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種價值觀的終極對決(吳哲文)

 

原本被認為是兩強相爭的國民黨黨內總統初選,結果揭曉竟然是韓國瑜壓倒性的勝利!這個結局代表的是存在台灣這個空間內、互相扞格的兩種價值觀體系,將以2020年總統大選為舞台展開對決,所有選民都必須為自己想要讓未來的台灣站在哪一邊作出決斷。

自1945年以來,台灣人在國民黨從軍事佔領到遷佔殖民統治的壓迫下,無論自己主觀是否願意,都必須在教育體系乃至於媒體等多方面被強制灌輸大中國認同的意識形態。選擇順從黨國意識形態的台灣人及1949年前後的中國難民與其後裔,也多半把對於唯一標準答案及權威的迷信帶進社會當中,過去相信「反攻大陸」「三民主義統一中國」,近20多年相信中國才是台灣人的奶與蜜之地。但看穿這些論述虛妄不切實性及有害性的台灣人及難民與其後裔,在經歷過思想上的破繭後則會對這些論述產生免疫力,進而形成台灣認同。也因此兩套價值觀體系代表的是兩套不同的國家認同、以及與之連動的國際觀,一邊代表的是守護實質獨立、待時機到來後讓台灣成為名實相符的獨立國家,在國際上爭取美日等國支持,融入美國為首的印太戰略,獲取更佳的國際地位,並共享印太體系下的繁榮與區域安全。另外一邊則認為中國才是未來的世界中心,台灣必須放棄自己現有的實質獨立地位以換取中國賜予台灣的繁榮,在國際上唯北京意旨是從、無視美日等國與印太體系,認為將自身併入中國是一切問題的萬靈丹。

原本在冷戰結束後,1990年代起美國朝野對中國重新採取接觸-交往-和平演變的策略,希望透過促進中國融入世界經濟秩序,進一步促使中國走向民主化。這段時期的台灣國家認同是在內外多重壓抑及諸如千島湖事件、1996年台海飛彈危機、特殊兩國論、乃至太陽花學運等大事件的刺激下,作為另一種選項而默默生長的。但隨著2012年習近平出任中國國家主席,該國在國際上逐漸放棄韜光養晦的策略,轉而提出「中美共管太平洋」「一帶一路」等諸多具有挑戰美國唯一超強地位的主張。加以美國在2016年因為反建制派精英的民意抬頭,選出了以修正美中長期偏斜貿易體系為政策主張之一的川普為新任總統,美中兩國的衝突開始檯面化,美日等國提出自由開放的印太概念來對抗中國的一帶一路體系,之後中國更在去年起的貿易戰屢遭重擊、顯露出其外強中乾的本質。近日該國國家統計局發布的今年第2季經濟成長率6.2%,更是創下1992年有季度統計以來的新低,而且外資也因為貿易戰的關係而持續撤離,未來關於其內需、就業與其他經濟領域的壞消息,預期會紛至沓來。

面對以上的世局發展,原本在正常國家的體制下是不該出現這樣的價值觀對決的,但台灣因為受到長期國民黨黨國教育、近20多年來親中媒體等體系及2008年後加劇滲透的中國統戰等各方面因素干預,致使至今仍有相當比例選民受國共兩黨所誘、認為韓國瑜之類的特定政治人物才是「台灣救星」。這樣的錯亂,將會成為2020年後台灣的國本能否確立、抑或受中國波及而被捲進其內外動亂的最大危機。

希望台灣能有更多人看清世局變化,切勿隨敵國在台第五縱隊起舞,作出錯誤的選擇,以免後悔莫及!

(作者任職文化產業,新北市民)自由時報0716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