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碧雲禪寺的兩個腐蝕台灣問題 (洪世才)

彰化縣二水鄉碧雲禪寺因委託建商擴建,產權竟變成建商所有,碧雲禪寺被改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主義民族思想愛國基地」,成為國中有國的敵國社會主義思想訓練基地。此一現象腐蝕台灣之嚴重最少有兩點,一是成為中共在台的「堂口」,二是迷惑台灣民心。面對中國的文攻武嚇,這種敵國在台設基地的國安問題,台灣政府竟然只看到違建問題,可悲又可憐。

碧雲禪寺因產權糾紛,原寺廟變成「五星旗陣地」,空有廟的外殼,裡面陳列的卻是中國共產黨的黨徽、國旗、歷屆主要領導人等。這已不只是廟產糾紛,更是「國安問題」。但是,政府卻是姑息養奸,把它當作產權糾紛,違章建築之類的小事,而且還化小事為無事的不處理,直到上了國際媒體才有動作,真悲哀。

根據當地人的說法,該五星基地每天升旗播放的中共國歌聲音太大,擾亂居民的安寧,居民抗議無效已經很可惡,更大的問題是經常有高中生、大學生群體入內聽訓,還有「中國人」跨海組團參訪。這麼大的國安問題,還把他當成自由與民主信仰,真不知道台灣政府、台灣人知不知道真正的自由民主是甚麼。如果真不知道,試著去看看世界上有哪一國家會這麼愚蠢,可以容忍一天到晚要消滅你的國家在國內成立基地。

更可笑的是台灣的有些民代和名嘴,還沾沾自喜的說這樣是表現台灣的民主。真不知道書讀到哪裡去了,人家拿刀帶槍來要你的命了,你還傻裡傻氣賣民主當乖巧,不知死活到這個地步,難怪有九丐十儒的廢物說法。不知道讀書是要活用,以有益國家、社會才是真讀書人。還真迂腐的可以,根本只有禍國殃民的本事,比乞丐伸手牌還糟糕。

筆者走訪碧雲禪寺當地居民,深深感受到插上五星旗的碧雲寺,帶給當地居民多大的恐懼。當地人只要說到魏明仁這個五星旗的霸主,就好像會聯想起「白狼」和魏明仁的關係而帶來不安感覺。雖然白狼不住彰化縣,但是白郎好像無所不在,已經成為居民的夢魘。

在當地居民的心中,碧雲禪寺的五星旗、建商魏明仁、白狼,三者不知何時畫上等號了,這個等號對當地人所代表的是「恐懼」。這一點在筆者走訪的過程中,深深感受鄉民的無奈。

筆者走訪的過程中,居民不只表現出對「五星基地」的人非常忌憚,更可悲也可笑的是馬路口要進「五星基地」的一戶人家,雖然不屑「五星基地」的做法和他們吃住在台灣卻認同中共,但當兩個從「五星基地」下來的女子找他對罵的時候,他竟然跑回家關門才敢嗆聲:「進來我的家就告你」。

「五星基地」小小女子就讓當地大漢心生恐慌躲回自己的家,這讓筆者搞清楚狀況後感到不可思議,也深深體會當地人生活在壓力下的驚慌。人民免於脅迫的自由在當地已逐漸消失,情形這麼嚴重了,但政府呢。

當筆者循著斜坡往上走向「五星基地」,有人警告小心會被打,一齊走上去的兩個記者也越走越慢,筆者只好告訴他們,筆者若被打不必上前幫忙,但是要記得攝影拍照就可以。不自主的恐懼感染了那麼多人,共產黨那一套果然厲害。

當筆者走到「五星基地」拍照,深入了解「五星基地」的奇怪現象時,一個臭臉的女生跑到筆者的面前拍筆者,立馬想起魏明仁曾說,等中共來台時,要殺要剮反對者的狂語,凶悍的舉動,難怪當地居民那麼怕。

居民或許因而聯想到的,恐怕不只是中共何時來的問題,而是隨時隨地都有可能來的「黑道」。

所以,筆者更是要說,台灣政府長久以來無作為是不可以的。事情鬧上了國際媒體,彰化縣政府才以違建帶過,派員去執行斷水斷電是不夠的。

碧雲禪寺哪裡只是違建的問題,國中之國的碧雲禪寺,建商魏明仁公開向執行斷水斷電的彰化縣政府建設課人員嗆聲:「這裡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還咒罵執行公務者將來中華人民共和國來到台灣要如何處決這些人和政黨,尤其是民進黨」,表明了他魏明仁不喜歡的人通通得死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槍口下。

魏明仁打執行公務的彰化縣政府建設課科員,叫囂著「這裡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你沒有權這樣做」。魏明仁叛國的行為不只用說的,也做了。這樣的叛國賊,這樣的現行犯,政府還在以違建打混,台灣還真沒有國安了。

更可笑又可怕的是裝睡的政府官員和民代,還以為這樣的屈辱是台灣的民主自由勝過美國民主而沾沾自喜。這可是敵國要革台灣的命,存在的現實是敵我關係零合遊戲,不是民主不民主的問題。台灣政府怎麼可以敵我不分,麻木到任由「五星」在台灣猖狂。

再說,彰化縣二水鄉的「五星共產寺」,實際上已成宣揚中共的「堂口」,其對台灣的治安甚至國安,已經構成「堂口」的指揮和擴散作用,台灣人民受到壓制已是顯而易見。台灣政府若不能掃除這個用「中共愛國主義復興基地」做政治宣傳的「五星基地」,台灣人民的寒蟬效應繼續擴大的話,台灣政府不知道哪一天會死無葬身之地。

所以,斷水、斷電拆違章建築只是小兒科,更重要的是政府要有自覺,不要老是怕共產黨。叛國者該怎麼辦就辦,這也是蔡英文政府被視為軟弱的轉機。這個魏明仁氣焰已夠囂張,政府不能再裝死了。(明道大學講師)民報0924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