心有警惕而不關引擎,他終於久等不耐而離去。稍候片刻我下車後,看到不遠處竟是他正在拳腳交加打一婦人並搶奪其皮包。該婦人大聲呼嚎,我立刻入店求援。終於大家合力擒拿那黑人並搜出其手槍。次日閱報知悉該受害者竟是一位 Florida Assistant State Attorney。

以後每思及此兩次的驚濤駭浪,仍是心有餘悸。午夜夢迴,當年被追逐的那一幕仍歷歷如繪。人生種種有如過往雲煙,灰飛湮滅,此兩事卻永駐我心頭不飛滅。唯望我這化險為夷、轉危為安的經歷與刻骨銘心的教訓能為大家的前車之鑑。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