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賞」改變不了中國(余杰)

0
816

 

假疫苗事件震驚中國,但也只是震驚而已,過一段時間,它必定風平浪靜、波瀾不驚。老大帝國向來如此,這個國家的國民是如此健忘,直到另外一起更大的災難降臨,他們才會再次拍案而起。

在假疫苗事件中,惟一的「亮色」似乎是張凱律師發佈的僅僅三千字的短文《在同一條船上》一文(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80728-mainland-vaccine-zhangkai-1/),得到了上千萬的點擊率,以及高達一百四十萬人民幣的「打賞」——雖然這不一定是有史以來最高的稿費,但對於曾經參與八年前的假疫苗案件及溫州拆除教堂案件而被警方拘捕、酷刑之下被迫上電視認罪、繼而被取消律師資格的張凱而言,是莫大的安慰。相比之下,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在美國卡內基基金會的演講,也是用同樣的題目,中美「同在一條船上」,卻無人關注——因為美國很遠,疫苗很近。

但這也只是對張凱個人有稍許的安慰而已。十七個小時之後,他的微信賬號被封鎖,他所獲得的、計劃用來做公益基金的「打賞」暫時無法取出來。更多關於假疫苗的帖子被刪除,刪除帖子的人,他們的孩子未必能免於假疫苗的傷害。

有人説,看到那麼多人向張凱「打賞」,就知道「民氣」可用、人心不死。這就跟當年慈禧太后在紫禁城觀看義和團大師兄大師姐們刀槍不入的表演之後,也感嘆「民氣可用」一樣——但是,在八國聯軍的真槍實彈面前,「民氣」蓬勃的拳民們很快就丟盔卸甲、屁滾尿流了。

十多年前,南方報系的社論號稱「圍觀可以改變中國」,可是,「圍觀」甚至都不能拯救陷入滅頂之災的南方報系自己。篡改其新年獻詞的廣東省宣傳部官員,高升到了北京的中央宣傳部;而那些敢言的記者,早已星落雲散。

很多人包括知識份子,依舊沉浸在柴靜式的「從個體做起,改變中國」的美夢裡,正如評論人王五四所說:「直到今日,依然有很多人迷戀群體作用,我之前說過,物以稀為貴,人太多則賤,一個個體沒有話語權,一百萬個個體依然是沒有話語權,更何況這百萬個體只是在網路上洶湧澎湃,簡言之就是,民意算個屁。」共產黨從來不怕「吃瓜」的群眾。中國從來沒有選舉,也沒有民調,中國領導人從不擔心民調跌落的問題。所以,習近平繼續他在非洲大陸大撒幣的行程,當他幾天後回國的時候,國人早已「歲月靜好」了,潑墨的女孩被送進精神病院,誰敢起來仿效呢?今天的中國,既沒有梁啟超,也沒有蔡鍔,所以比袁世凱愚蠢一百倍的人也敢稱帝。

那些「打賞」給張凱的人們,即便有成千上萬,也無法改變中國。中國的改變,不能靠「打賞」的行為。「打賞」僅僅是安全地表達憤怒(對假疫苗的生產者,以及失能的政府的憤怒)或善意(對張凱這樣極少數的敢言者的善意)而已。中國已病入膏肓、奄奄一息,暴虐的共產黨與卑賤的民眾互為因果關係,必須拆掉鐵屋子,才能看到陽光。

(作者為旅美華裔人權作家)自由時報0729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