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薪的實境與夢境 (歐陽書劍)

0
364

基本工資將調高,明年可望擺脫二十二K的枷鎖,要走出名目低薪的困境,終於有了一個更新的出發點,但薪資顯示的是相對價值,單一的絕對數字永遠只是呈現出問題的一部分。從整體面及個別產業分別觀察,才能看出低薪的實境。

勞工在「正常工作時間」內所得的報酬,是官方定義的基本工資,包括工資、薪金及按計時、計日、計月、計件以現金或實物等方式給付之獎金、津貼及其他任何名義的經常性給與,但不計加班及例休假工作加給的工資。依勞基法規定,工資由勞雇雙方議定,但不得低於基本工資。

基本工資於是相當於最低工資,勞動部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上週決議報請行政院核定,明年起將基本工資月薪由現行的兩萬兩千元調高至兩萬三千一百元,雖然不滿意者仍多,但最近三年的基本月薪調整幅度平均接近五%,已遠高於經濟成長率及物價上漲率。今年上半年實質經常性薪資依然不及二○○一年的水準,這是長期造成的結果。

工資無法提高,其實有生產面及分配面等原因,並不容易處理,不只是企業能否承受的問題。只要是長期結構性問題,就難以短期解決。在基礎經濟學中,就認為價格管制沒有效果,或是有後遺症;若訂定最低價格,當最低價格太低時,並無意義,但最低價格太高時,則需求會減少。

如果市場上有甲、乙兩種等級的雞蛋,假設政府規定雞蛋有最低價格,若最低價格比品質較差的乙能賣出的價格更低,就不會影響原來的市場運作;但若比未管制前的乙價格高,則大眾可能會減少對乙的需求,並轉向購買甲,而推升甲的價格,或是減少整體對雞蛋的消費。

政府的管制通常會有效果,只是效果不一定如預期的方向與大小。太過激烈的改革,也常有斷裂式的後遺症,無法適應新環境者被迫退場。基本工資調升後,受到約束的企業,若利潤也低,是可能退出市場。當然,績效較差的企業退出市場,有利強者更為茁壯,不過,要增加就業機會,企業需要時間調整,人力也要訓練。

經濟學者分析勞動市場時,雖也研究薪資的決定及就業等問題,但通常不把勞工視為純商品;勞動市場在許多地方不同於商品市場,薪資雖由市場供需決定,但薪資不如一般產品透明,資訊不對稱造成勞資議價能力有落差,而若薪資超乎勞工個人期待,可能激勵出更好的績效,反而使獲利提升,這和一般產品的品質在購買時就已確定,有明顯的差異。

人不能買賣,但因人而異的生產力,最後產出的商品,必須放到市場上交易,高品質、低價格,有高CP值的商品,人見人愛。若能增進個人能力,就更有爭取高薪的本錢,個人進修及國家教育都能提高機會,但整體生產力提高,卻也不保障薪水就會普遍增加。

現實就是,金融等行業的薪資多遠在基本工資之上,而住宿餐飲、教育服務等的低薪族群依然最多。整體生產力雖緩慢增加,但行業間的差異持續,有的逐年提高,也有一年衰退十%以上者。另外,一些原本不在法令規範雷達內的公司,不管最低價格提高多少,也可能還是一樣地低,因為依然是違法經營。

美中貿易戰、油價波動、英國脫歐,以及難測的各種不確定性雖在眼前,但薪資調整、物價浮動,給悶經濟一些衝擊,可能落實薪資往上循環的夢境。只是在調整基本工資後,看來政府還有許多事可以做。自由時報0820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