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政策的對象 (鄒景雯)

金門「兩岸通水見證儀式」以噴水及施放彩球象徵引水成功。

金門自晉江引水的兩岸通水儀式,昨天在金門端與廈門端同步舉行。中國國台辦主任劉結一在廈門的這個場子借題發揮,針對陸委會日前希望金門縣延期舉辦通水典禮一事,倒打一耙:「台灣某些人」對老百姓吃水用水問題「橫加阻攔、無理取鬧」。這個案例其實表現了非常典型的中國共產黨鬥爭戰術,值得分析為教案,做為政府今後處理中國政策的重要參據。

金門由於長期的用水問題,在二○一四年江宜樺擔任閣揆任內,經過成本效益評估後,通過「金門自大陸引水工程計畫」,以增供金門的水源,並使當地居民減抽地下水;這個計畫的總經費十三.五億元,當時也決議中央負責八十五%,金門分擔十五%。二○一五年,金門自來水廠與中國福建省供水有限公司簽約,以每度原水新台幣九.八六元的價格,向中國購水。今年工程終於竣工,預定八月五日通水,但日前因為發生中國動員撤銷了我們的東亞青運主辦權事件,陸委會因此以「時機不宜」,建議金門縣暫緩通水「典禮」,於是引起了又一波的國內與兩岸論戰。

先是金門縣長未獲充分溝通與理解,以通水是民生問題回應;行政院於是解釋:僅是典禮暫緩,水會照通;但是金門縣政府依舊決定通水儀式照樣舉行,不會邀中央出席;國民黨接著加碼抨擊:政府欠缺對抗籌碼,竟拿金門人權益祭旗;而後就是劉結一總結成果,宣稱兩岸同胞的民心不可逆、民意不可違,這些人必自食惡果;即使陸委會昨天回擊:加害者顛倒黑白,然整個過程仍有陷入被動之憾。

這起個案,是標準的輿論戰。就事實論,首先,從引水工程的經費來源說明,這是台灣中央政府鼎力支持的案子,否則金門根本無力獨自負擔;其次,從兩岸雙方的簽約內容而言,這是商業的契約行為,也就是金門今後拿錢買水,不是中國在做功德。但是經過一陣操作,蔡英文政府好似有理講不清,原因當然必須弄清楚,不能再受二度傷害。

殘酷的真相是,台灣的民主環境,讓部分輿論、金門、國民黨,在延期通水典禮這個處置中,站在了政府的對立面,這個情況剛好符合中國「借力使力」的需要。劉結一今天引民意孤立陸委會的話術,完全應了當年毛澤東所謂無產階級革命派奪權的公式,老毛反對排斥一切、打倒一切的做法,他教導共黨信徒要把鬥爭的矛頭對準一小撮資本主義當權派,團結廣大的群眾與幹部,換句話說,就是結合大多數,對付極少數。長期以來,中國對付台灣,也正是把台灣政府與台灣人民刻意地分開,甚少含糊不清地把台灣政府與人民打成一塊。於是,台灣的多元市場變相成了對岸的側翼。

如果意識到民選政府竟然吃了這個啞巴虧,政府有必要思考中國政策的「對象」到底是誰?是中國政府、中國人民,抑或是中國政府與人民?只要統計政府的發言,恐怕甚少做過清楚的界定,由於主要偏重在對中國政府的叫戰,又因缺乏分開對待的區隔,於是彷彿成了與整個中國十四億人民對立,這豈是以小搏大的智慧?

其實中國官民矛盾何止萬千,過去北京當權派是九個人,現在只剩一個人,對方才是極端的少數。為今之計就是要區別對待。怎麼做?一個主權國家,站在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制高點,隨時為中國人民發聲,批判中國政權,不要靜默不語。再有中國老兵、知識份子、維權人士被鎮壓時,不妨做為政府練習的開始。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