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和中華民國 (蘭雨靜)

0
1279

未來的國家 和過去的國家

前一陣子,美國説台灣或ROC都不是國家。譲台灣人迷惑不快。

在洛城的高爾夫場,我和老美一起打球,也談到這件事。這位老美叫 Monte 很有政治細胞。他説,「兩個都不是國家」,若要解讀( Interprete) 其真正涵義的話,就要給這句話加上時光( tense ) 才可以。

Monte 解讀説,ROC 是過去完成式的「不再是國家」( no longer a nation ) ,而台灣是未來式的「還未成為國家」( not yet a nation ) but ( will be a nation )。美國説了這句話之後,接著又説、「美國不承認台灣是PROC (中華人民共和國) 的一部分」。因此,他説,未來的展望是ROC 消失,台灣成為新的國家的可能性非常的大。

我非常佩服他的著眼點,同様是「不是」,他説,一個指的是過去,一個指的是未來。

年輕時進中學開始學ABC時,什麼現在式、未來式、過去式、加上、進行式、未來進行式、現在完成式、未來完成式、過去完成式,等等的「時光」分類,把我們的小腦袋弄得稀裡糊塗。没想到、時過幾十年、意外地,又在美國上了這麼一個有時光分類的「政治課目」」,既難得、又高興。由於年輕時學過英文的「Tense 」,所以 Monte 説的,我可以了解得非常好。

中華民國,己經不是一個國家。 只是一塊招牌而己。

五十多年來,在台灣的國民黨殘餘人士,一直繞着「中華民國」四個字在呻吟、掙扎。從主張「中華民國是代表全中國的正統政府」開始,漸漸地縮水到「台澎金馬是中華民國」,到現在中華民國人士連戰回到「中華民國」的老家「大陸」去訪問,連開口説「中華民國」都不敢、也不行。這中間的變化之大、非同小可,幾乎有天壤之別。 時光讓過去和現在之間産生大變化,時光也將使現在和未來之産生大變化。

接着連戰之後到大陸去的宋楚瑜,比連戰膽子大,貿然想「闖關」,一到北京就開口提到「中華民國」。可惜立即被中國消音,以後就不敢再提「中華民國」。

連戰和宋楚瑜是在台灣高舉「中華民國」牌的代表人物。這二人訪問大陸期間、只能説「台灣」、不能提「中華民國」。

宋楚瑜在清華大學演講時,頻頻口出「台灣」。五月十一日在清大的演講,台灣意識與台灣經驗的叙述佔全文篇幅二分之一以上。先後提到五十三次「台灣」、七次「台灣意識」、両次「台灣經驗」、以及五次「台灣經濟」。有没有提到「中華民國」?答案是「没有」。

所以,不管你願或不願承認,「中華民國」這塊招牌只在台灣還有人在使用。也只有老國民黨的殘餘人士還在使用。因此,它的生存空間很小。只佔台灣這區區小島的一個小部分。

現今使用「中華民國」的機會就少之又少。外國人不知ROC 是什麼東西。不用談到它的老家大陸、你也不能開口説 ROC,説了人家會罵你。既使是ROC 的代表人物,連宋二人回到老家提也不提ROC 。

現在的台灣,己經是不折不扣的國家。未來的台灣,將是全世界都承認的國家。

連戰在二○○○年競選總統時,他説「我是台灣牛,台灣牛才會耕耘台灣地」。這句競選口號,明顯地是針對當時非本地籍的競選對手宋楚瑜而來的。

連戰的祖父連横,別名連雅堂,是台灣文化界的名人,主要是因為他著有一部「台灣通史」。台灣通史、就是台灣的歴史。台灣的歴史比ROC的歴史不知要長幾十倍。「ROC」過去可以為國家、「台灣」將来更可以為國家。

温家寶曽在人民大會裡引唐詩喩兩岸。 他説:「我們將牢牢把握,台海兩岸和平發展的主題,沈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 這両句是出自唐代詩人劉禹錫的詩句:「沈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今日聽君歌一曲,暫憑杯酒長精神」。

實際上,這不是大陸政治人物第一次引用這首詩,1959年福建沿海發生沉船事故,毛澤東也曾經引用這2句詩句,意指損失是常有的,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外界解讀温家寶是暗喩,兩岸關係雖然停滯不前,不過放眼未來,堅持和平發展還是大可為。温家寶也説:「我們堅決反對法理獨立。」

「堅決反對法理獨立」誰都可以説。問題在於,所謂「法理」是誰訂的。法理是人訂的,只要是人訂的東西,就不是石頭,它因時勢、因境遷,是可以改變的。

一千二百多年前,詩人杜甫作了一首 膾炙人口的五言律詩「春望」。這首詩的開頭一句「國破山河在」。這區區的五個字、足可説明「王朝」倒了,「國家」依舊存在的最好描述,具有非常深奥的含意。

漢家有不少人誤把「國」這個漢字看成是一個「權威」的象徴,以為它是價値連城。這個觀念其實是不對的。所以,「台灣」帶不帶「國」字,都和「國家」不「國家」,一點關係都没有。最重要的是人民要有「國家」的主體意識,進而爭取國際的承認,這才是重點。

那麼「國」字究竟是什麼東西?代表什麼 ? 我們來看看漢字辭典的解字。

辭典上説,「國」字是「會意」文字。由表示圍繞的「口」,和表示境域的「或」,結合而成的字,是代表一定範圍的境域。

所以古時由 China 而來的「支那」名稱,雖然没有「國」字,但是和今天的中國同様具有「國家」的意義,因為這兩者代表的境域,或領土都是一様的緣故。

反過來看,秦以前的七國,戰國時代的三國,都不是「國家」,只是代表國内分割的勢力範圍而己。日本本州西南方的「四國」,雖帶「國」字,但也只是個地方,而不是「國家」。

世界上絶對多數國家的「國名」都和「地名」一様。你到瑞士、日本、美國、奥地利等「地」去玩、這些「地名」也就是「國名」。

旅居海外的華人要返郷,通常都是説「回國」「返國」。你要是問他回那裡、回大陸的人必定説「回中國」,回台灣的必定説「回台灣」,不分政治立場,全都一様。從没有聽過,有人説「回中華人民共和國」或著「回中華民國」。

中國是地名也是國名,台灣是地名也是國名,道理非常簡單明瞭。而中華人民共和國或中華民國,都是招牌,代表某個「王朝」或「政權」而己,它們都不是「地名」,也就不是「國名」,所以叫「國號」。

十六世紀的葡萄牙的航海者,形容台灣是「美麗之島」,二十世紀時,從大陸逃來台灣的人也稱讚此地是「寳島台灣」。台灣,是個多麼純真又美麗的的名字!

台灣人和這塊美麗的土地緊緊連結在一起,是百、千年前的事。祇要台灣人繼續把自己和這塊土地緊緊地連在一起、台灣的國家前景是非常光明的。(作者為南加台僑)0823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