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賤」、「貴」在自己(Beckon)

0
7807

Beckon

2017年11月3日台灣教會公報時事論壇「台灣賤民說」一文提到:「已故民主鬥士鄭南榕的《獄中日記》,裡頭有一小段寫到他對台灣人的定義:『我們是小國小民,但是我們是好國好民。』」這句話道出為什麼雖然台灣有許許多多的缺點,但卻能給外國來的遊客留下好印象。這是相當珍貴的。

10月26日在統派的台灣競爭力理論壇舉行且由邱毅引言的座談會,台北市商業會理事長王應傑公開表示台灣很多沒到過中國的愚民、賤民,根本不知道中國有多進步。這句話受到台灣各界,包括深藍媒體,的譴責。例如聯合報登出范疇先生的文章。該文認為許多和中國打交道的商人、媒體、學者、知識份子、財經專家和政治人物視而不見中國這卅年來的翻天覆地進步背後所付出的人民代價和社會坑殺。並稱他們為「愚商」、「愚士」。范先生稱他們為「愚」算是相當客氣了。

王乾任先生也在 ETtoday論壇為文指出「正是這些沒去過中國、不知中國多強大的『賤民』,支撐起台灣社會的運轉。」大老闆們「為何不好好思考,本該帶動國家經濟發展的資本家們,為何讓台灣輸人家一大截?」 … 「比起出走對岸(的大老闆們),留在台灣努力工作、努力消費的勞工朋友更值得稱許。」

本文引用上述三文,因為它們道出了筆者的感觸,而且比筆者說得更簡短、貼切。

心無袓國的商人,唯利是圖玩弄政治僅在意自己的個人利益,在歷史上和全球各國都屢見不鮮。但是商人發跡,除了靠自己的努力外,還需要國家各方面的軟體和硬體,如教育、公共設施、及社會秩序等,才有發跡的機會。商人若侮辱自己的國民或通敵時,理應受到譴責;違法者也應受到法律的制裁。否則這種行為若變成見怪不怪被普遍接受,會拖垮整個國家。那時無祖國的商人可以移民到別的國家,受苦受難的是國家基石的「愚民、賤民」。

身為台北市商業會理事長的王應傑,在統派的台灣競爭力理論壇批評台灣,是預料中之事。但他的「心直口快」洩漏了他看不起台灣人、看衰台灣的心態。當然他的「心直口快」也可能是為了取寵統派和中國的表演。不管王應傑為什麼「心直口快」,台灣沒有本錢縱容這種養老鼠咬布袋的言行。

但是要解決基本問題,關心台灣前途者也應思考,既然商人無祖國,為何他們不投資台灣;台灣要如何改善投資環境,才能有足夠的誘因讓國內外的商人投資台灣,藉此提升台灣的經濟。

為了準備加入TPP,行政院針對台灣的競爭力已有深入的檢討、調查和報告。這些報告應攤在陽光下,公開給民間的學者專家和其他有興趣者檢驗、討論、批評。媒體也必須挑起監督與教育的責任,讓會受到改良措施正面與負面影響的產業有空間和時間準備、調整。

提高台灣的競爭力牽涉到法令的更改與制定。需要立法院的配合和媒體的監督與協助。但台灣立法委員與媒體的水準一般偏低。因此民間也必須拋棄己見,將抱怨、批判改為積極的行動,投入人力、精力利用社交媒體來彌補立法院和媒體的缺失。若能如此,活耀的台灣就有在國際舞台重現的機會。1105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