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忙於內爭 卻忘了紅色幽靈正在台灣上空竊笑(公孫樂)

公孫樂

民進黨中常會5月1日討論總統提名初選日程草案,決議草案改列報告案,總統初選5人協調小組到22日應繼續協調,並由5人協調小組時程按報告案內容,再與雙方參選人協調。初選日程及政見會、民調細節,等22日召開中央執行委員會再討論。這是民進黨中執會4月10日決議延長總統初選協調期的最新進展。

至於民調執行方法,根據民進黨「公職候選人提名民意調查辦法」,民調中心以初選民調執行日期首日12個月之前發行之「住宅電話簿」為抽樣母體進行隨機抽樣。然而,此次總統初選民調是否可能納入手機、若可納入,比例為何?黨內人士指出,納入手機民調技術上可行,但因民調辦法修正屬中執會職權,要在總統初選納入手機民調,須經由中執會提案決議。

然而外界也關注,此次總統初選民調是否可能納入手機、若可納入,比例為何?黨內人士指出,納入手機民調技術上可行,但因民調辦法修正屬中執會職權,要在總統初選納入手機民調,須經由中執會提案決議。

初選的期程拖到五月底,看來夜長夢多,紛擾將持續不斷。光是民調是否納入手機用戶,就會引發新一輪的爭議。賴清德陣營的林俊憲就說,總統初選民調方式,要依照黨中央已公告辦法,以全市話民調,「現在是比賽中,不能比賽到一半,不斷地改規則」。

從賴清德宣布參與民進黨總統初選之後,綠營內部以及支持者就形成「英軍」和「德軍」廝殺的場面。

民進黨在去年1124的選舉慘敗之後,蔡英文總統成為眾矢之的,批判她的本土派人士把所有的挫敗感全部發洩在蔡英文身上,從用人、政策、改革被批評得一無是處,但批評者總是忽略了因為推動年金改革而得罪選民的事實。蔡英文是信守了承諾,義無反顧地推動年金改革,台灣的公務體系所涵蓋的台灣家庭比例極高,從這些人的口袋裡把原本理所當然的、過度優渥的所得取回一部分,雖然是公平與公義的舉措,但公務人員當然反感,加上公務人員的家人、朋友,年金改革所製造的敵人,在民進黨大輸所扮演的腳色是非常吃重的。當時常常聽見的一句話是:民進黨太傲慢了,要給民進黨一個教訓。當然中國利用網軍以及台灣內部的親中媒體散播不利於執政黨的信息,也是民進黨慘敗的一大關鍵。

蔡英文有許多值得批判的缺失,她的用人、政策的缺失固然是選舉敗選的重要因素之一,但如果2016年的大贏是蔡英文的魅力以及她獨力撐起半邊天的努力,那麼現今強力批判並欲扳倒她的綠營支持者也未免太現實、太絕情。

賴清德像是突然殺出的程咬金,把蔡英文競選連任的布局攪亂了。民進黨號稱民主進步的黨,就民進黨的內規和民主政治的原則而言,按照黨內既有的遊戲規則「揖讓而升,下而飲」做君子之爭,在民主國家來說是天經地義,再平常不過了。只是就像陳茂雄先生所說『民進黨正面臨民主制度的轉型期,民主「架構」已經全部建立,可是「平等」思想卻還未成熟。』所以他說這是「平等」思想與「倫理」觀念的戰爭,這是轉型期的陣痛,無可避免的。

「英軍」與「德軍」的交火,如果就事論事,也沒甚麼大不了,但坐轎的沉得住氣,抬轎的就常會失控,這是令人擔心的事。

本土社團於4月25日召開「全民反併吞、護主權」記者會,參與民進黨總統初選的前行政院長賴清德應邀出席。也出席記者會的蝴蝶蘭文創董事長吳祥輝不但在會中要「民進黨下台,蔡英文下台」外,事後更在臉書嗆蔡英文總統是「政治通姦者」、「政治淫婦」。

此話一出,賴清德和主辦記者會的台灣社等本土社團急著和吳祥輝切割;蔡英文總統也在臉書呼籲所有支持者保持理性與冷靜,「不要幫對立與仇恨添加柴火」。

然而這樣的舉動和語言,不但粗鄙下流,令人不齒之外,對民進黨的黨內初選也已造成嚴重傷害,令人扼腕。

由於民進黨總統初選越演越烈,台灣獨立建國聯盟曾於22日召開記者會表示:中國因素無所不在的滲透,必須警覺到2020大選可能是台灣最後一次的民主選舉,被中國併吞的前奏。獨盟呼籲本土派支持者不應將內部矛盾當作敵我矛盾,讓中國有機可趁、藉勢併吞台灣,「團結抗中勿分裂,留有餘地的批判」。

到五月底還有一個月,英派與德派的擁護者想當然還會繼續相互攻訐,不過獨盟的這番話值得綠營的支持者深思。

因為,藍營政客不但蜂擁到中國朝拜,更已經鋪天蓋地、赤裸裸表態了,和平協議、一國兩制等投降的論調盡出,因為去年1124的勝選,讓統派人物深信民氣可用,他們相信可以順水推舟把台灣推向中國。

早已過氣的親民黨主席宋楚瑜日前率團出訪粵港澳地區,他在接受中國官媒《新華社》專訪時說「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追求統一是兩岸中國人的共同責任、九二共識就是追求統一」,並同意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的一國兩制台灣方案政治協商,最重要的共同理想是「兩岸同心一家親」。這種表態,連「一中各表」都免了,夠諂媚吧!

我們合理推斷,國民黨或藍營政客的盤算是傳遞中國的吞台意圖,為中國侵略台灣鋪路。

所以,郭台銘說他的「國防靠和平」「中國人不打中國人」是說給中國聽,說給美國聽以及說給全世界聽,其實就是向習近平交心,向全世界表白他要把台灣帶給中國當貢禮,因為除了此一途,他要的和平根本只是夢話。

郭台銘說國防靠和平,根本邏輯不通,除非他的意思是台灣的和平要靠中國賜予。難怪他聲稱,他敢宣示和平,別人敢嗎?只是不知道他所謂的和平是甚麼東東,宣示和平有甚麼困難?問題是和平要靠甚麼來實現?如果照他所說,不要向美國「為買而買」購武器,那麼除了向北京屈膝之外,不知道他要用甚麼法寶來捍衛他聲稱的中華民國以及中華民國的民主與自由?如果郭台銘要讓台灣在美中的大國衝突中採取等距「外交」(對中國,他敢說是「外交」?),真是天方夜談。說穿了,就是要親中,當中國的附庸或成為中國的一部分。

宋楚瑜說的是他的內心話,至於郭台銘、韓國瑜等的言論,則是用糖衣包裝的毒藥,兩者是一體的兩面。因為過氣政客如宋楚瑜,老來還能放言「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唾面自乾也覺得自鳴得意。至於爭相出頭要選總統的韓郭,只能用話術拐彎抹角,蠱惑人心,畢竟群眾是一群羊。

所以,民進黨的初選不是最終戰,要考慮的是,小英若出線,她的「維持現狀」能否仍然贏得民心?去年恨她而不投票給民進黨的選民回心轉意了嗎?若是賴清德出線,「務實的台獨工作者」能否在統派的圍攻之下贏得主流民意的支持?

綠營的支持者,不管挺英或挺德,沒有人能保證誰出線就能贏得2020總統大選。統派及紅色勢力已然成為台灣上空的幽靈,不要以為它們見不得人,從美國川普當選總統以來,民粹當道,郭台銘和韓國瑜正在學樣複製,綠營的支持者,別只忙著內爭,亡黨事小,亡國事大!0430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