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參與政治 就是與己為敵 (Beckon)

0
2141

Beckon

台灣和美國都有不少人聲稱政治骯髒腐敗,且以不關心政治為傲,將政治亂象的責任全推給「政客。」他們忽略了政治影響我們各方面的日常生活,小到材米油鹽的價格和品質,大到子孫和台灣的前途。不參與公眾事務,是將自己的將來讓別人做主、是與己為敵,縱容政客侵犯自己的權益。

為什麼投票?

這次美國期中選舉川普總統的高度爭議性引出了支持和反對兩陣營的總動員。紐約時報的社論和普渡大學政治系副教授Roxane Gay的投書都呼籲選民將這次投票當作決定國家前途的一票。他們指出:

•投票是對民主制度的肯定。投票人數越多溫和派的候選人越有出線的機會,減少社會對立。

•民選官員和民意代表的表現雖然令人失望,使我們認為投票是浪費時間無法改變現況。但不投票是縱容、是助紂為虐、與自己為敵。

•我們都希望政治人物完美,負責任、不計私利、為民服務、以國家利益為先。但完美是不可能的。況且投票不是羅曼蒂克的約會。投票需要的是務實、客觀的思考和有智慧的折衷。

這次期中選舉的投票已結束。根據初步數據,這次選舉是美國期中選舉首次投票人數超過一億人。投票率也是50年來最高的。

這次選舉,眾議院的多數黨換位、當選的女性眾議員破紀錄超過100人、首次有印地安裔和回教徒當選、德州休斯頓的Harris County也破紀錄有15位非裔女律師當選法官。這都是因為中間和自由派選民踴躍投票。這選舉結果是投票重要的證據。

如何決定投誰?

2016年密西根大學Tatiana Sokolova和 Aradhna Krishna兩位學者透過牛津大學出版社發表的的研究報告探討:當一個題目有不同的解決方案時,挑選的方法是否會影響到決定的品質。

根據他們的報告「要不要隨你:挑選和淘汰對資訊處理的影響(Take It or Leave It: How Choosing versus Rejecting Alternatives Affects Information Processing)」,在選擇候選人時,如果是以比較喜歡哪一位(choose)的態度來挑選,主觀情感的比重會高於客觀的評估。若以淘汰(rejection)的態度來篩選時,則相反。淘汰的方式會引導決定者在評估候選人的優缺點時,思考過濾資訊,降低主觀印象的影響,增加投對人的機率。

據此,選民在投票時不管是不是喜歡或贊同任何候選人,都應用兩害相權取其輕的淘汰方法決定選誰,以提高投對人的機率。

不勞無獲-選後須參與

2009年開始的「茶黨」抗議震動了美國政治生態。

2011年哈佛大學分析茶黨全美抗議及其影響的相關資料後發表「抗爭有用嗎?(Do Political Protests Matter?)」研究報告。該報告認為抗議有效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它引起的連鎖反應和波浪效果。抗議使參加抗議者互動、交換意見、形成小團體、成為社會運動者。這些波浪引出其他民眾的參與使波浪繼續擴散產生足夠的力量影響投票結果,因而改變政策和政治生態。

這個報告的研究對象是抗議的影響。但是其他的政治參與也可產生這種連鎖反應和波浪效果。關心時事、與他人討論政治、捐款給候選人或政黨、參加遊行、投入政黨活動等都是廣義的參與政治,都有波浪產生和擴散的動力。有動力政治生態才有改變的機會。成為動力的一分子才有影響改變方向的機會。

美國不少台僑支持川普只因為他的減稅和反對移民政策。他們參與政治首應關心思考川普的作為和政策對自己和美國的長遠影響。

台灣有不少民選首長只作官不作事,若作事是為了利己。台灣民代只會作秀不會問政是公認的弊病。當選人的素質反映選民的素質。提高選民的素質才能改變台灣的政治生態。提高選民素質應是台灣政治參與的重要項目。提高選民素質的工作吃力不討好,又不能不作。幸好一步一腳印。只要努力終有達到目的的一天。1113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