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增進快樂 鞏固民主 維護自主<下> (Beckon) 07-17-2017

0
3279
Newspapers and glasses on the desk.

本篇上半部從個人的角度看財富對個人快樂的影響,並指出學者大多認為財富對快樂的影響有限。從國家社會整體的角度,雖然富有的國家其快樂指數通常比貧窮的國家高,提升人民的快樂是否應和經濟成長一樣成為國家的主要政策仍然有不少爭議。但有關快樂的研究報告,很有參考價值。

贊成提升人民的快樂應成為國家的政策者認為,財富的多少是以GDP per capita來衡量。它只考慮國內生產總值,沒考慮到貧富懸殊、其負面影響,及影響快樂的其他因素。況且人民追求快樂;快樂的人通常比較長壽,是較好的員工、配偶,而且比較會善待別人、幫助別人和參與公共事務,是社會的好公民。所以提升快樂應是國家的政策。加上選民喜歡政府應追求人民快樂的標語,越來越多國際組織鼓吹將快樂列為社會進步的量尺及公共政策的目標。有些國家,例如英國,已朝這個方向走。有學者甚至建議以增進人民的快樂來取代經濟成長為政府施政的目標。

反對的理由之一是開發中的國家還有空間以經濟成長增進人民的快樂。快樂不應取代經濟成長為國家的政策。更重要的是快樂的定義難下,有可能被當作獨裁集權的藉口。

除了財富外,影響快樂的因素包括個人價值觀、個人自由、健康、朋友和家庭關係等。快樂的內涵會因人、因時、因地而異,沒有一個能適用於現代多元社會裡所有個個不同的群體,且經得起時間空間考驗放之四海皆準的定義。每個人的快樂(subjective well-being主觀幸福感)涉及自己每天各種不同的經驗和感受,其中有很多和公共利益完全無關。官版的定義只能反應參與決定定義者的認知。若據此制定、推行政策,就會違反對快樂有不同認知者自己當家作主的「自主」權,侵犯他們追求快樂的人權,與政策制定的目的背道而馳。這和中國以共產黨的利益為上,人民為了黨的利益而存在,政府為了黨的利益可以公然合法控制人民的思想、言行有何不同?

雖然反對者言之有理,集體的快樂太難捉摸無法作為國家政策的箭靶。國家在制定、討論和檢討政策時仍應將人民的快樂列為考慮的項目之一。開發合作組織(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Corporation)就因此去年承諾將快樂列為討論國家成長時的重點。聯合國開發計畫的負責人也主張國家成長的品質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數字重要。

台灣最大的威脅是中國的侵略。台灣人民必須有保護台灣的意志與決心,台灣人民才能繼續享有自由、民主。否則再好、再先進的武器也無濟於事。而人民越快樂保護台灣的意志與決心會越堅強。

不同的研究報告指出,國家的民主和人民的自主與快樂有直接關係。民主國家中,治理機制好的,快樂指數也比較高。

根據世界銀行的定義,治理機制除了言論自由、公民的選舉罷免權、穩定的政府和安定的社會外,還包括公務員的品質、政治壓力干擾公務執行的程度、政策和法規制定及執行的品質、民間企業發展的空間、政府的公信力等。當然也包括廉潔的政府、獨立的司法、執法的品質。這些項目許多是台灣久被詬病之處。表面上這些項目與大部分的人民無立即直接的關係。但改善它們能一箭數鵰:提升人民的快樂、促進經濟成長,進而維護台灣的自主、鞏固台灣的民主。這是台灣人民應努力的方向。0717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