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世界上沒有中國 (歐陽書劍)

0
596

只是談經濟。

美中貿易與英國脫歐,都是進行中的談判,前者沒有進展,後者也還無明確的協議。假設英國消失了,衝擊最大的應該是歐盟;如果中國不見了,美國卻不是受到最大影響的國家。中國雖是美國最大的貿易對手國,但二○一七年雙邊貿易六千三百多億美元,僅占美國國內生產毛額(GDP)約三.三%。

中國是許多國家的最大貿易夥伴,歐洲的德國、亞洲的日本也都入列,但雙邊貿易相對經濟規模大有不同,我國二○一七年與中國的雙邊貿易約一千四百億美元,占當年GDP的二十四%,這還不包括與香港的轉口貿易在內;亞洲多個國家有類似情況,泰國、馬來西亞等與中國的進出口合計,也均占其GDP的二十%上下。從這個角度觀察,即使談判、打仗的是美、中,受影響更深的卻可能是第三者;各國審慎因應貿易戰,反映了合理的疑慮。

現在的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進出口占其經濟規模的比例雖相對不高,但量大;若中國消失,貿易夥伴國的利益將因此受到牽動,世界第二大市場雖然不見了,卻也少了最大的產品競爭對手,全球市場突然多了中國原本占據的空間,中國的貿易順差,似乎將為各國所共享。

然而,各國在全球經濟的運作中都有其角色,中國消失的經濟影響,難以換算成商業利益及大眾福祉。即使不考慮千絲萬縷的供應鏈組合及經濟自然形成的有效率運作,任何市場的消失,恐怕在長期都有負面結果。簡單想想,如果國家一個個消失,若十里之外就是荒原、就杳無人煙?最後少至獨自一人的狀況?將少了交易、少了機會,也少了福利。

在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美國鐵路、高速公路系統完成後,被連結城市商業發展相對較快的現象,被部分學者認定運輸速度提高、成本降低,有利貨暢其流,也因此繁榮了人類社會。倫敦政經學院教授Jörn-Steffen Pischke等人上週也發表了短文,以鐵器時代腓尼基人開闢的地中海航線及海岸城邦的興盛,認定連結性及隨之而來的貿易機會,對人類發展有重要影響。

回到現實,中國存在著。全球化的特色就是大家都在同一艘船上,以各種方式密切互動,而貿易是其中重要的一環,美中貿易戰是其中的過程,即使是對抗,最後終要找到相處的方式。只是從歐巴馬的美國製造,到川普的美國優先,美國的態度目前看來明確且堅定;而做著中國夢、積極想要崛起的中國,也讓步不多,雙方依然處在短兵相接的階段。

我們難以預測美中貿易戰何時結束,也難以置身事外,當戰事愈拖愈久,不確定性會增高,一旦持續,經濟勢必受到影響。因不知該進或該退,不確定性會影響決策、投資行為,甚至連按兵不動都無法安心。

在美中貿易戰中,無法認清趨勢的企業與國家一樣,陷入進退維谷的窘局,大型計畫案將受到衝擊,對國內廠商或台商而言,即使有轉單效應,是永久或一時?應擴廠或遷廠?美國真的想和中國分道揚鑣?都是影響企業未來的關鍵決策。

若以英國脫歐的過程觀察,公投前就揚言撤離英國的大型國際金融機構,不僅縮小整併規模,開始行動的又更少了。土地改變不了位置,但人才有移動的選擇,資金又比人才更具彈性,只是,看清方向才能有決策的信心。不管有沒有中國,向外交流、與人交易,就是天性,貿易不會停止,但可能更換方式與地點。自由時報0827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