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跟毛風 (鄒景雯)

鄒景雯

 

網路時代,隨著媒介工具的改變,對政治傳播帶來全新的影響,政治人物短暫的魅力塑造與群眾一時的盲從跟風,是一體的兩面,基本上,速度愈來愈快,時間愈來愈短,不管是喜歡也好,厭惡也罷,這個現象充斥在我們的眼前。

迅速傳播,一方面給了大家更高的效率,一方面也讓思考的沉澱措手不及,於是提供了政客更為寬廣的偷換語境、轉置概念的空間。什麼叫做偷換語境,要談起台灣較為熟悉的此中高手,當推中國的獨裁者毛澤東。

一個很有名的故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教育部長張奚若,參與過辛亥革命,又有哥倫比亞大學的政治學碩士學位,他曾經對毛澤東提出很不客氣的評價:「此人好大喜功,急功近利,否定過去,迷信將來」,毛澤東聽到後,多次在重要會議上特地點名反駁:「難道要好小喜過,急錯近弊,迷信過去,否定將來」,一下子就把不少人的腦子給搞迷糊了,不但把張奚若直指核心的針砭給忘了,還讚聲毛主席的厚今薄古、反擊右派有道理。這就是非常典型的「偷換」。說穿了,就是愚民手法。

現代社會,民智已開,再怎麼追求短線速食,都不必拷貝封建,更不該崇拜威權,因此千跟萬跟,千萬別跟毛風;但偏偏這類毛氏語句,最近幾年在台灣此起彼落,日趨沉淪,頗有教壞囝仔大小之勢,非常要不得,非得加以辯證一番不可。

例如,外界質疑「兩岸一家親」,有人回應「難道要兩岸一家仇嗎?」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偷換語境。大家若對「兩岸一家親」有意見,斟酌的是「一家」,主張「兩岸兩家親」,不是親與仇的選擇,然有人巧妙的把它轉換為親與仇的對立,蒙騙了不少不察者。

又如,「最討厭喊獨立,又要在大陸做生意的人」,這個語句又在愚弄什麼?試問,有人會說「最討厭喊獨立,又要在美國做生意的人」嗎?恐怕不會,因為正常的國家誰管你要喊什麼,為什麼若在中國做生意就不能喊?喊了就最令他討厭?原來說這話的主人翁其實認為禁止別人喊獨立的中國不討厭,討厭的是喊獨立的,或者喊獨立的比中國更令人討厭。但是為了掩飾或迴避這樣的揭露,於是把喊獨立與在中國做生意兩件沒有因果關聯的事情連結起來,偷換語境再度登場。

當代的台灣年輕人,是台灣四百年來普遍受過最好教育的一個世代,相信絕對不會成為愚民話術下的白老鼠。自由時報0126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