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總統大選的美國因素 (劉志聰)

0
693

台北論壇董事長蘇起12月1日在上海一項研討會上表示,明年兩岸關係中的美國因素將變得前所未有重要,台灣的2020年總統大選主軸將從過去的統獨之爭,轉為「親中」或「親美」的鬥爭,他判斷蔡英文「一定會成為民進黨下一個候選人」。

美國因素與中國因素影響總統大選,是不爭的事實,但兩者不能等量齊觀,也不必然要無限上綱到「親中」、「親美」的鬥爭層次。美國關注台灣選局,主要是捍衛台灣的自由民主,和區域的和平穩定,避免台灣受到外力脅迫而屈服。雖然美國有其戰略利益的考量,但基本上與台灣國家發展目標相契合。這和利用賭盤、網軍、黑幫等邪惡勢力,意圖操控台灣政局,不能相提並論。

美國對台灣有使力空間

美國因素足以影響台灣,主要原因是美台關係特殊,台灣社會長期存在美國情結的緣故。戰後台灣經濟復甦靠美援,從中美基金、美援會、農復會、經濟合作署到經建會,美國都扮演重要角色。在國家安全方面,美國被認為是台灣的守護天使。因為台灣人有美國認同,才讓美國對台灣政局有使力的空間。

從1996年到2016年六次台灣總統直選,美國都曾透過言語或行動,來關注、維護台灣民主發展;同時以直接或間接方式,支持符合美國戰略利益的總統候選人。

1995年李登輝訪問母校康乃爾大學發表演說,成為第一位訪問美國的現任元首。當時中國強烈反彈,以召回駐美大使,對基隆港北方彭佳嶼海域發射飛彈,南京軍區出動大批機艦進行演習,展開報復,美國則派出尼米茲號航空母艦穿越台灣海峽「秀肌肉」。

1996年總統大選投票前夕,解放軍再度對基隆及高雄外海發射導彈。美國立刻宣布獨立號航空母艦戰鬥群部署到臺灣東北海域,同時自波斯灣加派尼米茲號航空母艦戰鬥群到臺灣東部海域,與獨立號航空母艦戰鬥群會合。

2000年大選時,中國總理朱鎔基惡狠狠嗆聲,如果台灣選民支持台獨勢力,將面臨北京的軍事行動。美國總統柯林頓立即呼籲中國改變態度,以對話代替威脅。檢視這兩次總統直選,美國都曾以具體行動或明確表態,來守護台灣民主,免於受到中國武力威脅。

美國力挺馬英九連任

美國對台灣總統候選人的好惡,以2012年大選表現最為露骨,堪稱赤裸裸介入台灣事務。2011年9月12日,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飛抵華府,14日拜會國務院亞太助理國務卿坎貝爾。蔡訪美的目的是向美國保證民進黨的新政策,不會引發兩岸衝突,希望說服美國維持中立,也希望美國傳話給中國。美國國務院雖然公開表示「不會選邊站」,但私下卻由匿名資深官員,透露消息給《金融時報》,表示他們懷疑蔡英文是否有意願、而且有能力維持近年來所享有的兩岸關係穩定形勢,直接擺了蔡英文一道。

選前兩個多月,美國開發總署署長、能源部副部長先後訪台,與馬英九會晤,美台關係空前熱絡。距大選投票不到三周,美國宣布將台灣納入免簽證國家,還聲明台灣執政者的努力,是美國做此決定的主要考量。大選前夕,前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處長包道格來台接受專訪,強調九二共識是兩岸都接受的「必要妥協方式」,並表示若蔡英文當選,美方應該會派人到台灣跟她溝通;如果是總統馬英九連任,不論是北京或華府都將鬆了一口氣。揚馬貶蔡,至為明顯。

美國明目張膽力挺馬英九,原因不外:1. 2001年爆發911事件後,美國將反恐及國土安全列為最優先事項,需要中國大力配合,美中交流轉趨密切。台灣選出一個中國可以接受的領導人,符合美中雙方利益。2. 陳水扁任內推動多項公投綁大選,不但中國出言恫嚇,美國也認為是製造麻煩,對民進黨的兩岸政策,並不放心。3. 蔡英文雖然提出台灣共識,但兩岸關係定位,尚未提出完整論述,美國仍有疑慮。

蔡英文曾獲美國青睞

情勢直到2015逐漸改觀。一方面,911元兇賓拉登已遭斬首,反恐戰爭進入另一階段。另一方面,隨著中國大國崛起及霸權擴張,美中戰略衝突升高。中國與日本、東南亞國家對釣魚台及南海主權聲索爭議,越演越烈,造成區域關係緊繃。馬英九親中路線歷經服貿、貨貿協議挫敗,太陽花學運風起雲湧,已失民心。國際氛圍開始對中國心生警覺,形勢對堅守民主陣營、強調台灣主體性的本土候選人有利。2015年蔡英文披掛「維持現狀」金鐘罩再度訪美,受到高規格禮遇與加持。

川普上台之後,美中戰略矛盾急遽升高。去年底,川普發表「國家安全戰略」(NSS),明白指出中國是美國國家安全的主要威脅和敵人。美國同時倡議「印太策略」,聯合日、印、澳等國,圍堵新崛起的中國霸權,並視台灣為印太聯盟一員。美國對中國漠視國際仲裁,持續在南海區域建造人工島等軍事行為,認為相當挑釁。川普更痛批習近平「一帶一路」干擾世界貿易,讓合作國家掉入債務陷井。對中國利用市場准入要脅取得或竊取智慧財產,採取強硬制裁措施。

數十年來,美國認為只要中國堅持改革開放、融入世界經濟體系,最終會遵守國際規範,接受西方價值觀。現實的狀況是,北京只要享受一個穩定的國際秩序帶來的好處,卻堅持它有自己與這個國際秩序相互矛盾的外交政策和軍事目標,讓西方國家警覺到養虎為患產生後遺症。美國也出現對中戰略典範轉移,圍堵對抗中國,成為民主共和兩黨的共同目標。美國同時認為,北京對小英政府全面打壓,已破壞美國定義的台海現狀,即台灣事實獨立,但法理上沒有獨立的現狀。

親中政權不符合美國戰略利益

美中戰略衝突日益嚴峻,短期間看不到盡頭。被美國視為印太聯盟一員的台灣,若能選出親美路線的總統,美國主觀上將認為符合其國家戰略利益。在綠、藍、白三組可能的總統參選人蔡英文、朱立倫、柯文哲當中,誰能得到美國的信賴?

過去二年多來,蔡英文奉行維持現狀的兩岸政策,不提九二共識,但遵行一中憲政架構,對中國從不挑釁,美國相對放心。蔡如此低調仍遭中國打壓,已激起美國人的「騎士精神」,對蔡英文心生同情與支持。小英謹小慎微,兩岸主張基本一致,可預測性高。本人英語流利,溝通無礙,國會及行政部門對她有一定信賴,獲得美國繼續支持的機率高。但若小英民調崩盤,則另當別論,這是九合一選後蔡英文最大的困局。

朱立倫的父親出生於中國,曾任縣議員及國大代表,母親出身桃園望族。岳父是台灣政壇大老高育仁。朱擁有紐約大學會計學博士學位,黨政經歷豐富。前AIT處長楊甦隸在發回國務院的密電中,說朱是國民黨新生代最明顯和最有才華的成員之一,也是省籍通婚的下一代,可以討好藍綠兩個陣營,是一個值得觀察的明星。跟馬英九相比,他可能會和中國保持距離,使他在未來的選舉中,不會讓對手說他是可能會「出賣」台灣給中國的中國人。

但國民黨一中政策及親中路線,並不符合現階段美國戰略利益。2015年朱立倫在北京會見習近平時說,1992年海基、海協雙方達成了「兩岸同屬一中,但內涵、定義有所不同的九二共識」,形成兩岸交流共同基礎。朱以「同屬一中」替代「一中各表」的說法,和習近平「大陸和台灣同屬一個中國」的說法相呼應,遭到在野黨病痛批,也在國民黨內部掀起一場「茶壺內風暴」。葉望輝說,大多數國民黨領導人都親中,2020年總統大選,「如果讓親中的總統回到總統府,會是戰略上的傷害」,反應的正是美國當前的戰略思維。

美國固不樂見台灣選出親中領導人,但對中國打壓台灣測試美國戰略底線,卻不能視若無睹。美台關係升溫,台灣反遭中國報復,實為無妄之災。但長此以往,台灣士氣動搖,民心思變,後果難料。因此,守護台灣事實獨立現狀,又能有效處理兩岸問題,不致引爆兵戎相見,也是美國關注2020大選必須考量的因素。由於雙方種種錯失及誤判,蔡政府的善意及執政困難,未獲對岸中國體諒,雙方敵意升高;加上美台關係增溫,台灣被迫選邊,兩岸互動失去可下台階。

蔡政府推動改革,兩面受敵;派系壟斷資源,引發黨內及綠營反彈;若內政、兩岸、外交困局持續無解,九合一選後民調繼續探底,民進黨恐被迫另推賴清德角逐2020,但即使如此,仍難擺脫執政包袱拖累,且勢必引來英粉反撲,導致內部分裂,政權重回藍營掌控,造成美國戰略損失。相較之下,柯文哲沒有台獨黨綱包袱,不必背負終極統一壓力,以一五新共識、兩岸一家親,另闢兩岸互動蹊徑,有無可能成為藍綠、統獨之外的新選項,值得觀察。(民報總編輯)民報1204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