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科技新貴看貿易戰(木下實)

0
904

 

學生時代的我非常驕傲,盛氣凌人,因為我認為我對電腦的掌握勝過周邊的人。然而被趕出學校後,我也只是雜魚中王者而已,也沒強到能改變規則,更沒有能力和國家機器對抗。我只是中國新貴階級的一員。

但我討厭共匪的審查機制,我討厭被共匪限制在社會主義先進價值觀中。就算我只能在中國工作,我也不打算向共產黨低頭,我還是執行我自己的習慣。直到美國開始制裁共匪的時候,我的心情就非常複雜了。

如果能讓外國公司避免荒謬的審查,甚至開放外國公司進入中國的電信市場,是不是我們就能擺脫那些共產糟老頭觸碰我們的隱私?Apple也不需要被迫把資料移交給雲上貴州,這是不是對美國公司不必要的成本?雖然可能特朗普總統只是想為美國公司開路,但可能是能迫使中共開放,也可能是唯一一位嘗試徹底改變中國的美國總統了。

可是我卻完全無法作為旁觀者幸災樂禍,我的利益已經和中國經濟綁在一起了。

作為一個新貴,我認為我享受我工作所得是應當的,我也沒有竊取他人成果,或者做違反道德的事情。如果中國的某些產業會變成香蕉共和國那樣,因為國籍問題,我不能做,這我完全不能接受,畢竟我沒有能力變成外國人。作為中國人,只能被當成中國人對待,和那些共產份子負擔一樣的問題。

然而回歸專業上,我確實認為有些外媒欠缺專業,對中國IT帶有有色眼鏡。報導的什麼後門洩密,在我看來要不是造謠,要不是常見的品質問題而已。真要做間諜,不會用那麼容易發現的手段,既沒有效率,也很好迴避,我知道的方案都比這多。美國的指責在我看來就有點鴨霸了,人家明明有實力,卻因為出身問題否定人家,這種預先審查我受夠了,我是相當厭惡的。而且我就是做這行吃飯的,要是飯碗被砸了,我就要失業了!要是中國沒有這種產業,我也漂不出去,那我就只能去做些底薪維護工作了。

我身在這種國家,就沒有這種自由,就沒有這種餘裕去置身事外。只能怪那個大撒幣不肯悶聲發大財,惹怒了世界上最強的國家,真以為自己有健全產業,可以討價還價。

大限已至,可是只有壞消息,去年已經明顯不好找工作了,中共還用環保什麼趕走一堆不肯轉移技術的外企,是不是我將要迎接貧窮了?主真是不憐憫我啊。

(作者為曾來台灣當過交換學生的中國人)自由時報0109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