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選過後 獨派何去何從?(英夫)

英夫

紛紛擾擾的民進黨總統初選終於結束,不出意外蔡英文贏了。

海外鄉親們大多數都支持自認是「務實的台獨工作者」的賴清德,因為我們都是打死不退的「老台獨」。從這次的初選中,可以看到到獨派的挫折與焦慮,更重要的問題是,今後獨派何去何從?

回顧今年一月二日綠營四大老吳澧培、彭明敏、李遠哲、高俊明在媒體登廣告發表「請蔡總統放棄連任、交出行政權 退居二線」的公開信。在接受本報專訪時,吳澧培説「小英缺乏台灣本土基本價值的認知,因為在小英的成長過程中,認識很多藍營人士,並保持友好關係。在她的基金會中就用了很多藍營的人,她的思想理念不免受到影響。再者,她欠缺與社會底層民眾相處的機會,並未真正瞭解中下階層人民的疾苦。在她執政期間,資源分配不公,中下階層沒有得到照顧,造成民進黨在去年十一月地方選舉中的大崩盤」。去年民進黨的總得票率39.16%,是20年來最低(陳水扁在2000年總統大選的得票率39.3%,是在三腳督的情況下)。三年前那種全民擁戴的大好局勢,在二年多就消耗殆盡,怪不得大老們心急。

再者、在應對急速變化的國際局勢上,吳澧培說「小英的維持現狀趕不上國際局勢的變化。她怕得罪中共,不敢向美日靠攏,停留在歐巴馬時代的思維。川普上任後,美中關係已經大幅的改變,美國已經視中國為最主要的敵人。而且這是美國兩黨的共識,今後不管那一黨執政,這種狀況是不會改變的,台灣應該大幅的靠向美日,對中國應該強硬一點」。

從吳澧培的談話可以看出四大老的焦慮,獨派都可以理解並贊同,但是台灣社會的反應卻是超乎意料。

同一天(一月二日)上午習近平發表「告台灣同胞書」重申「一國兩制」的主張,當天下年蔡英文總統霸氣的回應「決不接受一國二制,決不承認九二共識」。媒體幾乎一面倒的稱讚蔡英文的英明果斷不愧為台灣總統。而譴責四大老不該在小英對抗習近平時,在後院放火。更有立法委員說「這是從背後捅小英一刀」。有些媒體甚至以他們的年齡做為評論的焦點,有些更做為取笑的話題。大老們憂國憂民的情懷被扭曲與醜化,令人憤慨不平。

三月十八日頼清德登記參加民進黨總統初選,大老們及獨派人士都站出來支持。不久他就被戴上「台獨金孫」的名號,台灣媒體特別是網友對「台獨」與「金孫」大肆羞辱,「台獨」反被打成「極端」與「不理性」的主張。與2004年「手牽手護台灣」運動時的情況相比,「台獨」有如明日黃花,正在凋零中。為什麼會有這種狀況?從初選民調可以看到端倪。

「台獨」支持率下降的癥結點

初選時程與民調方式被更改,是否觸犯了「違法違規」,己經有很多文章做了詳細的討論,不在本文的討論範圍。我們只是從初選的民調中,找出「台獨」支持率下降的癥結點。民調中顯示蔡英文以35.7%對27.5%勝過頼清德,差距8.2%。但是在20至39歲年輕人之中,蔡以36.5%對16.5%勝過賴,差距20%。其中,賴在整體支持率是27.5%,而在年輕人的支持率只有16.5%,這就是癥結點。

上面的數據説明,年輕世代支持頼的比例很低,賴清德的「務實台獨工作者」身份並沒感動他們。因此,可以推論他們並不認同台獨的訴求。這是一個相當嚴重的警訊。

20至39歲的青年們正是所謂的「天然獨」世代,他們認同台灣就是他們的國家,反對中共併吞台灣的企圖。當馬英九企圖利用「服貿協議」引進中資,並且開放中國移民時,他們發動「太陽花學運」引起全民關注與支持,成功的抵制馬的野心。但是他們接受「中華民國」為國名,也接受目前的國歌國旗。他們認同蔡英文的「保持現狀」,不認為台灣有「獨立建國」或「正名制憲」的急迫性。

2014年太陽花學運在台灣轟轟烈烈展開時,洛杉磯也辦了一次大型的支援造勢大會。主辦單位是太陽花的年輕族群,老台僑只是去幫忙造勢。現場出現很多青天白日國旗,有手搖旗也有大旗,老台僑們看了很不順眼,有位老台僑企圖去搶年輕人手中的手搖旗,年輕人反抗說,「這面旗從小就是我的國旗」。這個故事說明了老少之間的矛盾。

一樣是台灣人,為什麼老少間對國家的認同有那麼大的差異。最主要原因是老人親身經歷「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時期」、「美麗島事件」、「林家血案」等歷史事件,深知要避免台灣人民再次遭受外來政權的屠殺,必須建立以台灣人為主體的台灣國。天然獨世代對上述的歷史事件,只有從課本上得來的模糊印象、或對有些事件根本毫無所知。

再者,最近幾年網路崛起,年輕人對時事的瞭解絶大部分來自網路,容易被誤導。尤其是涉世不深的年輕人,容易被有心人士或組織引入不正確的觀點。尤其是邪惡的中共政權,正在利用各種管道,試圖影響台灣人的思維。

獨派何去何從?

這種情勢的發展只會越來越惡劣,因為主張台獨者正在凋零中,而天然獨的人數逐年增加。面對這種局面,獨派何去何從?

過去二、三十年,獨派用很大力量支持政治人物,尤其是支持民進黨從創黨到兩次執政,但是一直都令人失望。我們看到眾多的政治人物在得到權力後,就開始腐化。上台前以「本土理念」做號召,上台後變成「利益掛帥」。在這次初選的過程中,暴露出民進黨高層集體腐化,讓我們驚醒了!我們還要陪這些政治人物繼續玩下去嗎?我們該自問,在篩選政治人物時,是不是該更嚴謹一點?

再者,過去數十年間,我們偏重於「政治」,在「教育與文化」上做得太少了。我們也不能不承認我們在「傳承工作」做得不夠,以致於演變成今天這個難以收拾的局面。今後我們應該多做一點「教育與文化」上的工作。致於應該如何做,呼籲大家一起來討論。

在這裡提出兩點建議做為拋磚引玉:

首先,我們有必要建立大型「台灣博物館」:全世界幾乎每個國家都有「國家博物館」,可以讓外賓參觀。瀏覽過博物館,就大致對該國的歷史文化有一個初步的了解。可笑又可悲的是,外賓來台灣時是被帶到「故宮博物院」,對爭取「反併吞要獨立」的台灣人是一大諷刺。「台灣博物館」也可以用來教育我們的子弟,深化台灣人對自己國家歷史文化的瞭解。

再而,鼓勵以近代台灣歷史事件為背景「寫小說」或「拍電影」:一部好的「小說」或「電影」可以加深國人、特別是青年子弟認識自己國家,進而凝聚向心力,增強國人對台灣的愛護。0625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