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心潰散後的殘局 (歐陽書劍 )

土耳其上週股匯重挫,美國的制裁被認定是近因。

土耳其上週股匯重挫,美國的制裁被認定是近因;雖然經濟金融條件難以類比,但相信正與美國熱打貿易戰的中國看了應有感觸,訴諸民族情緒的施政模式,無法扭轉經濟走勢。歷史或許不會重演,金融危機的發生,卻常常可以見到似曾相識的影子。

若企業有樂觀的想像,或者已落實在新訂單的增加,則提高貸款、增資,以蓋新廠、擴據點,把規模做大是合理的決策;而國家經濟有時也會有類似的發展,隨著經濟快速成長,欣欣向榮的願景不再是夢境時,大量舉債投入基礎建設,成了支撐未來再成長的必要政策。處在正循環時,樂觀氣氛經常由國內向國外蔓延,資金源源不絕地流入投資與消費,直到狂歡派對達到高潮後的景氣逆轉,投資人信心不再,資金搶著離開金融市場,甚至外逃國外,輕則經濟成長減緩,重則變成了危機。一九七○、八○年代的拉丁美洲、一九九○年代的亞洲,及近日的土耳其,都能夠看到一些共同現象。

土耳其在全球金融海嘯後,迅速恢復活力,二○一○年經濟成長率達八.五%,二○一一年為十一.一%,相對較差的二○一六年也有三.二%的經濟成長率,二○一七年是七.四%,甚至高於中國與印度;連政府負債也持續減少,相對GDP(國內生產毛額)的比值,從二○○九年的四十三.九%,下滑至二○一六年的廿八.三%,二○一五年還創下歷史低點廿七.六%。

在正面表象下,土耳其經濟確實有隱憂。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在去年初突破十%後,今年七月已接近十六%,而土耳其貨幣里拉上週暴貶,也不算突發事件,金融海嘯後,里拉相對美元就一路走貶,十年前,一美元可以兌換一.二土耳其里拉,二○一三年八月底突破二,在二○一五年底就見到三的價位,上週五匯市收盤一美元可以換到六.四里拉。

不過就是一年以前,土耳其經濟成長強勁、政府財政健全,外資還積極買進土耳其公債,且金額創下新高,而主要股價指數也持續走揚,在今年初依然創下歷史高點;但當大眾失去信心,也最快反映在金融市場的表現上,股市下跌、資金外逃、貨幣貶值、金融動盪,然後造成經濟走弱,都像必須接連演下去的連續劇情。

土耳其的總外債相對GDP的比例雖約有五十%,但其實遠低於許多國家,例如美國接近一○○%、英國超過三○○%;對未來展望悲觀,才是資金外逃的重要原因。為何對土耳其償還外債失去信心?除了連年貿易赤字、外匯存底不高,也因預期企業獲利下降、收入可能減少。雖然土耳其經濟早有不均發展的問題,但與美國的經貿衝突,進一步影響了大眾信心。

恢復大眾信心是阻止貨幣繼續貶值的最好方法,若閃亮的經濟遠景一時無法搭建,則要先讓投資者相信經濟不會惡化;若沒有能力自己站起來,就只能依賴外援。一九九七年亞洲金融危機時,韓國民眾捐出黃金救國,激發了認同感,但實質效果有限,苦日子不會立刻結束。

美中貿易戰打得火熱,中國股匯市也有下跌走勢,雖不若土耳其激烈,但因為美中雙方條件的不對等,中國反擊的方法相當有限,不僅在貿易上無法以牙還牙地向美國課徵同等金額的進口關稅,幾乎所有的反制行動,都會有來自對手更激烈的再反制,即使要對境內美企下手,也不能忘記在美國的眾多中企。

有起有落才能完成一次景氣循環,這就是現實;土耳其的痛苦,不僅提供另一次金融危機的前車之鑑而已。自由時報0812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