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正在捧殺柯痞(洪博學)

0
726

中國文宣部,一反過去對台灣選舉的沉默態度,今年,大辣辣以新聞專題介紹柯痞,在柯宋結盟當天,兩位毛粉,惺惺相惜,互以毛詩唱和,肉麻當有趣,一句「務實政治」,已經表達對中國忠心,《央視》更以「無色覺醒力量」,報導「白橘同盟」,結果卻引來丁守中吃味,根據:2008年中國統戰部公布的《解決台灣問題政治策略》中所揭露:「利用台灣民主選舉,首先必須在島內培植一個親中國政黨」,過去的國民黨,已經被老共拋棄,統促黨卻鋒芒太露,善於投機遊走的柯痞,是最佳選擇。

對老共知之甚深的郭文貴說:「柯痞在中國曾和統戰部官員見面談話,他手裡握有統戰部給習大王的有關柯痞報告」,而自認自己是台灣網路當紅小生的柯痞,會是習大王欽點的「吞台建功」的那個人嗎?柯痞用「拋棄藍綠惡鬥」,「民生第一」的議題打選戰,也吻合老共對台策略,在這策略下,先去除台灣人抗中的心志,麻痺台灣人建國的初心,動搖台灣人獨立的信心,三刀齊發,是否可以成功轉移台灣本土價值的核心,未來只有選票能夠印證,值得觀察的是:老共併吞台灣野心,已經不再隱藏,正顯示出:這幾年,對台的「三中一青」底層收買,入島、入戶、入腦,已經達標,從基層鄰里長到傳統宮廟,老共已經花費無數金錢,年底選舉,正好是老共對在台第五縱隊績效,驗收的時候。

以朱高正為首的台灣學者,正如火如荼推出所謂「無色覺醒運動」,被中字號媒體歌頌為「中道理性」,拉攏一小撮台灣的投降派,變成「吳三桂團夥」,競選台北市長的丁守中,也表明投靠,台灣紅色小丑群聚一堂,現在多了暗紅的老宋和柯痞,一堆明眼人裝瞎,對中國霸凌台灣,視若無睹,還刻意把紅色當無色,玩弄文字,這種覺醒,堪稱為「色盲覺醒」,尤其在中國搖搖欲墜的時候,台灣居然還有人替老共做死前呼喊,鼓勵台灣人投懷送抱,讓我懷疑這些親共團體,真的瞎到這種地步,難道只知拿錢辦事,根本不管時勢發展嗎?

六月中,政府宣布:「針對入台中國官員進行嚴格審查,並且對中國在台機構,徹底清查」,簡單說,就是要打擊中國在台第五縱隊的活動,可是,話剛說完,前行政院長江宜樺,就趕緊跳出來抨擊政府說:「政府此舉,是恐怖主義行為」,此君自稱是國際學者,崇尚自由主義學派,但是,對當前美國為首的西方民主國家,及歐盟各國,面對共產國際擴張,憂心忡忡,各國紛紛關閉中國孔子學院,並嚴格審查中國共產黨員入境活動,包括限縮中國留學生,藍色政客全部視而不見,卻以「恐怖主義」形容政府,這種腳色,不只色盲還理盲,學生拒絕江宜樺上課,剛剛好而已,還有紅藍混色的「台北論壇」,專門為共匪宣傳,批判元首,把小英比為毛澤東,卻不提柯宋兩位毛粉,文字真是誇張到爆表,已經超過言論自由底線。

這些自認是中國人的民族主義者,或稱「有特色的民族主義」,以落井下石,欺負弱小為己任的民族主義,對美國痛打中國,一句話反抗的話也不敢說,只會欺負台商和台灣藝人和台灣總統,這種中國式民族主義,有何高尚可言?

1963年,林彪在對台工作會報上說:「不解決台灣問題,不消滅蔣介石政權,我黨和國民黨的鬥爭,就沒有歷史結論,沒有徹底戰勝國民黨反動派之前,我國無產階級專政,就沒有永久鞏固」(詳見:袁紅冰所寫《被囚禁的台灣》),這句話,明擺著就是中國滅台,最高指導原則。

老共利用台灣人民內部矛盾,製造話語術,明明,台灣只有是否投降問題,卻故意不提「投降」兩字。用統一,用民族大義,用無色覺醒,教育台灣人要放棄意識形態,到中國賺大錢,其實,搞意識形態最厲害的,就是中國,這些分化台灣手段,就是讓主張愛台灣的人,暫時麻痺,忘掉失去自由的痛苦,包裝成熱愛專制中國,就是愛國,以虛偽道德高度,洗刷自己背叛台灣的罪惡,卻忘了一但台灣被併吞,未來就是高牆重圍,人民被獨裁專制壓榨的苦日子。

熱愛中國,或被中國欺騙的下場,就是失去自由和民主,很多人卻在造假的民族大義中,迷失自己,真是可悲。

1950年3月1日,老蔣在台灣復行視事,有人認為此舉違憲,但也有人認為老蔣勇於承擔,這一天的前兩周,一位熱愛中國的吳石將軍被逮捕,也因為吳石被捕,中國攻台,功虧一簣,吳石並非中共地下黨員,卻是親中共人士,典型的交友不慎,他被捕時,官銜中將,官拜國防部參謀次長,1920年,吳石加入老蔣的北伐軍行列,從一個小兵,一步步爬升,吳石有一位好友吳仲禧,是中共地下黨員,1948年,吳仲禧在福州找到吳石敘舊情,兩人談到國民黨將會失敗,並希望吳石替老共服務建功,1949年,吳石離開中國前,就開始交付機密國防部資料給吳仲禧,最後從福建撤退到台灣,吳石進入國防部參謀本部任職,深獲老蔣信任,1950年,吳石被捕前,先後和地下黨員朱楓,見面六次,先後交付「台灣戰區戰略地圖」,「金馬前線兵力火器配置圖」,毛澤東當時已經在浙江和福建沿海布置大軍,準備攻台,收到情報後,老毛相當高興,還寫詩慶祝:「驚濤拍孤島,碧波映天曉,虎穴藏忠魂,曙光迎來早」,沒有多久,吳石被捕,隨即被槍決,吳石死前還寫下一首詩:「天意茫茫未可窺,悠悠世事更難知,平生殫事唯忠善,如此收場亦太悲」。(詳見戴鴻超:《蔣介石與毛澤東治國之道》)

吳石落網,和省工委案件有關,中共上海華東局,派遣老台共蔡孝乾入島,進行共黨發展工作,結果,蔡孝乾在1950年一月落網,蔡孝乾投降國民黨後,供出朱楓是特務,然後從朱楓身上才扯出吳石,吳石案是白色恐怖首案,接下來是四六事件,《光明日報》事件,當時警總依照蔡孝乾口供,把鹿窟整村,當作匪諜基地,鹿窟村民被全數貼上匪諜標籤,警總為了搶功勞,領獎金,平白增加許多匪諜人口,許多無辜者也被株連,有台灣才子之稱的作家呂赫若,也在鹿窟案中搜捕時失蹤,生死未知。

從1950年啟動的白色恐怖,有台獨者,有中共地下黨人,還有更多無辜者,受難者估計三萬人,其中無辜者至少數千人,老蔣會對中共地下黨如此忌憚,寧願錯抓,不願錯放,因為在很短時間丟掉中國,就是被中共地下黨人所造成的,當老蔣發現身邊的人,皆是老共地下黨人,這樣的覺悟已經太晚,最有名的地下黨人就是冀朝鼎,幫助老蔣印金圓券,印到通貨膨脹,還有熊向暉。

1947年,老蔣聚集大軍,一舉要攻打延安,拿下毛澤東,當時的剿共總司令胡忠南,身邊的親信秘書就是熊向暉,熊向暉把國府剿共大軍動向,在事前通知老毛,讓老毛可以順利逃脫,國共內戰中,國民黨會快速崩潰,重要功臣就是郭如瑰,1926年,郭如瑰從黃埔軍校畢業,屬於老蔣嫡系的得意門生,但是,這位老兄在1928年就是中共地下黨,一直隱藏在老蔣身邊,這是最危險「內間」,郭如瑰曾經被老蔣派任美國訪問團團長,1948年,東北戰役,平津戰役,以及淮海戰役,郭如瑰把所有戰役的布置和軍力機密,全部傳給老毛,也難怪國軍兵敗如山倒,1949年12月,郭如瑰眼看勝利在望,率領72軍投共。

為老蔣鎮守北京的傅作義投降,也和地下黨有關,傅作義的女兒傅冬菊,是中共地下黨,經過女兒游說,傅作義決定投共,當時北平副司令鄧寶珊,女兒鄧友梅也是地下黨,兩人理念相合,很快就決定投降。

老蔣認為長江天險,有江陰要塞砲兵鎮守,至少可以迫使國共隔江分治,甚至抵擋一段時間,沒料到:共軍度過長江,進入南京,不費一彈,過程更加離奇,原來,江陰要塞早被地下黨人唐秉琳收買控制。

內戰短短四年,老蔣失去中國,他卻一直到退居台灣,才知道自己早被中國地下黨包圍,失敗命運早已注定,今天,台灣島內,充滿像吳石這種,只愛中國,不愛台灣的地下黨人,仗著言論自由,傳播無色覺醒邪說。

1927年,老蔣看出老共包藏禍心,未來肯定相爭天下,因此展開清共行動,這一年,逃亡中的周恩來,建立情報部門,提供流亡黨員傳遞消息,1931年,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成立,老毛對《孫子兵法》「用間」,一直有研究,於是把情報部改名為中央特科,潘漢年擔任科長,開始吸收地下黨員,這些地下黨經過訓練,化整為零,潛入國府機構,以及白區活動,許多特務高手,都來自特科,如李克農、康生,當時,國民黨內以及軍方內部,已經被老共地下黨包圍,老蔣雖然也建立軍統局和中統局,甚至專門搞暗殺的藍衣社,與之對抗,但是,最後結局是老共贏了內戰。

國民黨敗退台灣,是否記取教訓,沒人知道,但是,雷厲風行大抓匪諜,卻是事實,很顯然,這兩個一左一右的黨國,意識形態和作風雷同,根本是一個黨國,當國民黨在台灣經過六十年執政後,失去政權,這群藍色權貴,立刻呈現高級外省人心態,對台灣這塊土地的輕蔑,表現出「寧與中共,不給家奴」的態度,好像台灣人沒有資格和能力,管理自己的土地,只要從這些失勢政客的言談,就可以看出端倪了。

俗話:「疾風知勁草,板蕩見忠貞」,國家通常在危難的時候,才會發現誰是人民公敵,就好像退潮的時候,你才會知道:誰穿了紅色泳褲,這些穿紅泳褲的人,當然不只限於藍營,據悉:還有不少臉上帶綠面具的人,正在等候台灣被中國併吞時,唱起加官晉爵戲碼。

馬政府八年施政,中國木馬大量入台,地下黨人已經遍佈全台,八年後,更進一步把失掉政權的國民黨人,變成共黨同路人,然後把上台的民進黨,調教成國民黨化,現在,扮演絕地大反撲的民進黨政府,既然宣布要對這些隱藏的第五縱隊嚴查,那麼針對「無色覺醒運動」背後資金,應該是清查時候了,話說回來,老共力捧柯宋一家親,對柯痞選舉是加分呢?還是毀柯痞的開始,很快就會揭曉了。(自由作家)民報0828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