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帖投名狀(鄒景雯)

 

早期的國民黨,被競爭者謔稱是沒有賄選就不會選,現在的國民黨,淪落到不抱中國褲管也不會選,於是台灣選民日來看到台上的政客爭相振筆「投名狀」,一個斬雞頭,另一個就灑狗血,簡直一個比一個更恨不得想把心挖出來,給習大大進補。而這投名狀上寫的,正是四個大字:和平協議。

「九合一」民進黨慘敗後,國民黨不是已經指日可待了嗎,藍天王們為什麼還需要這般扒光衣服、渾身解數?這時必須做一個大膽假設,他們在搶奪在台唯一代理。事實上,近期最早倡議和平協議的是王金平,他在去年十月即立法院總質詢時率先拋出,當時尚未地方選舉,而他的用語是:「我們這一代必須負責任地簽署一個協議(兩岸和平協議)」,建構兩岸一個和平穩定的架構;但對內要充分溝通、獲得足夠支持、周全的配套,才有簽署的可能。

這番措辭,是取代九二共識的「概念」,進入到「操作」層次,當然是個躍進;不過王金平設有一個但書,那就是國內支持,並要有充分的配套,試水溫的用意很明顯。沒有證據顯示這個氣球在釋放前曾與北京通過氣,然有訊息指出,事後確有中國涉台人員前來打聽並研究這個提法的目的為何?

今年一月二日,習近平藉告台灣同胞書四十週年發表對台講話,「習五條」的第二條,特別強調了探索「兩制」台灣方案,其中具體建議兩岸推舉代表性人士開展民主協商,就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達成制度性安排,隱然與和平協議隔岸對唱。

事情如果只發展到此,還可當作巧合,但是耐人尋味的是,朱立倫的岳父高育仁隨即接受媒體專訪,就習近平的前述談話接龍回應,他主張:兩岸應以推翻滿清的一九一一年做為歷史節點,大陸要摒棄成王敗寇的內戰史觀,台灣也要放棄去中國化的本土史觀,讓雙方專家學者先行協商,朝著建構兩岸「共同史觀」邁進,進而討論兩岸「深水區」的政治議題;經過協商,雙方可簽訂五十年到百年的和平協議,為兩岸和平發展爭取緩衝。高育仁的是一中歷史框架,在政治上又更「進」了一步,並且認為時間在中國那一邊,拖愈久愈不利和平。儘管朱立倫陣營對此敏感表態,以大動作劃清界線,但能否切斷翁婿交互為用的揣測,非常有待觀察。

而後就是開春後的吳敦義,二月十四日他以黨主席身分宣布:未來國民黨若執政,經過兩岸折衝,國民黨政府就有權力「依照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與對岸洽簽兩岸和平協議。這一表述,既越過了王的民意同意說,也跳過了高的專家協商說,直接就加碼為:若當選就有權力說,果然驚動了社會各界。

國民黨人的競相表忠,當然是為了取得黨內初選前訪中的入場券,以及正式選舉時的加持,而前者更為重要,國民黨基本上認為這次是順風牌,因此是「頭過身就過」,並且評估處理不好兩岸關係是民進黨的罩門,因此要乖乖回答北京出的考題。

這種腦袋,是不是停留在大國外交、美中戰略夥伴關係時代的老觀念、舊思維?大可充分辯論。即使不談國際形勢、或意識形態,純就功利論來講,三個月前,韓國瑜是靠經濟一百、政治零分,來攫取選票的,當時他的愛情政治學,絕不敢把兩岸在心靈層次「你儂我儂」的底牌給掀了,再怎麼搞曖昧,也只是拿「愛情摩天輪」來吸引時下的少男少女而已。由此回推現在國民黨的政治一百,甚至跨步到政治談判,擬議要簽下城下之盟,這沒踩到台灣人的紅線嗎?

二三○○萬人真要睜大眼睛、提高警覺了!自由時報0215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