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猶太命(洪博學)

各種民調顯示,民進黨執政兩年,中國對台灣敵意增加,但是台灣人對中國這個惡質政權好感度卻上升,實在令人為台灣擔心,台灣人正在走向猶太人的命運,卻恍然不知。

因為聖經所書寫的原罪,猶太人被羅馬帝國殲滅後在歐洲社會淪為二等浪人族群,1871年德皇威廉一世首先解除了猶太人的枷鎖、接納猶太人,猶太人心懷感恩熱心領取德國身分證,柏林也成為眾多猶太人居住的地方。1914年一戰爆發,德國猶太人有十萬年輕人為了德國而參戰,猶太人把德國視為祖國,這種情形就好像住在台灣,心懷中國的「投降派」,以及正在領取中國居住證的台灣人。沒人會料到這張身分證,不只原來自由人卻自願為奴的證據,其實是一具更要命的枷鎖。

歷史是一面鏡子,可惜,缺乏歷史感的台灣人,經常無法從鏡子中,看到自己的命運。

寫《致命中國》一書的納法羅說:「中國現在就像二戰前夕的納粹德國」;川普說:中共統治下的中國,是全世界最邪惡的國家。二戰時的德國,奉行威權國家資本主義,和現在的中國一模一樣,過去美國所犯的姑息主義毛病,未能及時打壓德國,導致戰爭爆發和數千萬人的財產生命損失。現在美國不願意再犯錯,所以對中國發動貿易戰爭,嚇阻中國,美國沒有說出口的是:「台灣人很像二戰前後,被納粹迫害的猶太人」,所以這篇文章既是預言,也是對台灣人警告。

現在的中國很像納粹德國,從國際環境氛圍來看也是如此。二戰前的德國,派出大量特務對美國滲透,盜取軍事科技,鼓動反猶思想,宛若目前的中國對美國的「千人計畫」和「孔子學院」。1941年,美國總統曾經下令聯邦調查局局局長胡佛,對美國境內親德分子展開調查,胡佛後來交出一張名單,總共有18,000人是所謂納粹第五縱隊,美國政府把這些人列為「潛在敵人」。1942年爆發「麥克威廉斯案」,29人被聯邦法院起訴,罪名是與納粹德國共謀,企圖推翻世界上民主政府,這29人都是反猶太分子。川普上台後,正在進行過去曾發生過的抗德政策,只是潛在敵人一詞,已經從德國變成中國。

1933年3月5日,納粹黨正式在國會成為最大黨,希特勒贏得政權,黨員人數快速成長到180萬黨員,很多敏感的猶太人,已經感受到風雲將至的恐懼。這一年有8萬多猶太人移民離開德國,其中有一半人數,前往巴勒斯坦,加入猶太人復國運動,另一些人仍留在歐洲,留在歐洲的人當戰火擴散,最終仍然無法逃避迫害。

希特勒掌權後第一件事就是成立黨媒「人民觀察家報」,由希特勒的友人羅森堡擔任負責人,希特勒告訴羅森堡:「我們必須找到共同敵人,才能團結德國,這個共同敵人就是猶太人」,希特勒指示羅森堡:「把猶太人和共產黨畫上等號」,反猶太思想,從此一路散播蔓延,後來宣傳部長戈培爾控制的「先鋒日報」、「攻擊報」也加入反猶陣容,就如同目前老共的許多黨媒,把台灣人等同台獨,發動仇台言論一樣,一戰後高額的戰爭賠償,使德國經濟陷入困境,德國社會把經濟不好,怪罪於善於經營事業的猶太人,並把猶太人視為共產黨同路人,作為發洩出口。

3月底,「倫敦先鋒報」首先刊出一篇文章:「納粹將對猶太人發動迫害攻擊,猶太人將面臨2千年來最嚴重災難」,可惜這則消息,並沒有引起太大回響。當時紐約時報派駐柏林記者博查爾還開玩笑說:「街上發生納粹攻擊猶太人,只是一小撮人的個別行為」。

1935年,猶太人正式被取消公民權、剝奪參政權,這就是所謂「紐倫堡法案」,這個法案有300多條,限縮猶太人權利規定,例如:猶太人不准擔任公職人員、不准擔任律師、法官、不准擔任老師,不可以在股市擔任交易員,家裡不准聘用德國人為僕人、男女不可通婚、猶太商店外面要做記號,也不准拿德國國旗,衣服上要有六芒星記號、銀行帳號全面監管,如果要移民出境,必需繳出高額的移民稅,確保猶太人離開德國,身上一無所有,猶太人已經淪為次等公民,連參政投票權利也被剝奪。當時猶太人處境,幾乎如同目前中共治下的:新疆維吾爾族和藏人。

留在德國的猶太人還在觀望,甚至還樂觀認為:納粹黨不會太殘酷,就好像很多台灣人,自認自己是中國人,以中國復興為榮,更相信中國人不會迫害中國人,把紅色中國當作盾牌,這種態度既天真又無知。

根據2008年,老共公布的「處理台灣問題政治策略」白皮書已經表明:「吞併台灣,只要土地,不要人」,老共相信:就算打敗美國,武力奪取台灣,已經享受過自由民主生活的台灣,不可能接受共產黨統治,甚至會成為紅色一黨專政的禍害,因此只有三個方式處理:第一、把比較溫和的台灣人分散,移民到內陸,「目前西藏人正被如此對待」,因為中國夠大,失根的人,就失去奮鬥目標了;第二、對台灣習慣民主生活人士,實施集中營洗腦教育,「就像目前新疆情況」;第三,對台獨頑劣分子直接屠殺。

1935年,對時局比較敏感猶太人已經展開逃亡,把黃金藏在牙齒內出境,這一年納粹在法蘭克福成立「猶太人問題處理中心」,有人建議把猶太人移民到非洲馬達加斯加島,羅森堡演講說:「歐洲境內有一千萬猶太人,如果這些猶太人沒有處理完,歐洲問題就沒有終結」,越來越多起納粹黨人攻擊猶太人事件發生。只有1936年,柏林舉行奧運會,這兩個月算是和平安靜的。希特勒下令:為了德國國家形象,奧運期間,不可以攻擊猶太人,掛著「猶太人不准進入」的餐廳酒店,把牌子暫時取下,但是納粹黨也沒有閒著,位於慕尼黑附近的第一座達豪集中營,正在趕工興建,1937年,已經有三萬猶太人被關進去。

1939年,德國對波蘭發動戰爭,奧地利和義大利加入法西斯陣營,本來逃往這些國家的猶太人,才後悔當時走得不夠遠,數百萬猶太人又一次被驅逐或關進集中營。

法國投降後,德國向蘇聯開戰,烏克蘭、白俄羅斯、波海三小國相繼被德國佔領,羅森堡擔任東線佔領區總督,根據統計:在羅森堡擔任佔領區總督期間,有80萬猶太人遭受屠殺。(詳見:大衛金妮所寫:惡魔日記)

1942年,希特勒在萬湖召開:「猶太人終極處理會議」,確定要把集中營裡猶太人送進毒氣室的策略。

1941年,美國加入歐洲戰局,軍隊中有一個單位,任務是專門搶救文件,這些文件後來成為紐倫堡大審證據,也提供德國轉型正義的工作所需,這裡面有很多文件是羅森堡保管,後來這些資料被寫成「惡魔日記」。

回顧歷史:納粹為了團結德國,不惜犧牲猶太人,同樣的,老共為了團結中國,灌輸人民仇恨台獨的民族主義,根本就是納粹翻版。事實上,中國企圖併吞台灣,只是軍事擴張目的,完全無關民生經濟,更無關民族感情,中國從來不認為南島語系的台灣人是同種族。歷史的鏡子,早已經顯露出來了,可惜很多台灣人卻沒看懂,中國所謂對台灣施惠,就像柏林奧運期間,納粹為了國際形象,美化自己的工作而已。打壓台灣的外交、封鎖台灣貿易,等於剝奪台灣人的國際身分和人格,台灣人真的是猶太命啊。

申領中國居住證的台灣人,在鏡頭前樂不可支,這張免費枷鎖,其實最昂貴。現在在中國的台灣人,還可以受到一絲絲尊重,主因是台灣尚未被中國併吞,一但中國併吞台灣,就算你身上有一百張身分證,還是無法護體,在老共眼裡,你仍然是頑抗的台獨分子,阻擋紅色中國專政的中國人同樣死於非命,殺幾個台灣人算什麼?只要台灣被老共拿下,2350萬台灣人就是反抗中共,心有不軌的異族,就算你曾是為紅色中國侵台的領路人,下場同樣可悲,那一天到來,如果你不是被死亡,也只有住進集中營被改造的命。記住郭文貴一句話:「相信共產黨,保證你死得快」。

台灣人掌握自己命運,已經沒有退路,用力在自己的土地上,打造屬於自己的正常國家,歷史上的猶太人,苦難的命運,殷鑑不遠,幸運的人遠離納粹迫害,離開歐洲後來到巴勒斯坦,在敵人環視下,建立自己的國家。台灣人在尚未失去這塊土地前,只有學習拼命三郎,過河卒子,努力建立獨立國家,否則有一天連立足的土地也丟掉,才真的對不起台灣的先顯先烈以及子孫後代。(自由作家)民報0927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