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獨2.0 (鄒景雯)

0
1088

 

全國性大選,對於像台灣這樣特殊的國家,不僅是實踐民主而已,更重要的意義就是:實踐獨立。因此台灣獨立的奮鬥歷史,應該從一九九六年總統首度民選做為分界,在此之前的是台獨原版,在此之後則已經進入台獨2.0階段,在這塊土地上,任何人的所作所為如果都在確保這個國家繼續存在,並且持續追求壯大,實質上他都在搞獨立。 

進階版的台獨,之所以有前述的定義升級,關鍵在「人民自決」。全體台灣住民已經在二十二年前自己決定了自己的政府及國家領導人,此後不管哪個黨執政,都不再是外來政權,無法再代表台澎金馬以外的民意。

換言之,就建國的步驟來說,我們已經具備蒙特維多公約:人民、領土、政府與稍弱的外交承認等四個要件。舊版台獨如果還要再做,頂多只剩下正名、制憲的程序,需要做收尾;此外,凡國家的形式,我們業已大致初步完成。

何以把原版逕稱為具有落伍、過時意涵的「舊版」,主張台獨必須知識進化、行動務實?原因在於,在這段漫長的獨立之路上,大家早就發現我們符合了國際法設定的條件又如何?國際法根本是強權的遊戲,不是台灣這類國家可以置喙的,更何況形而上的意識形態。最近,川普政府由於不滿聯合國國際法庭就美國恢復制裁伊朗,以及將駐以色列大使館遷到耶路撒冷兩項外交政策所做裁決,宣佈退出兩項國際條約:美伊友好條約以及有關國際法庭管轄權的附屬議定書,即是明證。也就是說,國際現勢才是真正的要害所在。

台灣如果要推展真獨立,不是「喊爽」的「假台獨」,當然要優先針對要害來處理,不會盡在一些枝微末節上打轉。要害者,顧名思義肯定比較艱難,然而一旦解套,可以長驅直入;枝微末節,不見得俯拾可得,但是即使做到了,也改變不了結果。因為這不是捷徑,我們最終還是得過國際現勢這一關。

什麼叫做國際現勢?就拿美國副總統彭斯四日發表的對中演說為例,在這麼措辭直白嚴正的講話中,儘管彭斯譴責了北京挑撥美國民意介入選舉、竊取軍事藍圖在內的美國科技、威脅台灣海峽的穩定、透過債務外交擴大全球影響力,顯然已為接下去更大的對中制裁揭開序幕,但是彭斯依舊不忘開宗明義標舉美國的一中政策、三個聯合公報與台灣關係法,這正是最清晰的現勢。這個現勢就是,美國在戰術上可以萬般靈活,戰略上,現在仍是以美國利益為中心的對台對中動態平衡政策。

一方是有底線的支持及對台海穩定的捍衛,另一方的中國則是處心積慮地併吞,處在其中的台灣,要推動獨立水位不斷上升,有一天可以水到渠成,需要有志者一同捲起袖子、腳踏實地去做很多改變局勢的工作與準備。既想辦法使國際約束台灣的框架鬆動,也務必做好敵人無從報復的萬全配套,包括強化國防自衛能力,甚至效法以色列終須一戰的決心。如果光靠兩片嘴皮、話起話落,就可以台獨,李登輝十二年、陳水扁八年,早就成功了,哪裡還會留到現在,「禮讓」給一些人在那大小聲。自由時報1007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