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便便 南極洲生命之源

研究南極洲的生物學家逾半世紀來都想了解,南極生物是如何因應這片大陸長期的嚴重乾旱和地球上最寒冷的環境。九日出版的美國《當代生物學》(Current Biology)期刊一項新研究發現,南極的企鵝與海豹不僅可愛,牠們富含氮的糞便還扮演著供給養分給苔癬及地衣植物的角色,也讓企鵝群棲息範圍外一千多公尺的躍尾蟲(或稱跳蟲)和蟎之類的微生物得以存活。

生物學家此前從事研究時,並未認真考量企鵝排泄物的因素。該論文的共同作者、荷蘭「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學」(VU)生態學系的博克霍爾斯特(Stef Bokhorst)博士說,海豹與企鵝製造的糞便,部分揮發為阿摩尼亞(氨)。然後這些阿摩尼亞隨風飄在南極內陸,並進入土壤,也提供了苔蘚等生態系統中的生產者,在南極賴以存活的氮。他還說,南極的野生生物會喜歡你在該生態系統中放更多「便便」。

歡迎在南極生態系統「便便」

為了利用紅外線氣體分析儀研究土壤及植物的呼吸作用,博克霍爾斯特及其同僚吃足苦頭,除了嚴寒,地上還有很多企鵝糞和海豹糞,更別提一旁喧鬧的象海豹、巴布亞企鵝(或稱金圖企鵝)、頰帶企鵝與阿德利企鵝。在檢視採集的樣本後發現,每平方公尺竟含有數百萬個微小無脊椎動物,原因是南極的環境缺乏掠食者。反觀在歐洲或美洲草原,相同範圍的微小無脊椎動物數量可能在五萬至十萬間。

博克霍爾斯特強調,物種的豐富度,與該區域冷或乾的程度較不相關,和動物排泄物為環境增添的養分較有關。研究團隊最後在整個南極半島地圖上標出熱點,發現企鵝群乃生物多樣性的代表。他認為,相較於全球其他地方的生態系統過於複雜,南極整體的食物網很簡單,提供了一座「理想的自然實驗室」,能研究養分與生物多樣性間的關聯。自由時報0510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