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現象」解讀(劉志聰)

韓流爆發,高雄變天,外溢效應,由南而北,席捲全國,衝擊2020總統選局。韓國瑜現象究竟只是一陣蛋塔旋風?或另一尊冉冉升起的神祇?將在未來一段時間,主宰台灣政局,值得觀察。

和丁守中、侯友宜、陳學聖、盧秀燕、高思博等五都選將相較,韓國瑜屬於「非典型」國民黨人,是建制派(傳統政黨、菁英階層)的邊緣型人物。他淡出政壇十多年,重出江湖,進入北農,因緣際會與白色力量代表柯文哲共事,互動良好,經常同框演出。這一段「漂白」的經歷,加上參選之後,刻意和藍營權貴保持距離,儘量不利用政黨資源,藉成功的網路行銷,將自己包裝成為不同於國民黨的新產品,一戰成名。

韓國瑜言語葷素不忌,政見天馬行空,威權心態展露無遺。他說當選後,所有高雄街頭,政治的抗議、意識形態的請願,全部不准,個人意志明顯凌駕《憲法》之上,仿如戒嚴復辟,是民主倒退的徵兆。他以軍歌《夜襲》召喚軍系支持,挑撥反年改情緖。狂熱支持者將社區巷弄命名「戰瑜弄」、粉絲在捷運上目中無人,縱情高歌。造勢場合旗海飛舞,動輒聚集十餘萬人,隱然挑動族群意識與國家認同的敏感神經。集會現場圍滿自願擋子彈的鐵衛隊,警政署更以特勤警力部署「隨扈圈」,配備「防彈公事包」,規格直逼總統大選。選戰後期氣氛緊繃,暗殺謠言四起,民主選舉淪為民粹激情。

粉絲把韓當救世主

儘管韓國瑜說錯話,但藍營不在意,韓粉力挺他,中間選民對他姑息縱容。國民黨中央委員陳麗旭在一場造勢會上說,很多人指韓國瑜是黑道,「但就算韓國瑜是黑道,也要挺到底!」她還誇張強調:「就算你跟我說他殺人放火,我跟你說我也是要投他。你跟我說他搶劫,我也是要投給他。就算騙我,我也是要投給他,對不對?」台下支持者一片歡呼,如醉如痴,視韓國瑜為藍營救世主。

選戰過程中,「韓神」如此這般享受信眾的寬容。說什麼都可以,做什麼都沒錯,支持者一心指望神帶領大家走過紅海,對他的缺點視而不見。生活窘迫的中下階層受夠了,當權者沒有解決他們的生計難題,必須給予教訓,才是眼前迫切之事。他們期待新的超人來改變命運,無條件包容他的不足和錯誤。他們認為,主政者辜負民眾期望是既成事實,要先算這筆舊帳,才能消除滿腹恨氣,韓國瑜成為民眾發洩怒氣的出口。柯文哲也曾享有一段時間的言論免責權,具備金剛不壞之身。因為藍綠政黨做不好,民心思變,想要換人做。柯當年神威顯赫,不遜韓國瑜。

反菁英、反建制,已成時代風尚,也是國際潮流。2014台灣白色力量崛起,捲起柯文哲旋風。2018韓流爆發,是柯文哲現象的後續延伸。一個從北到南,一個從南到北,都激起全國性外溢效應,也呼應國際間反傳統政黨的民粹潮流。

反建制情緒瀰漫全球

川普以非典型共和黨人身分當選總統,他的政見訴求就是反菁英、反建制。人民對建制派領導菁英不滿,寄望新的政治超人取而代之,為人民討公道。社會情緒期待英雄再現,容忍衪的諸般缺點。美國研究謊言的專家統計,川普執政第一年每天發布的「虛假、誤導或前後不一的陳述」高達5次,但支持者並不在意。川普活絡美國經濟,期中選舉也順利過關。菲律賓總統杜特蒂掃毒殺害4200多人,同樣飽受質疑。但經濟大幅成長,民意高度肯定。他最近還宣布讓南部穆斯林族群自治,終結持續半世紀、造成12萬人死亡的內戰,成為施政亮點。大膽行徑,非建制派菁英所能及。

反菁英、反建制民粹風潮,今年也在墨西哥及巴西迎來政局變天。墨西哥的奧布拉多爾代表第三勢力參選總統,揚言打倒菁英分贓結構、瓦解政商既得利益,被視為左翼民粹主義,最後突破兩黨惡鬥當選。拉丁美洲最大國巴西,近來經濟衰退,財政惡化,薪資倒退,政治鬥爭與貪腐醜聞頻傳,暴力事件慘烈,衝擊社會穩定。職業軍人退伍、有「川普+杜特蒂」合體封號,作風狂放、口不擇言的波索納羅,提出「以暴制暴」治安對策,受到軍警歡迎,被民眾視為秩序捍衛者、國家復興的力量,他在十月底當選總統,未來政績仍待觀察。

除了美洲、亞洲國家,這股不滿傳統政黨的民粹之風,也同步在歐洲大陸狂吹。反移民與經濟衰退等原因衝擊,歐洲11個國家出現民粹型政客擔任政府要角,包含捷克、義大利、波蘭、奧地利、匈牙利,影響二戰以來建立的歐洲政治秩序。英國《衛報》分析歐洲31國在過去20年的每場全國大選,發現民粹主義支持者人數增加兩倍,右翼民粹黨派的支持者飛快成長。歐洲各國最近一次全國性大選中,民粹主義政黨的總得票超過1/4。反建制派情緒,瀰漫全球。

網路時代 政客賞味期短促

執政者飽受批評原因之一,是人民對他們抱著不切實際的期待,以為這些政治領袖及菁英階層一上台,就能迅速帶領他們脫離困境。人民賦予當政者不可能的任務,期待越高,失望越大。尤其全球化造成貧富差距惡化,非短時期能解決。薪資增幅趕不上物價漲幅,台灣實質經常性薪資倒退17年,歷經5任總統、3次政黨輪替,也無法解決這個棘手問題。蔡政府經濟數字不差,人民還是無感,政府不受歡迎,人民不相信政府。當政府不再受到信任,就掉進說再多真話、做再多好事,人民都不相信的塔西佗( Tacitus)陷阱當中。

選民期望太高,幻想換個政府,從此就能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一旦發覺還要繼續苦撐待變,人民立刻翻臉。網路時代,造神容易,退燒也快,政治人物賞味期變短。前總統陳水扁上任6年後滿意度下滑,馬英九上任4年、蔡英文上任2年後,滿意度就走跌。人民對政府的要求越來越高,容忍度卻越來越低。台灣民意基金會選前公布民調顯示,蔡總統的聲望下挫至28.5%,創就任以來新低。馬英九第二任期內爆發馬王政爭,民調跌到9%,民怨沖天,非典型的民進黨主席蔡英文,一躍成為民意寄託的民主女神。孰料才二年餘,即面臨崩落命運。

人們因為脆弱無助,產生英雄崇拜心理,期待超人橫空出世,解救生靈塗炭,偏偏這又是一個英雄不再的年代。人們寄望神蹟出現,往往注定落空。挑戰權威者背負人民期待,容易獲得掌聲,但他們被賦予超出自身能力的責任,一旦面臨殘酷現實檢驗,就現出原形,歸於幻滅。人們抱著不切實際的期待,又被無法實現的期待打敗,灰心失望之餘,選擇離開他們一手打造的神,從而陷入不斷造神、毀神的輪迴。新神出世,不旋踵又被毀棄。神起神落、神來神往,人們依然恓恓惶惶,在黑暗中盲目追尋神的足跡。

柯綠拆伙 韓流趁隙大噴發

2014白綠聯手,勢如破竹,外溢效應由北而南,為2016民進黨完全執政,立下赫赫戰功。民意海嘯撲面而來,對馬政府的不滿高於對民進黨的期待。2018柯綠拆伙,韓流乘機興風作浪,衝垮民進黨的政治根基,為2020總統大選平添變數。韓流乍起,與其說是人民對國民黨回心轉意,不如說是對民進黨執政失望到底,藉選票表達心中憤怒。這次選舉,本質上是一次報復性投票,要教訓不能解決人民困厄的領導人。

韓國瑜是一個矛盾的綜合體,他出身軍系深藍,為非典型國民黨人,兼具紅藍白多重色彩。作風勁爆,唱作俱佳,帶草根性與江湖氣口,適合網路行銷。經兩年布局,在不到半年時間,竟能引領風騷,成為崛起南台灣的希望之神,其勢足以和2014白色力量造就的北神柯文哲分庭抗禮。假若歷史重來,2018柯綠再度攜手,韓流能否掀起濤天巨浪,不無疑問。柯綠分手的戰略選擇,決定了今年選局走勢。世事詭譎多變,民意變化莫測。蔡主席對首都應否自提人選,曾幾度猶豫,最終接納選對會共同決策。民進黨原擔心養虎為患,結果老虎未被降伏,反而蹦出一頭怪獸來。歷史的吊詭超乎人們想像。(民報總編輯)民報1125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