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民要選哪一國總統?(謝鎮寬)

0
1371

在民主制度下,不斷地改革進步,這是選民對台灣社會的期許。居於這樣的理念認知,前行政院長賴清德,於3月18日一早,在民進黨開放總統候選人黨員登記的第一天,就捷足先登完成報名手續。頃刻間,台灣政壇捲起千層浪,他說:「民進黨在去年九合一選舉大敗後,回到台南,深入基層,深刻感受到民進黨的處境仍然極其艱困;擔心2020年若輸掉總統選舉,立委席次又大幅減少,台灣的主權和民主也將陷入空前的挑戰和危機。經過審慎思考,自應更要有捍衛台灣、承擔責任的勇氣,希望藉由民主的程序團結民進黨,並且決心竭盡所能凝聚社會支持的力量,力挽狂瀾。」

面對民進黨黨內同志,包括陳菊公開表態支持蔡英文,賴清德表示尊重,他強調,參加初選不是要否定蔡英文、否定過去的執政,更不是想打敗蔡英文,蔡英文是一個非常認真的總統,只是從基層獲知目前的情況非常險峻,希望接力完成捍衛台灣的使命。希望能夠打一場典範的初選,他將以君子之爭的態度來避免黨內派系分裂,選戰堅持「不動員、不插旗、不用宣傳車、不設競選總部、不立選舉看板」的五不選舉方式來進行。

民進黨支持者雖然在第一時間內,對賴參選有諸多微辭,但賴確實有效、有力地,幫民進黨拉回選戰媒體焦點與網路主軸,流失多時的台派浪潮瞬間回轉,印證了武林術語:刀光劍影金光閃閃的江湖,行家一出手便知有無的力道。單從綠營民心士氣的振奮,紅藍營的錯愕、驚慌與怒吼,賴的參選就值得嘉許與肯定。然而好事總多磨,見仁見智的警世宏論一一出籠。

蔡英文尋求連任理所當然

陳菊呼籲賴請以台灣為念,在2020年這一場關係台灣前途的總統大選,民進黨必須全力捍衛台灣價值;並讚譽蔡堅持台灣主權,面對一次比一次艱難的挑戰,沉著、穩健、堅強,帶領台灣站穩腳步,走向世界。肯定蔡正走在正確的道路上,需要凝聚更多力量。當下國際情勢依舊險峻、危機仍在,面對民主存續的關鍵時刻,我們必須團結、全力以赴、守護台灣,因此結語蔡英文總統尋求連任是理所當然。沒錯相信沒有人會否認,蔡英文尋求連任不是理所當然,因為她是現任總統,想連任的壯志,自不在話下、無可厚非。

蔡英文於3月21日,也前往民進黨中央黨部登記。她說,作為台灣總統必須俱備三個條件:第一個條件:台灣外部有來自中國的威脅,更應該要強化跟國際的連結,讓國際理念相同的國家,跟我們共同捍衛民主價值,和區域的穩定和平。這需要熟悉國際事務,懂的跟其他國家折衝協調的人。第二個條件:台灣的內部挑戰很多,過去執政者選擇拖延,我們選擇改革。我希望這些工作,可以持續下去不要中斷,讓台灣能夠真正脫胎換骨。做領導人要承受很多壓力,承受很多攻擊,要能夠不計毀譽,才能帶領社會繼續前進。第三個條件:總統不是只是明星球員,必須是一個好隊長。要擔起所有責任,要把柴米油鹽的單子扛在身上,把全黨的力量團結起來,再團結理念相同的社會力量。這三件事的答案,就是蔡英文,所以她來登記接受挑戰。

賴清德標舉務實台獨路線

賴清德也於同一天重申,自己是個務實台獨工作者者,其務實反映在三個方向:第一、台灣已經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名字叫中華民國,與中國互不隸屬,不必另外宣布台灣獨立。第二、台灣前途由2300萬人民決定,任何人都不能,那怕是總統,其他任何人都不能干預。第三、台灣當前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發展經濟、建設國家、造福人民,壯大台灣。他說,國家的前途,由台灣人民自己決定,呷飯皇帝大顧好百姓、發展經濟,是他一貫的主張,從未改變,相信也是多數台灣人民的共識。

讓我們從蔡三條件,與賴三方向,來看看他們究竟要把台灣帶到哪裡去?蔡說要擔任台灣總統必須,俱備國際觀處理國際事務能力,不計毀譽承擔壓力,扛起責任促進團結。這是到目前唯一把這次總統大選,定位為台灣總統的位階,值得肯定。唯不知,她是否能將它納入文宣,堅持到底,或只是虛晃一招點到為止?賴把自己定位為台獨務實工作者,他說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與中國互不隸屬,名字叫中華民國,不必另外宣布台灣獨立。沒錯,台灣與中國互不隸屬,但中華民國與中國,卻是剪不斷理還亂的錯綜複雜、糾纏不清。一個國家主權,是由代表人民的政府所擁有,而不是由人民個體所擁有。唯不知今日台灣的主權,是由哪個政府所代表,中華民國嗎?它在法理上,是代表蒙古與中國,但並不代表台灣。

韓國瑜胡言亂語蒙騙人民

高雄市長韓國瑜認為,賴所堅持的台獨比梅毒還可怕,必然帶來戰爭,會立刻把台灣拉到戰爭邊緣。台獨目前面臨兩條路:一是威脅論,一是信心論。台灣不應該去走一條死路主張台獨,因它馬上把台灣拉到戰爭邊緣,做為政治領導者這樣的主張是非常愚蠢的。台灣應該高舉九二共識,保住中華民國主體性,有中華民國憲法,又有兩岸人民條例,清清楚楚快快樂樂,可以和氣生財。他真是,一派胡言亂語。習近平不是剛於1月2日昭告世人,九二共識就是一國兩制。中華人民共和國,根本就不接受中華民國,國民黨也沒有任何一個黨中央、大老、太陽,敢在習大大面前提及中華民國。他們只是想利用它,繼續在台灣騙吃、騙喝、出賣台灣、榨乾台灣。在台灣洗腦台灣人民七十四年不夠,還想繼續蒙蔽、繼續騙,真是可恥。

依據國史館解秘資料,蔣中正於1949年1月12日電責陳誠,在記者會中以「台灣為剿共堡壘」發言失當。蔣說:「須知此時何時,台灣何地,尚能任吾人如往日放肆無忌,大言不慚乎。台灣法律地位與主權,在對日和會未成以前,不過為我國一托管地之性質,何能明言做為剿共最後之堡壘與民族復興之根據也,豈不令中外稍有常識者之輕笑其為狂囈乎。今後切勿自作主張,多出風頭,最要當以中央之主張為主張,如對記者所言則與中元文告完全背反,使中外人士對弟有莫名其妙之感,務望埋頭苦幹,思過自責,再不受人嫉忌,力避為人指摘,則公私幸甚。中O手起子侵府机」

中華民國於1952年4月28日,依據舊金山和平條約第26條授權,與日本簽署台北條約、即所謂的日華和約。該約於同年8月5日生效,於1972年9月29日,因日本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簽署中日聯合公報,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而終止。該約根本就沒有授予中華民國,擁有台灣的領土主權。

依據舊金山和約第23條,美國被授權為台灣,於二次大戰的主要佔領權國,其授權至今有效。美國也始終善盡主要佔領權國職責,先後在與中華民國建交時,以中美共同防禦協定,在與中華民國斷交後,以台灣關係法,來保障台灣的和平、安定與繁榮。於1979年4月1日,更以白紙黑字正式告知台灣人民,美國已不再承認中華民國,只承認在台灣治理當局。

40年後的台灣,此刻正面臨總統大選的前夕,台灣究竟要繼續裝瘋賣傻,去選那早被國際社會,所否決的中華民國流亡政府總統、繼續沉淪;或願意堅決扛起史實認知的使命,來選出真正代表民意的台灣總統,撇清中國「葛葛荻」的曖昧與糾纏,那就全憑台灣人民的決擇了。(加州、海沃)民報0324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