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共識(鄒景雯)

0
1398

 

總統是幹什麼用的?現行憲法上寫得很明白,就是對外代表國家,這個國家目前叫作中華民國。然而國家在平常時候,這個代表顯現於外的,經常是儀式性功能,唯有在危機時刻,或是抉擇當頭,才能真正顯示出國家代表的作用,每四年就要動員這麼多台灣公民走進投票所去圈選一票的目的,無非在此。 

從這個基本需求而言,中國習近平在「告台灣同胞書」四十週年發表對台政策講話,是對岸準備多時的行動,事前也經過一再地「預告」,台灣的政媒學圈應該早就在嚴密注意,因此元月二日上午習的談話一發表,蔡總統隨即在下午三點召開記者會回應,當然也經過了相當思考。當天,國際媒體很快就把兩岸領導人各自的立場與主張並置分析,這就是對外代表國家的具體實踐,也不容缺席。

以相同的標準來檢驗在野的幾位準總統參選人,他們是否、何時、如何評論習總書記兼主席的對台方略?很可以作為提前觀察這些人物若有一日擔任總統時,會有何種表現的模擬考。總的來說,恐怕要說一聲很可惜,似乎沒看到有人充分把握這次的機會,預為展示出「對外代表中華民國」的氣質、格局與責任。原因何在?巷尾皆知,除了忌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習大大,不會有別的理由。

例如,朱立倫質問蔡總統喊衝喊打獲得一時支持,也許爽一下,但不要九二共識,那要什麼?問題是:不要九二共識,為什麼就是喊衝喊打?王金平打圓場說:在提出自己的兩岸看法前,必須要先凝聚國內的共識,才能去對外說、跟對方談。這正是問題所在,請問國內何時就九二共識凝聚過共識?如果從未,國民黨為什麼要逕自在二○○五年的「連胡會」與共產黨私相授受?甚至要絕大多數沒有參與的台灣人在今天還要毫不置喙地畫押認命?

其實,要說國內全無共識也不對,蔡總統昨天總結表示:「台灣人民反對一國兩制,這已經是朝野政黨共同立場,這也是二○一九年最重要的台灣共識。」這段陳述,相信連續幾天已經先後表態的幾位國民黨參選人絕對不會有異議才對。何況,如果國民黨連與共產黨都願意想盡辦法求同存異,沒有理由不願意與自己國內的民進黨求同存異,非要寧與外賊、不與家奴地水火不容不可。

既然如此,與其無謂地爭論九二共識,讓人誤解是在表忠給習大大看,我們不妨把蔡總統的結論,濃縮定義為「一九共識」,不分朝野黨派,都可以根據大家迅速獲致的這個台灣共識,去與中國對話,說服對岸文明一點,尊重中華民國/台灣的存在。如果國民黨人連這個基本立場都覺得過分,那麼還有什麼資格角逐二○二○總統大選?一旦當選,一個不要求對岸必須尊重自己國家的總統,又會把國家帶到哪裡去?自由時報0108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