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槿花落 明朝桐樹秋

0
98

蘭雨靜

外星人,該從台灣消失的時候  –

多年前,在晚飯桌上,兒子說,「今天同一個台灣來的新同事聊天,他一開口就貶罵台灣」。同鄉在美國碰頭聊天,不懷念家鄉台灣,也不談美國、話世界。開口便罵自己生育之地。兒子說,他沒有興趣同他抬槓隨他去罵個高興。我很贊同他的作法。我告訴兒子,千萬不要同那種外星人一般見識。

有次,我家車子發不動,我從報端廣告找人來修理。車匠長相清秀,但是,舉止帶有很濃重的江湖氣息。看起來,曾經在台灣享受過一段闊少爺的日子。修完車聊天,我問他,是否常回台灣。他說很少,只因老母還在台灣,所以,偶而回去一趟 。然後,他加重語氣說,「那種流氓世界根本不值得回去」。

他,顯然是有意朝著「今日的台灣」出氣。昔日的台灣,可以讓他享受特權的環境已經發生很大的變化,「酸葡萄心態」是他出氣的源泉。由是,我又向他加問了一句話,我說,「你怎麼可以把老人家擱在流氓世界不管,自己在這裡逍遙 ? 」。 這一問,他並沒有回答。

記得當年,李登輝第一次當選總統後不久,剛從台灣來的新鄰居告訴我,「台灣不是人住的地方」,所以舉家搬到美國來。讓我嚇了一跳。

我問他,台灣有二千數百萬人好好地住在那裡,為什麼人不能住 ﹖

他說,住在左營半屏山下離水泥工廠不遠,夏季時,天氣熱得難受,加上水泥灰滿天飛,真讓人受不了。原来是左營半屏山下難住,他却説成台灣非人住之地。

我問他,大貝湖邊會不會好些。他說,那邊很好。

這位年己過六十,姓符的新來鄰居說,大貝湖邊好,卻不就近搬到那邊去,老遠搬到陌生的美國來。可見,他的離開台灣,不是因為住的環境問題。顯然是,台灣人當上總統逼他出走。

「台灣,不是人住的地方」和 「台灣、是流氓的世界」,這兩句話,出自不同人的口,卻有異曲同工之妙。因為他們都說,他們是「大陸人,知道我是道地的台灣人,是根在台灣的人。

新鄰居老符,初見面向我大大的貶了台灣之後,過了一段時間,他向我訴說,年紀大在美國打工很苦,生活沒有在台灣時那麼好過。

我說,台灣非人住的地方,美國生活也不好過,是否考慮回大陸老家去。他斬釘地回說 , 「不要!」。顯然地,老符,對於養他的台灣,或,生他的大陸,都沒有戀心,也沒有情感。

正在,我無法了解這種心結究竟是怎麼來的時候、他反問我、要不要回台灣。我說、家鄉、不管好或壞,它還是家鄉。我到新大陸只為客遊,遊倦就回去。他聽完默不作語。

聊談中,我發現,他唯一懷念的是,往日的「中華民國萬歲」的光華日子。

昔日,在大陸的「中華民國」早己消失。現時,在台灣的「中華民國」只不過是插在台灣土地上的一塊招牌而己。大家也都很清楚,土地是永在的,招牌是暫時的,它要不是自己腐爛掉、就是隨時會被移走。在台灣的「中華民國」、也有人把它當一句懷念的口號來用。卻沒有腳可以著地。老符就是沈睡在這個懷念裡的一個可憐人。

白居易有首詩,俗名為 「槿花一朝夢」

松樹千年終是朽、 槿花一日自為榮、
生來死去都是幻、 幻人哀樂系何情 ?

出生港九的湖南人馬英九,卻以「正統中華民國」兼「正港的台灣人」自居,想當台灣總統。

他和他姐姐﹔和他的輔選人員等,頻頻向台灣人提出的招手內容,非常令人驚心動魄。

他姐姐在美國說﹔除非他弟弟當選台灣總統,否則,台灣就沒有前途。

輔選人在台灣唱和說﹔他是為了救台灣,才挺身出來選總統。
他的黨國元老也給他背書說﹔只有他能救台灣可憐的蒼生。
一位他的黨國名政論家也給他背書說﹔如果他沒有當選總統,國民黨會亡黨,台灣會亡國。

你說,怕不怕死人 !?

結果,他當了兩任總統,把國民黨和台灣都搞得一塌糊塗。

當年的民族救星「蔣介石」、現在,連自己的葬身處都無法知道在那裡。何況,是個市長出身的「馬英九」 ,善於慢跑做秀之外,會什麼  ?

人世的榮枯無常有如「今日槿花落、 明朝桐樹秋」,這種無常沒有人能阻 ? 秦始皇不能、拿破崙不能、蔣介石不能。馬英九卻妄想主宰非屬於他的寶島 「台灣」 。

魯迅這樣說過  ﹔「 中國人的不敢正視各方面,用瞞和騙,造出奇妙的逃路來,而自以為是正路」。
「台灣、是流氓的世界」﹐「台灣、不是人住的地方」。

「除非他弟弟當選台灣總統、否則,台灣就沒有前途」。

「是為了救台灣,才挺身出來選總統」。

「只有他能救台灣可憐的蒼生」。

「如果他沒有當選總統,國民黨會亡黨,台灣會亡國」。

口出這些廢話的人,都說他們很愛台灣。我們都明白,他們愛的是,要不 自己 就是另一塊地,而非台灣。

往後、我們還要這類人來關心(?)台灣的未來  ?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