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電腦小三 (陳東榮)

0
556
2014年在坦桑尼亞的 Eagle’s Nest resort 與萬里之外的Boston 孫兒們 Skype見面通話。

幾年前,我寫了一篇"我的新二奶",很多人看了莫明其妙, 覺得一個髪蒼蒼,視茫茫的糟老頭,怎麼會有什麼新二奶?後來我不得不誠實招來,所謂二奶,現在又流行叫小三,其實是我用錢去亞馬遜賣場郵購來的新電腦。把電腦叫做二奶本是芬芬為她起的稱呼。其實一部電腦, 對我和一些人來說,比起一位小三毫無遜色。這幾年來,芬芬看我一天廿四小時,除了睡覺作夢以外,幾乎無時無刻,敲、 搭、撫、摸,眉目傳情的,竟然不是有四十年之名的她,而是那個她,難怪她到處告訴人,說是遇人不淑,晚景淒涼 。

廢話少說,介紹我這位二奶才是正業。我把她起了一個小名叫Tina, 因為她是一台十二吋的小電腦,精敏小巧,出外旅行,更可以輕易隨行,形影不離。我從小就是喜歡賴床的人,以前每天早上起床總是輾轉反側,猶豫不決,但現在天還未亮,眼睛一開,我就覺得書房中的Tina彷彿在向我招手。匆匆地洗刷完畢,把牛奶及麫包片放入微波爐及烤箱,我就在Tina的面前坐下了,一手拿著電鬍刀修起臉,一方面毛手毛腳地跟Tina磨菇起來。這時,Tina會先把今天的天氣如何?世界上在我睡覺時發生了什麼事?包括某某政客又說了什麼蠢話?做了什麼壞事?一一告訴我。

假如我被這些失意政客們及一些真假難分的新聞惹煩了,她會知趣地馬上轉換議題,帶我去看伊媚兒(email)。那裏,有很多我朋友從各地送來的信件,包括很多美麗的世界風光、 讓我笑破肚皮的笑話、溫馨動人的故事、他們的近况,以及一些我感興趣的奇說異談.。如果碰到一些外行當內行,說什麼吃檸檬可治癌等等,誤人生命的江湖狂話,我手指一按,Tina會馬上就把它們倒進垃圾筒(Trash can)。有的甚至把它們列入拒絶往來戶(Spam)。偶而我也會收到幾位知心的弟兄,送來一些特別打上警告記號的相片。這些可以令老人家怦然心動,古井激盪的東西,總是讓我想不通,為什麼在這些富裕的國家,竟然還有這麼多淒慘的女人,窮到連一片布都找不到來遮身。更奇怪的, 這些人卻仍然那麼神悠氣閒,自信滿滿的樣子。因為時機不宜,我就叫Tina先把它們存檔起來,等我晚上再看。這就像早上喝咖啡天經地義,但卻不是喝酒的時候。

吃完簡單的早餐,我又回到Tina身邊來,她會用Skype替我召朋喚友,找一兩位在地球另一端的好友, 利用它的千里耳跟順風耳,叫做Webcam的那個傢伙幫忙,我就可以跟老友們天涯若比鄰,各自坐在我們的安樂椅,我擁著Tina,他們抱著他們各自的小三,大家舉著咖啡杯,面對面地暢談私事、國事、天下事。假如碰到爭得面紅耳赤的場合,我還可以叫千里眼閉住眼睛,不見為淨。偶而我自已碰到眼睛發炎或皮膚發疹,還可以請遠方的醫生朋友利用Skype視診一番,不必遠路掛號,還要苦等醫生受氣。

跟朋友喝過咖啡,再來就是Tina伴我讀書的親蜜時段。她不會像芬芬一樣,不時警告我什麼該看,什麼不該聼。只要我想看的,想聼的,我手指敲一敲,或指一指,浩瀚書海,一頁一頁馬上獻在眼前。憑著YouTube我也可以看到世界各地千奇百怪,精彩絕頂的各種魔術,歌舞,絶技表演、可以親聆世界各地名人,學者的精闢演說、也可參加教育課程修習學分。我也很容易地讀了分佈在世界各地一些好友的精彩文章、知道了他們近況。雖然多年不見,未通信息, 但是朋友們的動靜,在網路上都可以知道得一清二楚,靠著 Facebook,連最近他們的一隻小黃狗拉肚子都知道。難怪會覺得大家一直晨昏相見,並未疏離。

就在Tina這裏,我探索了生命的奧祕,歷史的複雜多元,認識了各種宗教,也見識了不少政客,神棍的嘴臉及他們的胡吹亂道。我也在參加旅遊之前準備了必要的功課,學習了怎樣做西班牙海鮮飯( Paella)、查爾斯頓烤蟹餅(Charleston crab cake)、修門鎖、換水龍頭。每次有了什麼疑問,我最先請教的一定是Tina,十之八九,總會得到答案,不但如此,還學了更多。至於像我的眼鏡或褲子(是外褲)跑到那裏去了?只有在這方面,芬芬就比Tina高明多了。

有時朋友告訴我,有廣告說某種健康食品會治癌,是某某專家發現的,他是哈佛大學博士,中央硏究院院士,我也可以叫Tina查査,做個"人肉捜索",看看這些資訊是否有所根據? 學歷、經歷也可真假立辨,無所遁形。有次我要去拜訪一位四十年不見的老友,用Google Earth 一查,連他家的垃圾筒放在那一個角落都知道。Google Earth還曾經讓我坐在萬里之外的北卡州家裏,一步步地轉彎抹角,帶我從安平古堡,經過王雞屎 (日本時代的一位仕紳)的洋樓,經過我祖厝的竹籬笆,到掛著國勝巷七號門牌的祖庴紅色大門。沿路的景觀就像自已走到路上看到的一樣。最近這個技術還被人控告侵犯隱私權。根據報導,有人牽著小三在異地的街頭逍遙,卻被大娘在Google Earth上發現,真是天網恢恢,活該!!

吃過午餐,睡個午覺後,芬芬會出門去瞎拼,我也輸人不輸陣,坐在Tina前,一手握著信用卡,一手開始在亞馬遜( Amazon)大賣場開始瞎拼(shopping),亞馬遜大賣場,除了人肉不賣,從尿布到棺材無一不賣,而且價錢公道。一具棺材從$400 到 $1,549.99不等(歡迎上網查證)。每一種貨品,都是各種品牌並列,樣目繁多,價格並陳,無論品質,價格,都可比較,一目了然。最大的好處是,在網上有很多顧客會寫來各種使用後的經驗報告(Reviews) ,可以幫忙我們做最聰明的選擇。比在商店裏問一位剛剛找到一份月薪20K的新店員要強多了。

每天,Tina也會體貼地叮嚀我,不要光是整天坐著,與它對看兩不厭,她求我也應該注意我自已身體的健康,所以時間一到,她也會放一片筋骨運動的影片,讓我隨(機)起舞,活動活動。

突然,鈴聲一響,不是門鈴 是我在波士頓的孫子們要跟阿公Skype了。 我馬上到冰箱拿出我的朗姆酒葡萄乾冰淇淋(Rum raisin icecream by Haagen-Dazs),他們也已經每人一手一筒草莓冰淇淋,在我面前揮舞,我們幾人就各自在自已的電腦前,嘻嘻哈哈地過一個公孫一起吃冰淇淋的下午。

晚餐及晚餐後就是我與芬芬相聚的時間,不過Tina還是陪著我們。我會請芬芬從Netflix( 網上的電影服務站)挑一個她喜歡的電影,讓Tina在我們面前放演給我們觀賞。這樣子看電影,隨時可以暫停,不會擔心像在電影院,上洗手間會少看了一些情節。

當然,芬芬看我一天到晚,與Tina形影不離,難得出門,會怪我不食人間煙火,孤陋寡言,鮮少交際,宅男一個。其實她那裏知道,事實剛好相反。古人說,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顔如玉,我告訴她,黃金屋非我所求,有冰淇淋夠吃就好,顔如玉、小三一類,禍比福多。我有她及Tina就於願己足。至於與人交往,經過Tina的安排,其實我是知己滿天下,而且來往頻繁,互通聲氣,天生就是交際草一支,夫復何求?

不過事有轉機,自從我送了部蘋果的iPad3給芬芬當生日禮物以後,她也開始有了新歡,每天看著她扶着iPad,有時開心大笑, 有時怒形於色,我冷眼旁觀, 心裏有數,也陪一個會心的微笑。 但是有時也有一點感受到前呂副總統自嘆自唉"深宮怨X"的那種酸味道。

洗過澡,快快樂樂的一天。夜已深,轉頭看到芬芬還抱著她的iPad依依不捨,我忽然想起”四季紅” 這條老歌,不禁又坐到Tina面前,要她送一件簡訉給芬芬:有話想要對你講,不知通也不通? *

*四季紅(台語歌)

李臨秋和鄧雨賢在日治時代晚期(西元一九三八年)共同創作「四季紅」。在歌詞上,李臨秋取材自七字仔情歌,以四季的變化、短短幾句話傳達出男女相戀的情意,尤其在男女互相對唱的部分,將兒女私情表露無遺。

詞:李臨秋 曲:鄧雨賢

春天花吐清香,雙人心頭齊震動,有話想要對你講,不知通也不通。

叨一項,敢也有別項,目呅笑,目睭講,你我戀花朱朱紅。

夏天風正輕鬆,雙人坐船在遊江,有話想要對你講,不知通也不通。

叨一項,敢也有別項,目呅笑,目睭講,水底日頭朱朱紅。

秋天月照紗窗,雙人相好有所望,有話想要對你講,不知通也不通。

叨一項,敢也有別項,目呅笑,目睭講,嘴唇胭脂朱朱紅。

冬天風真難當,雙人相好不驚凍,有話想要對你講,不知通也不通。

叨一項,敢也有別項,目呅笑,目睭講,愛情熱度朱朱紅。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