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真議題(鄒景雯)

 

中華人民共和國自建政以來,對於台灣「問題」,一向採取的就是陽謀,美中三個公報上,講得一清二楚,所謂「一個中國」對於它來講,就是:台灣是我的,其他人不得干預。儘管它沒有一天曾經擁有過台灣。

中國對台如果有陰謀,純粹屬於手段層次,也就是戰術靈活,但是歸結到底的戰略目標是一樣的,就是有一天要吃掉台灣。一方面收拾蔣氏政權所餘徒眾,一方面創建其國家最大的利益,尤其在地緣政治上。

從這個根本形勢出發,再來看當前混充於政壇的各種話術,即可一眼看穿,腦袋絕對不會變成糨糊。例如,「老白」與「小白」都說統獨是假議題,這句話要成立,僅止於台灣國內;也就是說,台灣人想要獨立,或是想要統一,目前都做不到,因此這不是現階段的真議題。但是這句話如果放大到國際領域,當然就是大錯特錯,台灣始終都存在著被統的危機,這個艱難的議題,從一九四九年開始就存在到現在,不管它是以熱戰、冷戰、熱和、冷和等哪種型態出現。

從而再來看「老藍」也是一樣的。所謂按照憲法,兩岸終極的目標是要統一,首先要搞清楚,這部憲法叫做中華民國憲法,換言之,若要統,只有一個選項,就是要把「大陸地區」統一在中華民國之下,可不是讓台灣被統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之下。後者,既是違憲,更是叛國。這個事實,在未修憲或制憲前,相信任何顏色都無法否定。

既然現狀這麼簡單,何必被政客耍得團團轉,不如來正視比較麻煩的中國戰術問題。中國對付敵人,由於「崇毛、尚黨」的教條控制嚴密,因此經常可以歸納出諸多模式,台灣人各世代都應該當作生存常識來了解。

首先,中共喜歡在對手陣營扶植「老朋友」,這點美國人白魯恂有深刻體驗,做過相關書寫。在台灣,每個時代都有對方的「老朋友」,台灣民主化之後,利用台灣的自由,「老朋友」的運用更加出神入化。最近有個確切的消息指出,有位地方首長原本被對岸視為「老朋友」,但是在他分別去拜會李登輝、陳水扁之後,已被北京「放棄」,現在改找另一位當「老朋友」。

「老朋友」,當然要氣味相通,他們似乎有些共同點,例如作風上,有些人不只態度,包括使用的俚語,也有幾分毛式痞子的放肆無禮樣;特別在手法上,當年毛澤東是以清算地主及資產階級,向農工階級訴求「發大財」,同時再以民主口號,號召年輕知識份子,卻在共同建築反民主的政權,進而擊潰蔣介石的國民黨,成功取得江山。於今在台灣,有沒有毛澤東效法者或類似的路數出現?台灣人又是否普遍愛錢、不團結,成為台灣民主的破口?非常值得密切關注。

不論答案是什麼,一個需要反覆辯證的偽命題是,發大財與確保國家主權與民主體制二者間為何需要取捨?充其量,這是共產中國的發展經驗,台灣早在一九八七年由蔣經國宣布解除戒嚴起,就已超越了此等獨裁統治藉口,朝先進之林快步追趕,把中國遠遠地拋在腦後視線不及之處,什麼理由現在要被自殘是「又老又窮」,只能到強國去賣水果?也能被傳聲筒吹捧為政績?成為總統最佳人選?甚至引起過氣的「老朋友」覬覦,也打算趕緊安排中國之行,以抗拒被邊緣化?

台灣人啊,台灣人,自重,有這麼困難嗎?自由時報0328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