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這盤棋(自由社論)

0
990

完全執政的民進黨,完全禁不起九合一選舉與十項公投的檢驗。一一二四,選舉大敗,七葷八素,內憂外患,險象環生。如此下去,不要說二○二○總統選舉堪憂,立委過半席次難保,甚至連北京的乘勝追擊都無法招架。完全執政兩年半,就搞到家道中落,一盤好棋玩到輸了了。接下來,二○二○這盤棋怎麼下,支持者恐怕都有焦慮症。

民進黨這個組織,有其特別的基因。黨外以來,它就是家族、山頭、派系的加盟店,截然不同於國民黨的威權體制一條鞭。小組織內「三十年的兄弟情」,勝過黨的核心價值與生死存亡。那些家族、山頭、派系,在野的時候團結一致對付國民黨,不論是立委十幾席、三十幾席,都表現得呼風喚雨、戰力驚人,逼得家大業大的國民黨捉襟見肘。然而,陳水扁執政晚期,眼見民進黨大廈將傾,加盟店頓時就個人顧性命了。馬英九執政八年,作為少數的民進黨以小博大,終於在二○一六之役,一舉殲滅國民黨,讓百年老店首度完全在野。探究原因,主要是在野的民進黨接地氣,盡最大的努力為民喉舌,所以對馬政府失望的選民,給予民進黨前所未有的機會。

兩年多來,民怨的矛頭,很快就由對準國民黨,改為對準民進黨。小英政府的施政,未能體察社會脈動,遂令民意鐘擺盪回抗拒改革的國民黨。九合一選舉與十項公投,結果的分析可能一時難明,但很清楚的一點是,小英政府辜負了民意的付託,其施政總體藍圖也許符合民之所欲,但是輕重緩急與具體方案脫離社會實際,從而產生一種「小英政府不接地氣」的不滿心理。例如,多數民眾渴望有效改善經濟民生,小英政府卻讓年金改革拉長戰線模糊了焦點。後者,當然也是民之所欲,否則就沒有二○一六了。不過,經過馬政府八年輕忽,二○一六之後,更迫切的主題在於經濟慢性病,產業、就業、所得的長期低迷,已經讓普羅大眾忍無可忍。小英政府未能對症下藥,先讓大家對經濟民生的改善有感,也就埋下了這次選舉國民黨打經濟牌而大勝的伏筆。

為何完全執政犯下如此戰略錯誤?有幾個背景是顯而易見的:一是,民進黨首度完全執政,志得意滿到認定國民黨難以再起,以致流露諸如「下次選舉可以別投民進黨」的傲慢。過去戰力十足的政治人物,現在講的話聽來跟基層民眾保持距離,難怪對手散播的「台灣最大黨就是討厭民進黨」得以蔓延。二是,民進黨似乎忘記了,政治是一種務實工作,小英政府大量啟用學院派、社運派與老文青,這些人習於以抽象理論指導現實社會,而且存有「左」等於「進步」的迷思,動輒高談「念社會學的,對於社會現實從頭到尾都知道」,一副菁英主義的調調,其結果就是把期待在穩定中求進步的社會搞得凍未條。三是,主政者的領導風格,偏好「進步」政策的美名,卻不願面對社會的質疑,於是在若干爭議較大的法案,表現得前倨後恭,最後兩邊不討好,這未必是沒有站在第一線所致,而是稍欠執政願景與領導高度。

一一二四,選民打了期中考的成績,這是給民進黨、小英政府調整步伐的訊息。但三個星期來,民進黨與小英政府的檢討方向,好像畫錯了重點。機車加裝ABS,小英迴廊談話說再議,加上北門蔡柯會,架空行政院的憲法地位;民進黨主席之爭,中生代聯名推舉卓榮泰,吳乃仁為之「退黨退流」,林濁水還補一槍,「既不存在民進黨,要到哪裡去退黨」;從選前提名到立委補選,白綠政治結盟的分合,「上面管不了下面,右邊管不了左邊」。如此這般,敗選的民進黨,跛腳的小英政府,黨政共同體上下交相賊,看不到觸底反彈的跡象。反觀,莫名其妙勝選的國民黨,韓流獨樹一幟,吳敦義與朱立倫激烈巷戰,王金平手握籌碼,也是另外一齣內鬥內行的宮廷戲。而天下大亂,誰的形勢大好?我們不敢斷言,但不懷好意的北京,絕對不會放過大好機會。自由時報1214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