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責任 (鄒景雯)

0
773

 

美國政府今年內兩度公布美國軍艦行經台灣海峽,以及航母同時經台灣東部太平洋海域北上的消息,這項戰略性行動所釋出的訊息無比明確,周邊有關國家無不接收到了美國在西太平洋,上從東海、沿著台灣海峽,下到南海的自由航行權,也就是美國在此間的生存利益,不容中國捋鬚的決心。

  • 台灣集體在保衛國家的國民義務上,似乎愈來愈閃躲遲疑。陳水扁手裡開始縮短役期,馬英九接手實施募兵制,蔡英文現在說徵兵制已經回不去了,說白了,幾任總統都形同在弱化(解除)台灣的國家意識與武裝戰力。(圖取自「國防部發言人」臉書) 台灣集體在保衛國家的國民義務上,似乎愈來愈閃躲遲疑。陳水扁手裡開始縮短役期,馬英九接手實施募兵制,蔡英文現在說徵兵制已經回不去了,說白了,幾任總統都形同在弱化(解除)台灣的國家意識與武裝戰力。(圖取自「國防部發言人」臉書)

即因美國採取了戰略清晰政策,這項決策轉變,經副總統彭斯日前的演說擂起戰鼓以來,已經把整個亞太的地緣政治環境,彷彿帶回到六○年代冷戰時期的氛圍,因此,各界包括中國在內,都知道美國派出航空母艦戰鬥群來到此地巡弋,在未來將會成為定期且密集的新常態。換句話說,習近平近年高調浮誇、不自量力地指使「遼寧號」,數次行經台灣前往南海遠訓,企圖「改變現狀」的高度針對性作為,真的惹毛了老美,以致招引了一連串的反制措施,來迫使中國收斂,以「恢復現狀」。

台灣政學界對於美國重返亞洲進行回防,其緣由與後續影響,日來有不少的分析與討論,不過鮮少人觸及到台灣因位於第一島鏈的地理位置,使台灣成為民主陣營面對中國的前沿,這個戰略價值的本身,除了讓台灣的重要性受到盟國重視之外,我們又該體認到在這樣的國際架構下,是否應負起什麼樣的責任?

台灣如果自認是一個主權國家,不是強權的附屬,我們當然有基本的責任。以民主立國的台灣,不能成為民主的破口,應該是這個國家最大的共識。二三○○萬人如果要捍衛這樣的生活方式不被改變,就不可能把國防自衛能力完全倚賴在他人的身上,即使需要外援是小國的生存之道;更不應該把台灣的國家安全,盲目寄望在敵人「不會打」的期待之中,雖然發動戰爭的成本與代價的計算,對中國來說愈來愈複雜。

台灣自二○○○年之後,民主化的腳步愈走愈快,短短十八年已經完成三度政黨輪替;然而幾乎在同個時段,台灣集體在保衛國家的國民義務上,卻似乎愈來愈閃躲遲疑。陳水扁手裡開始縮短役期,馬英九接手實施募兵制,蔡英文現在說徵兵制已經回不去了,說白了,幾任總統都形同在弱化(解除)台灣的國家意識與武裝戰力,我們有強大的民意對這些主政者表示反對嗎?

事實上,凡是關心這個議題,並有起碼國際聯結的人都了解,以台美在軍事合作上的密切程度,務必要防範的挑戰,是來自中國解放軍的突擊,所謂迅即的閃電戰。這個問題,如果只丟給職業軍人去承擔,全體國民認為事不關己,那麼我們恐怕是不配擁有自由的。

美國的開國元勳約翰亞當斯當年有一句名言,許多人耳熟能詳,他說「我必須修習政治學與戰爭學,我們的後代才能在民主之上修習數學、哲學;我們的後代必須修習數學、哲學,才能讓他們的後代在科學之上學習繪畫、詩歌、音樂」。人家的建國,從不是理所當然的,台灣人如果總以為柿仔可以專挑軟的來吃,侈言獨立建國就是天大的笑話。自由時報1023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