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崐萁是政治犯?(陳茂雄)

0
801

在二0一八的九合一選舉倒數關鍵時刻,花蓮縣長傅崐萁涉合機炒股案上訴遭駁回,全案判刑八月定讞。傅崐萁痛批,蔡英文政府以卑劣方式進行司法迫害,強取豪奪,意圖染指花蓮縣長取得勝選,他絕不會屈服。傅強調,本案可看出蔡英文政府政治迫害斧鑿之深,這種寡廉鮮恥的作法,他會勇敢面對,奮戰到底,八個月後又是一條好漢!上述邏輯有問題,若是為了爭奪花蓮縣長,動用司法介入政治,也應該針對候選人才對,怎麼對即將卸任的人下手?

政壇上只有法院是中國國民黨所開的傳聞,還沒有聽說過民進黨也有開法院的能耐,依傅崐萁的陳述,難道台灣的司法機構是楊花水性,隨時改變服侍的人?果真如此,司法單位就可以廢除了,直接由執政者審判好了,免得浪費資源。只是傅崐萁的陳述有人相信嗎?大家都很清楚,軍公教本來就是中國國民黨的版圖,司法人員也不例外,尤其是傅崐萁所面對的是拖了很久的老案,馬英九執政年代就發生了,為何不怪馬英九?

觀察傅崐萁案的司法審判過程,一審依違反證券交易法判處徒刑四年六月,併科罰金五千萬元,二審改判三年六月徒刑,更二審改判一年四月,減刑後處刑八月,沒收不法所得六千三百萬元。案經上訴,最高法院駁回上訴,全案定讞。顯然的,刑期越來越輕,由審判過程可以歸納,馬英九年代是重判,到蔡英文執政時才變成輕判,依傅崐萁的陳述,執政者可以左右司法,那真正迫害他的是馬英九,照理說他應該批判馬英九,感謝蔡英文才對,顯然的,傅崐萁只是詭辯。

蔣氏王朝年代,司法只是統治者排除異己的工具,蔣家不只可以左右司法審判,蔣介石甚至於可以改變審判,那時候有一個奇怪的名稱就是思想犯,沒有任何行動,只是腦袋在想就足以坐牢。那年代政治犯的人數不亞於刑事犯,不過兩者很容易分辨,政治犯會舉起雙手讓民眾歡呼,刑事犯則掩著臉,羞以見人。

政治民主化之後,法院的判決書已公開化,審判內容須面對社會公評,要塑造政治犯已相當不容易,顯然的,政治犯應該相對減少,法院所判刑的應該絕大部分是刑事犯,可是有太多被告會表示受到迫害,難道政治民主化之後,司法反而退步了?別忘了傅崐萁是藍營當紅的政治人物,連他都表示受到政治迫害,那其他被判刑的政治人物更是政治犯了?

政治民主化之後,政治人物犯了官司,各個都會表示受到迫害,將自己定位為政治犯,這是不合邏輯的,蔣氏王朝年代,只有部分受刑人是政治犯,政治民主化之後的受刑人只要是政治人物,全體都是政治犯,沒有刑事犯,這應該沒有人會相信。真正的民主社會應該沒有政治犯,但台灣人民對司法的信心不足,司法若沒有完全獨立中立,或許會出現因政治因素而審判不公,然而不可能所有官司纏身的政治人物都是政治犯。

政治民主化之後,政治人物的人性反而退步了,蔣氏王朝年代,政治人物有羞恥之心,犯上刑案時,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現代的政治人物,就算犯上滔天大罪,也會公開表示面對政治迫害,現代真的有那麼多政治犯嗎?或是政治人物格調變低了,政界到處都是騙子。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