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國兩制」從雛形到成形到變形(林保華)

0
810

習近平的《告台灣同胞書》提出以台灣方案的「一國兩制」統一台灣。雖然這已被大多數台灣人所拒絕,然而我們還是有必要了解香港方案的「一國兩制」的來龍去脈,才可以預見未來台灣的「一國兩制」會是什麼樣子。

「一國兩制」成形的過程我都在香港,並且撰寫評論,事隔幾十年還是歷歷在目。

英國人講究法治,面對1997年是否依照新界租約要交回新界給中國,要求中國有個明確的說法。1982年9月,英國首相柴契爾夫人訪問北京與鄧小平會談,確認中國要收回。因為香港島、九龍與新界已經無法分割,所有條約又被中國認為是不平等條約,所以一併還給中國。(中國面對俄國老大哥的不平等條約又是另一回事。)

消息對香港震動很大,一旦資金逃亡,香港就變成臭港,中國收回只能成為包袱。於是中國搬出「一國兩制」出來。本來這是為1979年《告台灣同胞書》準備「解放」台灣用的,現在優先給香港。中國通過被邀請訪問北京的名人,包括美籍華裔學者,放話安撫民心。

最早被邀請去訪問的是香港市政局議員黃夢花(男性,滬籍)。他回來說,中國收回香港,只換一面旗幟,其他什麼都不變,解放軍也不進駐香港。後來又有人補充說,還要換一個港督,總不能讓英國人來做。總之,是「港人治港」,中國不提「台人治台」,怕出現台獨,卻給香港優惠「港人治港」。為了這個「港督」和「港人治港」,鄧小平親口說,只要愛國,奴隸主、封建主都可以治港,還說了3次黑社會也有愛國的。

同時又拋出「馬照跑,股照炒,舞照跳」的所謂「50年不變」。美國飛虎隊隊長陳納德夫人陳香梅的妹妹陳香桃開了家大富豪夜總會,新華社(中聯辦前身)社長許家屯差點去剪彩,被人勸阻,改為副社長李儲文(隱瞞地下黨員身份的上海牧師)去。結果9字箴言再被好事者加上「雞照叫」。夜總會生意興隆,來香港的太子黨與中資頭頭都要光臨叫雞,美其名曰「考查」資本主義。

1983年7月中英開始談判,1984年5月25日上午,鄧小平在北京接見港澳區的人大代表與政協委員時,突然大罵當時的人大副委員長黃華與耿飆「胡說八道」,指香港怎麼可以不駐軍?只有駐軍才可以體現主權云云。香港電視台實況轉播,股市立即暴跌。當時我們都以為是黨內鬥爭導致鄧小平老人症發作而失控。近年我寫回憶錄在做回顧,改變了當時的看法:那是鄧小平要收回過去不駐軍的承諾,怕損壞中國的形象,因為鄧小平當時一再說「中國人說話是算數的」,便假造黨內鬥爭來撕毀承諾。因為黃、耿2人根本不管香港事務,怎麼無端端變成批鬥對象?正是要維護涉港部門的威信而找兩個替死鬼。然而事後也沒有給他們任何懲罰,可見這是場假戲。但就這樣,輿論被導錯了方向,共軍駐港這件大事就成定局,香港就此翻不了身。

鄧小平毀諾 共軍駐港香港永難翻身

我寫回憶錄在做回顧,改變了當時的看法:那是鄧小平要收回過去不駐軍的承諾,怕損壞中國的形象,因為鄧小平當時一再說「中國人說話是算數的」,便假造黨內鬥爭來撕因為黃、耿2人根本不管香港事務,怎麼無端端變成批鬥對象?正是要維護涉港部門的威信而找2個替死鬼。然而事後也沒有給他們任何懲罰,可見這是場假戲。但就這樣,輿論被導錯了方向,共軍駐港這件大事就成定局,香港就此翻不了身。

1984年8月中英簽署聯合聲明。簽署前中國聲明如再不簽,中國將依照自己的辦法收回香港。英國人慌了,放棄爭議問題簽署。1990年定稿通過的《基本法》就以此為基礎。因為那時在六四之後,香港被認為是反共的前哨基地,所以基本法裡加上第23條的國安條例。1997年的「一國兩制」就依此執行。我有注意到所謂50年不變大帽子是「社會制度」不變,避開「政治制度」與普世價值,為以後的篡改埋下了伏筆。

1984年中英簽署聯合聲明後,一些政治人物和工商界人士開始投靠新主子,香港社會開始逐漸瀰漫親中風氣。我當時就撰文說,不要說50年不變,1997年前的13年香港就要大變了,後來果不其然,只是六四前後稍微阻止了一下,其後「忽然愛國」人士大量湧現,爭做未來「治港」的港人,能夠潔身自好的不多,完全展現人性的弱點。

1997年香港主權轉移,全球媒體聚焦北京的承諾會不會實現,所以中共謹小慎微,新華社改為中聯辦的第一任主任姜恩柱出身外交部,甚少曝光,更沒有亂講話,所以董建華的第一任特首平安度過。但是2002年第二任北京就開始動手腳了,董建華提出公務員的「高官問責制」,揚棄了基本法所肯定的香港公務員制度,並開始清除被認為親英的高官而利用私人。因為幫中國推行「一帶一路」而行賄非洲國家官員而在2017年11月在紐約被美國政府逮捕的何志平,就是董建華的問責局長。2003年更因為為基本法第23條國安條例立法引發眾怒,加上北京隱瞞疫情導致數百香港人死亡的「非典」與經濟蕭條,使香港爆發近百萬人的七一大遊行。

此後雖然北京做表面上的讓步,任用香港公務員出身的曾蔭權做特首,實際上密謀策劃進一步改變「一國兩制」,提出成立香港人以外的「第二支管治隊伍」,實際上就是取消了「港人治港」。一方面中聯辦頻頻出來說三道四,北京更用「人大常委會」出來「釋法」來扭曲基本法。2012年乾脆由中共地下黨員梁振英出任特首,直接貫徹黨的領導,導致香港政局驟變。發展到現在,不但2007年的普選遙遙無期,連誰出來參選都要得到北京豢養的競選主任同意而不必經過司法程序。

習近平敢把這個已經殘缺不全的「一國兩制」拿來示範台灣,證明他的無恥沒有底線;而台灣還有人響應,也說明這些人的無恥與奴性也是沒有底線。台灣人需要教訓的,才是這些人。(資深政經評論家)民報0107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