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教育史最黑暗日的來臨(王伯仁)

0
828

管中閔一月八日就要接任台大校長了,這是台灣教育史上最嚴重的汙穢事件,也是蔡賴政府執政永遠抹不掉的「紅字」!府院針對此事件唯一的反應,是蔡英文總統一句「非常驚愕」而已,我們對此反應也更加萬分驚愕,有道是:「部長有權發聘書,總統院長只能裝聾作啞」,其中苦主其實是「太客氣」的賴清德,而主導及配合這齣爛戲的包括蔡英文丶總統府祕書長陳菊、教育部政次范巽綠,至於前教育部長葉俊榮和另位政次姚立德丶台大前校長陳維昭丶台大代理校長郭大維等,那就等而下之,不必聞問了。

管中閔接台大校長案,雖於八日接任,但也許只是一個階段而已,以後變數還很多,並非塵埃落定。而在實質的影響而言,葉俊榮強發給管中閔台大校長聘書,在某些角度而言,對蔡英文執政團隊,所造成的傷害,其實不比2018地方大選之慘敗還來的小,因為選舉不利因素很多,尤其不得不做的年金改革,得罪了許多已退職和尚未退職的軍公教人員及眷屬甚眾,其中也有不少是以往票投綠營者。而年改受益者,流於抽象不明確,多以眼前並未因而獲相對利益,而認為事不關己,少有站出來發聲力挺者,一來一往,選票移動幅度驚人,超過任何人之估計。所以有許多政治觀察者認為:2018民進黨敗選是事實,卻非國民黨勝選,國民黨只是樹下捉到野兔而已,堪稱持平客觀之論。另有性平爭議,亦有影響,程度較小。

管案放水是其爛無比的醜劇

但選舉後的葉俊榮強發管中閔台大校長聘書案,可就大不同於選舉失利多由於客觀因素,而是執政團隊少數人主觀之「權令智昏」作為所致,也就是說「權力愈大,腐敗愈多」的體現。由葉俊榮在決定「放管」前週五,就先通知藍委「邀功」,也可明白推論他不會尚未得到蔡英文、陳菊的同意,就先放風聲,因跳票機率太大了。而在記者會當天的一個多小時前,才以簡訊通知賴清德院長,此時賴正好和蔡在一起,隨即報告小英,但小英只説出「他怎麼可以這樣子?」,再來就藉和立委討論事情,就讓此阻止定時炸彈搶救的黃金時間,一點一滴流失。終於,葉俊榮記者會開了,公文也送出教育部,但小英既無出手攔阻,只有隔日表示「驚愕」,甚至倒打一耙:「贊同行政院的處置」,啞巴吃黃連的賴清德看在眼裡,涼在心裡,吃了秤鉈鐡了心,非走不可。

其實,這是一齣劇本寫得其爛無比的醜劇,只要稍有邏輯推理能力的人,都可以看出「國王的新衣」,唯獨蔡英文自以為妙戲,還放出是為了未來閣揆接仼者「清理戰場」的苦衷之言。這樣的遁辭,在稍後會見中研院長李遠哲等院士時,蔡已知彭明敏丶吳澧培丶李遠哲丶高俊明四位綠營資政,將刊登報紙勸退之事,她還問李遠哲「我哪裡做錯什麼了?」李遠哲並不多言,只回她「你派葉俊榮接教育部長來處理管案,就是錯的!」言簡意賅,直指問題核心,但蔡還是辯稱那是教育部權責,而教育部屬行政院所轄⋯⋯,大有把責任一股腦推給賴清德,教他跳到淡水河洗不清。但這些話,李遠哲院士們,聽得進去嗎?也難怪一向溫良恭儉讓的李遠哲,當場氣憤而力辭資政職,不屑與之為伍也。

管中閔八日接任台大校長,已暫成定局,但其中尚有一段鮮為人知的「狗尾續貂」,那就是去年12月24日葉俊榮召開聘管記者會時,左右兩旁分坐兩位政次,一是曾三度代理部長、亦被認為挺管重要推手的姚立德,另一則是在扁朝曾任教育部政次,今年九月才從高雄教育局長任上受花媽之邀,北上回鍋政次的范巽綠,(筆名史非非,七〇年代是黨外雜誌寫手健將)。兩位政次在記者會上並未發言,但記者會相片一登,讓人有兩位政次力挺葉俊榮聘管之意味甚濃。

挺管范巽綠知情?被設局?

事有蹊蹺,今年元月二日,自由時報刊登林姓女記者寫了一篇新聞幕後,謂范巽綠政次在聘管記者會中被「設計」了,文中指教育部「內部人士」證實,該記者會舉行時,范巽綠其實正在主持另項會議,臨時接到部長要求陪同出席記者會,她對記者會內容事先完全不了解,也未被徵詢過意見⋯⋯,言下之意,范巽綠是被「設計背書」了。林記者以此新聞幕後替范「喊寃」。

異哉!葉俊榮召開聘管記者會,為何要兩位政次陪同,究竟是「背書」丶還是「以壯聲色」?吾人不知,但范巽綠是陳菊愛將和心腹,她出席了記者會,很難杜外界悠悠之口,謂總統府不曉得葉有召開聘管記者會之舉。但如她事先知道,又不知會府院,她這個「監軍」大有和葉沆瀣一氣凟職之所在,所以,事隔年假後,才會有一篇為范「喊冤」之澄清文。但俗語說「愈描愈黑」,一個資深政次,在教育高層官場混了十多年,怎麼會臨時被叫去參加一個完全不知道內容的記者會?范雖非主管高教業務,但她是國王的人馬,葉俊榮在她擔任政次幾個月中,完全未就管案和她徵詢諮商?要開聘管記者會,完全不讓范知道內容,而拉她來背書,范聽葉宣布了「亂命」,怎麼不桌子一拍,走人!或監軍寶劍出鞘,「先斬後奏」?所以,到底寃不寃,可能要請包公出土了。

另有一事,筆者和范巽綠政次也算是認識近四十年的人了,雖不敢高攀為「朋友」,但是因相識已久(和花媽同期)及媒體工作需要,還是保持Line的聯絡,她九月發表回鍋政次,我還以為高層有意借重她來「拔管」,還向她殷殷致意期許,直到葉俊榮去年12月24日記者會前沒有幾天,我突然心血來潮,以Line向她表達我個人對管案的看法說:「誰讓管接台大校長,與之不共戴天⋯⋯代理黨主席林右昌發想張忠謀先生很好啊,但恐無意願和未具教授資格」,翌日,我接到她的回訊「時代已改變,進入自媒體及網路時代,老友們的雄心壯志也要改變了」,短短幾句話,有如佛教的偈語,實在看不懂,勉強一猜,是否勸我不要太執著,或是説時代不一樣了,當年初衷也要知變通⋯⋯。反正,余也駑鈍,接此短訊後,至今尚不解其意,但偶爾將之和管案發展聯想一下,又似有若干若符合節之處。今逢管校長明將接任之前夕,特表慶賀之餘,身為媒體人,不敢或忘從事此工作之初衷,為文一誌所知所聞,至於讀者或友人,讀之或怒或批或讚,已均非吾人所慮者。(資深記者)民報0107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