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獨運動不能押寶唐吉軻德 (林國健)

0
895

 

基本上,全世界大概都不懷疑蔡英文的獨派傾向,只有一個例外,就是台灣的部分獨派。這群人堅持高度的絕對主義,認為只有公投、正名、制憲才是台獨真理。這種絕對主義的好處是純粹、高度理想,包括連彭明敏教授這樣受人敬重的前輩,也為之發聲。

彭教授是台灣獨立運動無可質疑的先行者,他的堅定和勇氣,吾輩後人只有敬重再敬重,我們既然受彭教授啟蒙,以生而為台灣人為榮,為一個民主且獨立的國家而活。在這樣的民主精神下,勇敢向彭明敏提出不同看法,在我看來,也是一種向彭明敏致敬的方式。

彭教授以敵友之分發出疑問,認為民進黨把喜樂島當成敵人,禁止參與遊行是讓人憂心的做法。這樣的看法不僅彭明敏提出來,部分獨派在民進黨宣告不參與喜樂島活動後,也在流傳這種說法。

就像所有的政黨或社會運動一樣,組織或運動的內部一定有穩健和激進兩種路線。事實上,現在蔡英文和喜樂島的爭議,正是穩健台獨和激進台獨兩個不同戰略和路線的差別。也就是說,這是路線之爭,不是敵友之分。穩健台獨是要放大自己的光譜,爭取國內外更多支持獨立的力量,真正論敵友的,是激進台獨的代言人,所以,郭倍宏可以毫不客氣地宣稱,如果民進黨不修改公投法,那他不僅不支持蔡英文連任,民進黨也會是台灣人民的主要敵人。

如果你注意到他的修辭,就會發現,當蔡英文不走郭倍宏路線時,這位媒體大亨不僅自己不支持蔡英文,而且直接把自己等同於台灣人民,認為民進黨是人民的主要敵人。這實在很奇怪,因為一個從未接受民意檢驗的人,竟然可以宣稱獲得人民選票的執政黨是人民敵人。再換一個方式想,今天這樣宣告的,如果是統媒的董事長,大家作何感想?

換句話說,讓獨立運動走到這麼絕對,不是朋友就是敵人的,其實不是民進黨,而是這些滿懷熱血的英雄主義者。但台獨運動應該押寶在一個穩健的戰略家,還是有錢、熱血的唐吉訶德呢?大家心中自有答案。

彭教授的另一個關切是民進黨考慮選舉,不願靠向喜樂島實在太淺薄,但我認為,在這個時間點,更是我們應該考慮選舉成敗的時刻。

若將看向國內的眼光拉遠到整個區域,現在這個時刻,是整個地緣政治高度緊張,國際即將邁入新冷戰的前哨點。國際社會不會因一場遊行而震動,但他們絕對會高度關注台灣年底的地方選舉結果,因為這表達台灣人民如何看待蔡英文抵抗中路線的集體意志。

民進黨如果能夠力抗國內結合中國的政治勢力,取得選舉勝利,那世界會看到台灣人民堅守在民主對抗威權,自由世界對抗紅色中國的第一線。但如果民進黨挫敗,國際社會會如何解讀?會否動搖國際社會對台灣的支持。從這個角度來看,這次的選舉終局,當然有高度的戰略重要性。

從整場選舉的過程來看,民進黨的對手早就不是單純的國民黨或柯 P,而是在他們背後無孔不入,藉由台灣民主自由的空間,高度滲透國內的促統勢力。因此在戰略上,我們要保持穩健平衡,盡可能擴大抗中陣營的力量,來最大化保衛民主自由的陣營。

台灣現在應該朝兩個路線前進,第一,是要堅定站在捍衛自由民主的陣營中。我們和美日歐洲合作,凸顯中國是國際秩序麻煩製造者的角色。第二,我們要藉由國際情勢的變動,繼續貫徹走到一半的改革跟建設,壯大自己、強化軍備,因為這些才是累積走向獨立之路的重要資本。

2016年底,與彭教授一起寫出「台灣自救宣言」的謝聰敏曾經寫道:「獨立建國已經是累積的人民共同信念,我們就以我們累積的人民共同信念擁護蔡英文總統,不可以用老台獨的名義,搬弄是非、興風作浪。我相信蔡英文總統會得到最後的勝利。」

這種團結台灣的呼籲,是當下最需要的一種聲音,因為台灣獨立不會因媒體大亨的英雄主義而成,但必因我們努力壯大台灣而勝利。最後,再次向彭教授超越一切的勇氣與對台灣的疼心致上最高敬意。

(基金會副研究員)自由時報1017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