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選會扼殺民主?(雲程)

0
616

 

二○一八年公投,結果可以用日文的「茶番」(鬧劇)來表述。茶番責任在政黨惡鬥,更在中選會,特別是主委與副主委,兩人都是公法專長。

公投題目明顯誤導,如「維持禁止開放日本福島311核災相關地區」便是。它本是標準問題,而非地理問題;更屬行政部門邊境檢驗的權限:合格就放,不合格就退。卻因政府拖拖拉拉在先,中選會毫無邏輯能力與分層概念在後,搞到一團亂。一位晚輩早提醒:全世界只剩下台灣與中國禁止。公投過關後,中國必順勢開放,屆時台灣如何自處?現在果然發生。

又,實際上「以台灣(Taiwan)為全名申請參加所有國際運動賽事」的決定權在國際組織,這題目讓同一批支持者,可基於反正徒勞無功,而選擇反對;或基於國際奧會雖將否決,仍應表達聲音,而選擇贊成。中選會是什麼專業?

公投不可無限上綱為「文革式的人民公審」。以同性婚姻而言,去年大法官釋字第748號已確認民法規定違憲:「民法第4編親屬第2章婚姻規定…與憲法第22條保障人民婚姻自由及第7條保障人民平等權之意旨有違。」與「有關機關應於本解釋公布之日起2年內,依本解釋意旨完成相關法律之修正或制定。」中選會為何同意舉行「違憲公投」?

《聯邦論》已討論過民主政治運作原則:先透過立法部門凝聚民意之後,再交由行政部門執行。假使立法與行政間有難解之扞格,則交由作為第三者的司法機關來終局判斷。立法行政司法的次序非常重要,它標示了權力緣起與流轉,也確定了權威的相對性。

「大法官解釋」效力等同憲法,但憲法與公投都是民意表達,能否以公投個案對抗憲法規定,甚至凌駕憲法?由於兩者緣起(事件性質)、程序(嚴謹度),甚至授權完全不同。在其他條件不變下,憲法高於公投。中選會不擋下釋憲過的議題,等於鼓勵以人民公審來對抗體制,破壞體制莫此為甚。

公投是台灣民主深化,更是我們區別與共產體制不同的指標,結果被搞成鬧劇。現在,學者已拍拍屁股走人,政黨勝負已定,只留下被世界誤解的台灣民主。說他們是台灣千古罪人,絕不為過。

(作者著有《放眼國際:領土地位變遷與台灣》,http://hoonting.blogspot.tw/)自由時報1130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