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盪不安的二月天

0
2165

公孫樂

二月前半個月,台灣政壇及社會驚爆連連,先是二月六日,馬英九的親蜜戰友金溥聰以健康為由,辭去國安會秘書長職務。接著,二月十日,轟動全國的前陸委會副主委張顯耀洩密案,台北地檢署偵查終結,認定罪證不足,張顯耀獲不起訴處分;隨後,灰頭土臉的陸委會主委王郁琦也於當天辭職下台。接著,二月十二日,引爆「9月政爭」的前檢察總長黃世銘涉洩密案,高院判黃世銘1年3個月徒刑,全案定讞。而就在政局紛亂中,高雄大寮監獄十一日則爆發了台灣獄政史上第一起受刑人挾持典獄長事件,六名重刑犯最後以自戕結束這場悲劇。

「九月政爭」圖謀鏟除王金平、洩密案欲斬殺宋系人馬張顯耀,都是由馬英九為核心發動的政治事件。雖然馬英九想用司法完成他的政治鬥爭,但是由於手法拙劣,又低估敵人及客觀情勢,兩宗「清算」大戲都搞得自己灰頭土臉,信譽掃地,賠掉了馬英九的貼身心腹與鷹犬,而且很可能還會讓馬英九卸任之後官司纏身。

就以黃世銘一案來說,根據最高法院的新聞稿所述,「一○二年九月四日中午總統馬英九致電告知黃世銘,此案件除了立法院長涉及關說外,尚有法務部長、臺高檢署檢察長也有涉及關說,因法務部長、臺高檢署檢察長是隸屬於行政院,依行政體制要求黃世銘應將此事向行政院院長江宜樺報告」、「係於一○二年九月四日上午接獲總統馬英九之指示,始另行起意聯繫行政院長告知上開偵查資訊」,這些案情資訊顯示,黃世銘是在總統馬英九的指示下,將應保密的偵查資訊洩漏。顯然,馬英九在本案中的角色和涉案的層面都昭然若揭,馬在卸任後不吃上官司也難。

去年十一月的九合一大選之後,馬英九政權的民意正當性已然瓦解;二月份的這些全新發展,更徹底的讓馬英九成了總統府裡的「寡人」。

然而,這個孤寡之人,顯然沒有從一連串禍國(黨)殃民的作為中醒悟,馬英九於黃世銘案判刑定讞的隔天,接受一家統派媒體的專訪,仍然夸誇而談張顯耀案涉及「國家安全」、王金平案則是「司法關說」,都是「大是大非」的問題,還聲稱王案涉及國民黨「清廉的核心價值」。

根據報導的描述,馬英九談到關於自己的歷史定位時,突然提高聲調表示:「我身為中華民國總統一天,絕對不能鬆懈,沒有什麼看守的問題,沒有什麼跛腳的問題,該做的就要做」。

看到這樣的報導,更讓人心驚膽戰!一個沒有民意正當性的總統,揚言「該做的就要做」,顯然民意對他而言只是糞土,未來這一年,恐怕將演出一波波與民意大對幹的歹戲,真是一人作亂蒼生苦啊!

眼前就有一齣登場了。

教育部去年推十二年國教課綱微調,在高中歷史、公民部分因會議資訊未公開,引發黑箱爭議,台灣人權促進會及教育團體等狀告行政法院,二月十二日一審宣判,教育部敗訴。可是馬政府的教育部長吳思華竟說,等收到判決書再決定後續處理,不影響新課綱上路時程。

十二年國教是馬英九念茲在茲的「該做的事」,而「課綱微調」則是馬政府包藏「去本土、回歸中國化」的配套,雖然舉國嘩然,馬英九政府還是用黑箱作業的方式暗渡陳倉。如今行政法院判決教育部在高中歷史公民課綱微調過程中違法了,教育部長竟然奉馬意高於司法正義,新課綱還是要強行實施,這種「作賤英才」的教育部長真是台灣之恥,而背後的馬英九則是罪魁禍首!

高雄大寮監獄十一日的受刑人挾持典獄長事件,最後六名囚徒在窮途末路的情況下,全部飲彈而亡,幸好被挾持的人質未受到傷害,算是這些黑道在最後留下的一絲人味。

我們實在不願意把這宗監獄暴亂的悲劇拿來和馬英九政府相比,但真的這兩者之間有太多相似之處。馬英九兩任總統未完,台灣「人禍」一宗接一宗,貪贓枉法、喪權辱國,早就是道道地地的「黑道治國」。經過太陽花運動、九合一大選,台灣人民好不容易把這個黑道大哥馬英九判處監禁,要他在總統府裡坐監,面壁思過,直到「刑滿」。如今這個大黑道竟然渺視民意的判決,還在牢裡興亂,向全民嗆聲「該做的就要做」。

挾持人質的黑道囚徒最後自己走上絕路,人質慶幸無恙;但在總統府裡的馬英九,現在挾持了兩千三百萬台灣人民,他雖然已經窮途末路,但他恐怕會犧牲兩千三百萬人的身家和前途,自己卻逃之夭夭!0214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